教育, 社運發電機

【聲明】從性平事件到違法解雇,中正大學對不合作教師的窮追猛打

文/不要懲罰我行動小組

近日高教公會所發表的「呼籲中正大學師生共同聲援受害諮商心理師」聲明,揭露中正大學違法解雇林心理師(以下稱為林老師),並在一審敗訴後,採取各種手段,讓林老師周旋於各種法律訴訟、破壞其信譽、騷擾其社會支持系統,試圖逼迫老師接受低於判決標準條件的和解。該篇聲明指出,學校違法解雇林心理師起因於104年,當時的輔導中心主任不滿老師進修博士學位,但其實早在100年年底因林老師支持學生對學校的抗議行動後,便開始受到職場不友善對待,作為當時抗議行動發起的學生,我們認為必須將此事公開,讓大眾了解壓迫的起因:

100年10月25日,中正大學財法系舉辦「聖經與法律研討會」,其中「同志婚姻是人權嗎?」場次,發表者們傳達諸多對同志的惡意與污名,現場不但沒有給予與會師生充分討論的時間外,亦有學生是被授課教師要求參加。我們擔憂充滿偏見言論的場域讓校園同志學生備感壓迫及不友善,當時提倡多元性別平等的社團「酷斯拉社」成員們聯合中正大學學生議會提出聲明,亦寫信給校長,希望學校能針對這起事件提出平衡資訊的作為。

因遲遲未得到學校的回應,我們多次寫信予校長,直至11月16日輔導中心主任邀請社團成員共進午餐,在餐會中,主任表示:1.學校原已擬好回覆,但因為我們多次寫信要求學校回應的行為不甚禮貌,酷斯拉社並非教育部故無權要求學校回應,作為懲罰,學校取消回覆、2.歧視是多元社會的意見之一,歧視是日常,我們不應小題大作、3.性平會信箱不是正式的申訴管道,因此酷斯拉社的申訴學校不受理。

成員們在當時的會談情境中備感無力與痛苦,但為得到學校回應,也避免波及其他未涉入此事的社團成員,我們另成立「不要懲罰我」行動小組繼續與學校抗爭、對話,且再次寫信予校長,除了低頭道歉並再次聲明學校對這件事態度的重要性外,也向婦權會、教育部及學校的性平事件申訴窗口(衛生保健組)提出申訴。然而學校依舊毫無相關回應訊息,校內的性平窗口更表示不受理性別歧視事件,教育部來函關切,也在學校未有任何實際作為下,便向教育部表示事件已塵埃落定。學校的威權壓迫及各種行政申訴管道失靈令我們在申訴資料蒐集及遙遙無期的等待中身心俱疲。

在這挫敗煎熬的過程中,是林老師陪伴且支持著我們,聆聽我們的痛苦、為我們發聲,卻反而使其被貼上不配合學校的標籤、與當時的輔導主任交惡,承受接踵而來的職場霸凌。中正大學在這起事件中,舉著學術自由的大旗捍衛對同志不友善的言論,卻對其他不同的聲音極盡打壓,更諷刺的是,中正大學在太陽花學運時立起學術自由碑,宣稱學校為探尋真理、捍衛自由平等的學術殿堂。而輔導主任在這起事件中,選擇站在權力的一方,全然不顧學生的想法與權益,甚至致力於打造一言堂的職場環境,壓迫與自己意見相左的工作者。

無論是過去的性平事件、或是學校違法解雇林老師,足見中正大學校方威權姿態,挾帶著大量的資源、操弄各種行政、司法體系,對異己者大加撻伐,罔顧學生、勞動者的權利,讓缺乏對等對抗能力的個體,周旋於各種瑣事,身心俱疲。林老師所受到的職場霸凌、違法解雇,讓我們可以預未來支持或放任學生對抗學校的教職員,皆可能面臨校方的究責,高教工作者於學校自主表達的空間將被壓縮,其勞動權益也形同虛設。

作為當時抗爭事件的成員,我們有義務將此事件告知大眾,我們認為,老師在學校的授課、對學生的輔導都盡心盡力,實難讓人相信老師因進修而怠忽職守,我們希望,學校的師生能一同聲援林老師,並要求學校立即撤銷上訴,並針對散播不實消息、騷擾林老師支持系統等作為,公開提出道歉,以回復老師的名譽。

《不要懲罰我行動小組》
哲學系100級畢業生 黃義筌
社福系101級畢業生 陳政隆
心理系102級畢業生 鄭昱菁
企管系102級畢業生 王靖鳳
財法系104級畢業生 江蘊生
社福所102學年畢業生 何承晏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