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教育, 燦爛時光會客室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220集:來台求學淪廉價勞工 境外生權益怎保障?

整理 / 施維長

康寧大學爆出透過仲介非法引進外籍生安排至工廠工作的爭議。一名仲介以免學費和獎助學金為誘因,引介數十名斯里蘭卡學生進入康寧大學就讀。但學生來台後,先後被安排至食品工廠和屠宰場工作,且所謂免學費實質上是由工作薪資支付。在扣除學費與仲介費後,學生薪資所剩不多。這起以招生名義送學生打黑工的情況,被質疑是形同人口販運的醜聞。

雖然康寧大學表示自己遭仲介欺騙,而教育部也宣稱斯里蘭卡學生是私自打工,不屬於新南向產學專班計劃的一環,但這起案件,真的只是單純的外籍生私自找工作的個案嗎?

台灣高等教育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便指出,雖然教育部將康寧一案與新南向產學專班切割,但斯里蘭卡學生被剝削並不只是仲介的問題,背後的制度設計更是核心原因,相似的問題同樣能在教育部的新南向產學專班中看到。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林柏儀,分析新南向產學專班的制度問題。

高學費迫工作 勞動環境缺保障

「這可以說是私校愈來愈學店化經營出現的亂象。」林柏儀指出,早期為了鼓勵外籍生來台,會提供充份的獎學金,作為外交與文化交流的一環。然而這五年間,招收外籍生卻逐漸轉變成填補生員不足、甚至是賺取額外利潤的手段。產學專班在國內早已存在學校藉實習名義將學生轉為廉價勞動力的批評,如今的國際產學專班更是將這套制度用到外籍生身上。

爭議之一,是學生修課日數少,學校不必為此多聘師資,卻又能對學生收取全額學費。「你既然沒有上到充分的課,就不應該收全額的學費。」林柏儀說,「以這些學生來講,一個禮拜假如上十小時的課,用學分費來算,私立學校再怎麼樣大概只能算兩萬塊一學期,不會是像現在這樣五萬塊。你一來一往,他光學費一個月大概可以少付六千塊,就不用去打那麼多工了。」

當學生迫於高學費的經濟壓力而需工作時,卻又面臨勞動環境缺乏保障的問題。林柏儀指出,學生的勞動行為被教育部片面宣稱不屬於勞動行為,甚至寫進法規內,因而在薪資、工時、甚至倘若發生工傷事件,學生都將處於弱勢。「教育部對外宣稱斯里蘭卡這是黑工,他們會節制,但正式弄的新南向專班,卻是把這些沒有勞動保障的處境給普遍化。」

林柏儀表示,教育部會提供指導原則,也會要求學生不要私自打工,但教育部不能將問題落到學生身上,一方面又讓自己設計的制度開大洞。「教育部宣稱這些實習生叫實習(而非勞動),以為這種宣稱可以幫助學生不被剝削。完全相反,因為這種宣稱讓他們沒了勞動法令條件,反而讓剝削更正當化。」林柏儀認為,台灣政府既要推動新南向,政策便應明確,不能放任制度造成「明洞」,讓這種幾近人口販運的行為有機可趁。

【延伸閱讀】
世新校務會議通過停招社發所 師生質疑程序不當
世新社發所停招案、師生校友呼籲撤回 教育部:從嚴審查
停招世新社發所是自毁門面與形象
回歸理論、再造社會——我是世新社發所新生 我要說話!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