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環境

台塑河靜越鋼廠汙染不間斷 受害者跨海訴訟尋協助

文/公庫記者洪育增

台塑集團在越南設置的河靜鋼鐵興業責任有限公司(河靜越鋼廠)從2016年4月爆發排放廢水汙染事件後,除賠償越南政府5億美元之外,至今仍舊照常運作、爭議不斷。因此昨(11)日台塑河靜越鋼廠汙染受害者家屬與越南天主教會代表、環境法律人協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美國受害者正義會等團體共同進行跨海訴訟與抗議。

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張譽尹表示,上午的跨海訴訟由越南天主教會代表、越南受害者正義會代表Nancy Bui、加拿大人權律師Me Philippe Larochelle、以及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律師黃馨雯等人共同進行,遞交起訴狀給台北地方法院,盼台灣司法能針對台塑河靜越鋼廠造成的汙染進行公平審判。

起訴案中原告為7000多名受害者,向24位被告求償約1.4億台幣賠償金。被告包含投資台塑河靜越鋼廠的台塑集團、中國鋼鐵、日本JFE鋼鐵公司,身分擴及個人及公司行號。張譽尹說,整起跨海訴訟案件流程將在一、兩個月後開始,目前由台灣的法院受理與管轄,但依據民事訴訟法的規範,侵權案件要以「侵權行為地」進行審判,因此後續的實體審判要用越南當地法律進行,而這樣的情況確實有可能未來在法庭上形成攻防戰。

昨日下午台塑集團在王朝大酒店召開股東會議,台塑河靜越鋼廠汙染受害者家屬與相關民間團體也來到酒店門口進行抗議,高喊「無良台塑、還我海洋」、「台塑集團滾出越南」、「台塑還給我們乾淨的海洋」等口號,向社會大眾傳遞台塑集團造成汙染與地方居民受迫害的處境。


來自越南河靜教區東山教堂的神父阮紅領指出,東山教堂距離台塑河靜越鋼廠僅有1.8公里,每天和教友面對空氣、水、土地等汙染,對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而從三年前爆發的汙染直至今日,海洋水資源與漁獲資源的汙染依舊造成人心惶惶。阮紅領說:「為什麼現在過了3年,台塑河靜鋼鐵污染的事件還在影響我們?」

也因為河靜越鋼廠對於海洋資源造成嚴重汙染,導致當地人無法以漁業維生,為了生存往往必須變賣漁船、成為海外移工,家庭的生活與經濟結構也變得支離破碎。阮紅領提到,當地教友也陸陸續續發生一些奇怪的病症,有的病狀與呼吸道、肺部相關。甚至每天早上一起床,就能聞到從廠區傳來的臭味,在戶外仰頭一看也常常見不到藍天,教堂或附近居民的住宅也常有落塵,甚至下雨天時雨水也是呈現黑色混濁狀。

協助翻譯與聲援的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移工移民辦公室神父阮文雄也提到,台塑在越南河靜省設廠前大量迫遷民宅、徵收土地,而目前仍然有150戶居民拒絕被徵收,但房屋周遭的家戶已經被摧毀、磚塊四散,導致居民們彷彿住在廢墟堆中。

台灣人權促進會專員余宜家痛批:「台塑河靜越鋼廠始終是場人權災難!」台塑建廠前,越南政府在當地協助徵收3300公頃的私人住房與土地,約為130個大安森林公園的範圍,無數家庭被迫遷,然而台塑在當地的租金約每公頃不到1000元,甚至在去〈2018〉年5月進行2號高爐點火儀式後,還被視為台灣政府新南向政策的政績之一。然而從2016年的汙染事件至今卻始終不給越南民眾一個公道,余宜家直言:「真的是台灣之恥!」

越南當地受害家屬代表也到現場傳達訴求,無法具名的該位先生表示,從2016年4月16日開始,家人因為台塑河靜越鋼廠造成的環境汙染,無法繼續捕魚維生,他們沒有得到任何賠償,最後只好賣掉船隻,四散到韓國、日本工作,甚至連他自己也是迫於無奈離開妻子、孩子、父母親來到台灣打工。該名先生也提到,被害人團體曾經在越南進行和平抗議,要求越南政府、台塑回應問題,但是越南政府卻用暴力阻止大家發聲。

阮文雄補充說明,該名先生之所以必須遮掩、無法透漏姓名,是因為他在越南參與和平抗爭遊行後,父母的家人與妻子的家人都受到警方監視與恐嚇,因此即便在台灣參與抗議,也只能以戴帽、戴口罩的方式現身。

來自美國的越南台塑受害者正義會〈JFFV〉副會長兼發言人Nancy Bui說到,配合台灣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推廣,勞力多、工資低的越南成為發展的核心之一。Nancy Bui指出,台塑只顧生產自己的利益,卻迫害著當地家庭,即便賠償5億美元給越南政府,卻沒有提出任何解決方案,以及如何分發賠償金等。事實上拿到賠償金的人很少,有些人甚至根本沒拿到,就連上街和平遊行抗議也會被越南政府暴力相向、被抓走判刑等,這些狀況都顯示著台塑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提供理由與媒介讓越南政府剝削、虐待這些深受台塑之苦的被害者。

因此在2019年5月,JFFV的律師將整起案件提供給聯合國,要求聯合國進行調查。Nancy Bui呼籲,台塑的股東雖然可以坐在酒店裡開會,但請摸著良心,好好考慮有關台塑造成的汙染,以及審慎決定台塑河靜越鋼廠的政策與走向。

越南台塑受害者正義會〈JFFV〉副會長兼發言人Nancy Bui〈手持麥克風者〉呼籲,台塑的股東雖然可以坐在酒店裡開會,但請摸著良心,好好考慮有關台塑造成的汙染,以及審慎決定台塑河靜越鋼廠的政策與走向。

來自加拿大的人權律師Me Philippe Larochelle質疑,「台塑公司要不要跟世人解釋到底排放了什麼毒藥在海洋中?到底進行了多久的汙染排放?這麼多年來台塑得到越南共產政府的保護,惡劣地打壓受害者的聲浪,如今就是要讓這起案件被看見的時刻,讓受害者被全世界看到!」Philippe說,執業至今從來沒有遇過如此荒謬的案件,台塑將汙染留在越南,犧牲越南的環境藉以獲取公司的利益,但這些場內的股東與相關合夥人並不知道當地人承受了什麼。台塑公司將汙染留在台灣、美國、越南等地,需要讓更多的人關注這項議題。

加拿大人權律師Me Philippe Larochelle說,台塑公司將汙染留在台灣、美國、越南等地,需要讓更多的人關注這項議題。

曾到越南進行考察的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專任研究員彭保羅也說到,台塑河靜越鋼廠的汙染造成魚類和蟹類瞬間死亡,但這只是一部份的汙染影響。即便台塑聲稱已經賠償越南政府5億美元,但是並不知道越南政府是否收了這些錢?這些錢往哪裡去?唯一可以確信的是,這些金額並不夠彌補受害者的損失。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專員柯乾庸認為,照理來說是出資認股的人才可以參加股東大會,但台灣的石化發展是動用到全台灣人出的納稅錢,因此台塑不應該只是在酒店裡開股東大會,應該要告訴全台灣人他們發生多少事、如何解決,以及進行汙染檢驗的調查與公開。

人權公約施行聯盟專員陳靖捷質疑:「台塑股東跟經營團隊真的認為可以為了追求個人利益而去踐踏、汙染別人的環境嗎?如果你們的投資只剩下汙染破壞跟遷移,那你們的企業責任到底在哪裡?」呼籲台塑與台灣政府必須制定相關法規進行處理。

抗議尾聲,台塑集團相關人士隔著警力與圍欄接收起訴書。

【延伸閱讀】

蘇治芬荒腔走板的越南政治秀

台塑越鋼汙染案 要求公開調查報告 台、越團體齊聲抗議

台塑河靜鋼廠汙染 股東中鋼願擦屁股、暫不考慮撤資

台塑為何願意向越南道歉賠錢?

不忍孩子身陷台塑汙染受苦 越南神父跨海來台陳情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