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投稿, 都更

【投書】我是林愷悅──黎明幼兒園自辦重劃迫遷案下的少年

文/林愷悅(台中黎明幼兒園長林金連之子)

我希望大家五月七號能來市民廣場聲援黎明幼兒園,
也就是我成長十八年的家園。
如果你想問為什麼,請你這樣看下去吧。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十八歲生日那天,我跟著我爸去遊行,卻第一次眼睜睜看著我爸跪在小英總統面前痛哭流涕。

你們大多數人的十八歲生日是怎麼過的呢?

我想我也永遠不會忘,我在二中上課上到一半,突然有一群同學告訴我,我爸上新聞了,而新聞的標題是 「 緊急尋人!『血諫』失敗…黎明幼兒園長林金連今傳失蹤」。

我心想這標題是聳動了點,但當下我真的不知道我爸在世界的何處。
這時,我不禁想起,在我爸失蹤的前一晚,我們吵了一整夜,最後他用內疚的側擁直至我入睡,才結束了那聳動的一夜。

在那一當下,我差點以為那是我跟我爸最後的回憶。

我跟我爸的關係一直都是如此,是親近,卻無語。
但我聽得見他的吶喊。

有人會問「重劃後土地不是會升值嗎?有錢還不要?」
我爸對這樣的質問總是微笑以對。
我想,你們並不知道,他早已把一生的資產花在官司上、還有因重劃停止招生後的虧損。
我真想問那些人,他還要什麼錢?

很不幸地,土地重劃案總是與「政商勾結」與「黑道」脫不了關係。
他曾被黑衣人追擊,只因想記錄這一切。
也曾收集過地上的彈殼,想找警察開記者會。但是卻被警察勸退。
我爸這麼說過:
「我們這個村莊,重劃開始進行的前3年內,就死了50幾人,有的人是房子被判給重劃會後,走出法庭就氣死的也有。」

十來歲的我不懂世故,我心裡只有一個擔憂,就是哪天我可能再也看不見我爸爸。
我還沒成熟,我甚至還沒對他說過我愛你。
我對他的崇拜,還沒能夠讓他知道。
現在想想我還是覺得我很不爭氣。
我只知道,我必須早點回家。

於是日子就這樣慢慢過去了,我們家這個事件自從我爸「血諫」事件後,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
我們家開始掛滿了白布條,溫馨的鼓勵字條和激進的標語。
儼然就是一個社運現場。

你問我究竟看到了什麼呢?
這麼多的遊行、守夜、抗議、新聞、名人採訪,
我卻只看到了我父親漸增的銀髮。

而我卻視若無睹。
或許是無法接受,我其實很想跟他說:
「放棄吧,你在我心中依然是我的爸爸。至少,你還有我們。」

這是我爸爸,
他不只是個了不起的園長,
更是一個了不起的爸爸。

在此懇請大家,一同出席「【孩子的未來不能拆】-五七遊行,搶救黎明幼兒園」!也請大家廣為分享活動頁面,讓我們一起站出來,守護你我的未來。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51664965146603/?ti=icl
5/7 (日) p.m. 1 於 市民廣場。

請別讓他孤軍奮戰;
請守護,這個年過六十的少年。

請上網搜尋「林金連」、「黎明幼兒園」!

林愷悅
筆於2017/4/18

【延伸閱讀】
黑夜能走向黎明? 黎明幼兒園與市地自辦重劃爭議公庫總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29集:黎明幼稚園拆除案 揭露自辦重劃弊端
【投書】爭取保留黎明幼兒園:一個保護幼兒成長的小小心意
【行動】「孩子的未來不能拆」——五七遊行,搶救黎明幼兒園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