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工

遭擊斃移工家屬向總統陳情 盼取得遺言畫面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越南移工阮國非身亡至今第21天,今日家屬在聲援團體陪同下前往總統府陳情,希望台灣政府能調查案情真相,協助家屬取得遺言錄影,也重申「連開九槍是否執法過當?」的質疑,向蔡英文喊冤。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表示,他們在台灣無法向警局取得現場畫面,竟是外國媒體上傳影片後才知道,警消人員未立即搶救阮國非,甚至不敢靠近實際上已經身中九槍,倒地掙扎的他。針對聲援者和家屬說法,新竹縣消防局長孫福佑日前對媒體回應,當時同仁回報槍傷在腿部,研判不會立即致命,且阮國非仍有攻擊可能性,還企圖爬上警車,救護人員才因此先處理民防傷勢。

陳秀蓮則反駁,案發地點有警察、民防、救護員等至少六人在場,有充分的時間和人力先進行壓制再救援,他們卻先載走鼻梁輕傷的台灣民防,直到第二台救護車抵達期間,至少八分鐘都無人積極處理阮國非的傷勢,導致他在送醫前即面臨休克,最後失血過多身亡,陳秀蓮痛批「即使阮國非真的犯法,但他本來根本不會死!」

「救護人員向我們透露,阮國非在車上一度甦醒,說了一段越南話,那是他的遺言,家屬非常希望能聽到他說了什麼。」陳秀蓮更提及,阮國非父親來台數十天,都未得到政府單位的友善回應,他痛苦的每天無法成眠,今日眾人前往總統府,除了向總統陳情,調查「執法過當、延誤就醫」的真相外,也懇請消防隊提供當天的救護車內錄音,至少讓他們能帶著遺言回家。

今日阮國非同樣來台工作的妹妹也以不熟練的中文發言,希望台灣人可以告訴她和爸爸,「我的哥哥當時用越南話說了什麼?」隨後泣不成聲,由聲援者攙扶才勉強站立。

目前警方持續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讓家屬觀看錄影畫面,律師邱顯智則強調,不公開的對象僅限於大眾,家屬有了解的權利,況且警方還是向把檔案傳給部份媒體,此說法自相矛盾,邱顯智質疑警方以拖待變,認為家屬回越南後,就能將此案冷處理,但已有許多律師主動提出義務協助,他們不會就此放棄。

「今天是移工,明天可能會是其他弱勢族群,原住民族、性別少數者受害。」陳秀蓮呼籲,若社會無法根絕歧視,不正視過當執法的事實,支持仇恨的輿論將使更多人受害,她也十分感激各界聲援者,甚至有善心人士,主動幫助家屬繳清阮國非送醫的急救費。

此外,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許惟棟對「逃跑外勞」一詞提出說明,目前《就業服務法》第53條限制移工轉換雇主,導致被私人仲介收取高額仲介費,需要償還債務的移工無法追求更合理的勞動條件,宛如雇主和仲介的奴隸,才會屢傳違約、逃跑。許惟棟批評蔡政府聲稱要靠「新南向政策」促進區域交流,卻根本不願重視和台灣共生的65萬東南亞移工。


 

 
延伸閱讀:
我兒子只想買頭水牛回家 —亡故移工阮國非父親專訪
移工中警槍客死異鄉 家屬來台向監察院陳情
移工客死台灣 父親越洋親筆信控「逃跑」冤屈
警開9槍擊斃移工引爭議 移工盟要警政署公布真相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