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性別

八成女醫師、六成男醫師曾遭性騷擾 醫勞小組籲改善申訴機制

文/公庫記者張心華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今(7)日公布「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報告」,有效樣本數共計516人,高達80%的女醫師和63%的男醫師曾遭遇職場性騷擾,卻僅有3.5%的人曾使用申訴管道。醫勞小組呼籲設置「線上通報」降低通報門檻,提供「匿名申訴機制」保護當事人隱私,增加「外部專家委員」提高可信度,並要求勞動部、衛生福利部和醫療機構重視長工時與性騷擾的關聯。

醫勞小組執行委員魏若庭表示,女醫師遭受的性騷擾來源不只是病人或其家屬,也常常碰到上級或雇主性騷擾。54.55%的女醫師曾遭受或目睹上級性騷擾,其中不分科女醫師就占67.5%。魏若庭進一步說明,不分科女醫師包含實習醫師和住院醫師,兩者職級較低,在部分師徒制的外科場域中,帶有階級的上下關係,會讓性騷擾變成眾人皆知但無人敢舉報的公開秘密。

圖/醫勞小組提供。

臺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理事郭伃婷分享住院醫師的經歷,在醫學院的訓練通常是師徒制,而年輕的醫師通常對上級或前輩醫師是絕對服從,在權力不對等的情況下,發生言語、肢體等有意或無意令人不愉快的騷擾,其實無法在當下或事後反應。

郭伃婷舉例,她在見、實習期間就曾遇過男醫師在教學過程中碰觸女醫學生大腿、臀部和手臂,甚至假藉教學技術之名,直接從背後熊抱。令郭伃婷感到心寒的,有些單位會針對某些主治醫師、主任的喜好,刻意安排女醫學生進到團隊裡,高層級的人管出現性騷擾行為時,其他目擊者則礙於層級較低也無法協助當事者。郭伃婷希望未來所有醫師、醫學生能夠在不用擔心性騷擾的環境中學習成長,也呼籲上級醫師在指導後輩時可以謹言慎行。

圖/醫勞小組提供。

魏若庭指出,遭受性騷擾的醫師僅有3.5%曾使用申訴管道。調查顯示,不使用申訴管道的原因,有69.91%的醫師認為情況不到需要尋求管道的程度;50.44%的醫師覺得就算向管道尋求協助也沒有用;41.59%的醫師擔心私人資訊或事件過程不夠保密;32.74%的醫師擔心來自醫院或上級的不利處分、壓力。魏若庭指出,甚至有12.39%的人不知道有申訴管道或是工作場所沒有申訴管道。

魏若庭也說,受到性騷擾的男醫師,卻沒有人申訴過,而擔心性別氣質曝光的男醫師約有20%,因此魏若庭推測,這份擔憂造成男醫師申訴難度提高或難以公開談論。

衛福部於去年公告「住院醫師勞動權益保障及工作時間指引」,明訂住院醫師每4週總工時上限為320小時,平均每週80小時。魏若庭說,這次調查也發現,工作超過80小時的醫師不在少數,更和女醫師遭遇性騷擾頻率相關,在工時過長的環境裡,女醫師承受較高的性騷擾風險。長工時的影響不只如此,當醫師遭遇性騷擾後,有59.73%的醫師因為沒時間或心力處理而不去申訴。魏若庭認為長工時會與性騷擾形成負面循環,在過勞的職場環境中持續惡化。

醫勞小組針對醫師職場性騷擾現象提出四點訴求:應加強性騷擾申訴窗口與流程的透明性,透過簡單的圖例讓人容易理解,並設置「線上通報」降低通報門檻;提供「匿名申訴機制」保護當事人隱私,當特定對象或部門出現反覆通報的情況,則由外部專門單位調查;醫療機構的性別工作平等會應增加「外部專家委員」,中立第三方的介入來確保申訴機制可受信任,提高運作透明度,建立申訴機制的可歸責性;衛福部、勞動部、各醫療機構,應正視工時過長與性騷擾事件的關聯,落實醫師工時的規範。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