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教育

做組織是會招火的——蕭曉玲案早期狀況(一)

圖/2007年11月12日,媒體報導,控告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

文/宋瑞文

前言:前中山國中音樂老師蕭曉玲遭惡性解聘案,這兩年因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度「聲稱」要平反,重新出現在視聽大眾的耳目,只是事隔10年,難免眾說紛歧。本文希望透過大量的第一手資料,盡可能還原事件原貌,供讀者了解真相。第一回,先讓我們以一綱一本政策為中心,概括地認識它的始末。

2007年11月12日,蕭曉玲與人本教育基金會史英老師,台灣師範大學心理與教育測驗研究發展中心主任林世華教授、內湖國中施順忠老師、家長,共同召開記者會,狀告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違反國民教育法第8條,傷害教師專業自主權。

什麼是一綱一本呢?這要從一綱多本講起。1994年,為呈現教育多元面貌,教育部修訂「九年一貫國民中小學課程綱要」,是謂「一綱」;作為各級學校教科書編印依據,各科版本呈現至少2套以上供學校選擇,是謂「多本」。

而一綱一本政策,是2006年由台北市長郝龍斌提出的教育政策,希望將選擇教科書的權力收回到台北市政府手中,讓台北市的國中,都採用同一套教科書,並且自行舉辦基測(北北基聯測)。另一方面,第一線教師與專家學者,像是前北一女中歷史教師、SUPER教師獎得主單兆榮(下圖),醫師、哈佛大學公共衛生碩士霍華德等人,在事件紛擾之時,紛紛投書反對。

單兆榮老師推薦紀錄片。

2007年4月,教育部發函,要求任何機關或地方政府教育局不得代學校選擇課本,否則以違法論處。郝龍斌不服,連同幾個藍營縣市一起聲請釋憲。2007年11月,蕭曉玲等人狀告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違法。

2009年7月,對於郝龍斌的釋憲聲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認為,北市教育局「應受中央主管機關見解之拘束」決議不受理

2011年,因為一綱一本(北北基聯測)造成高分低就等亂象,朝野炮聲隆隆。隔年3月,台北市政府宣布停辦,但政策成本已經付出,據教師組織調查,實行一綱一本之後,學生壓力不減反增,又為了北北基聯測出題,北市多花6000多萬預算

2011年8月,媒體報導,教育「部」決議北北基聯測停辦。

時間再回到2007年的11月12日,這不只是蕭曉玲告郝龍斌的日子,在後來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林騰蛟的口中,也是她成為不適任教師的日子。告郝龍斌,並不是蕭曉玲第一次衝撞教育體制。

在此之前,台北市教師會曾頒給她「全國Energy教師會長獎」(註1),這是一個表彰她在教師權益上貢獻的獎項,也是她和體制衝撞的勳章,換句話說,為了教師權益與教育理念,她已經得罪當道無數(參照註2、註3),套一句北市教師會楊益風的話說,「組織工作基本上是會招火的」。

小老師告大市長,不是壓在蕭曉玲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是無數鋼筋中的最後一根罷了。

【蕭曉玲案系列專文】
做組織是會招火的——蕭曉玲案早期狀況(一)
顯微鏡還是有色眼鏡? ——蕭曉玲案早期狀況(二)

註1:2006年5月,台北市教師會發佈「全國Energy教師會長獎」新聞稿,第三段述及得獎者中山國中,即是時任該校教師會長的蕭曉玲。

註2:見〈勞工看台北市蕭曉玲老師解僱事件─台灣勞工陣線-勞動者電子報〉提及,蕭曉玲在一綱一本爭議之前,爭取過教師站導護崗時的勞動保護、校務會議參與權等。

註3:2009年5月18日,《台灣現代詩》主編、蔡秀菊老師,訪問台北市教師會副會長楊益風之逐字稿(翻拍),他對於作為基層的蕭曉玲,一路爭取教師權益而最後犧牲,遭到學校惡性解聘,做為幹部的自己,無法保護會員蕭曉玲,感到愧疚且無法接受,甚至一度哽咽。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