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外稿, 都更

大觀居民開記者會遭警方無故拘禁 要求上廁所遭拒

文/唐佐欣

警備車上的三個小時。不給上廁所,不給包紮。

三點的記者會,蔡英文要在兩個半小時之後才會到。一張市長候選人承諾書、一張道具紙板、壞掉的麥克風,這樣危險到要把我們抓進警備車嗎?

開始沒多久,慧泉才剛要發言,警方就舉牌,把我們團團圍住,接著就是「動手」「先把那女的抓上去」「那邊還有一個」十三個人被丟進警備車。

十歲的陳慧泉、十四歲的劉欣怡、七十七歲的董信雄、五十八歲的湯家梅、四十五歲的周湘萍。

沒有一個警察回答得出來,到底依什麼法條把我們關在裏頭。指揮官甚至可以對我們丟下一句「我怎麼知道你們怎麼上來的?」

我們每一位居民、成員,都是被你們在大雨中架走、抬走,丟進警備車的。

慧泉打給在外頭的爸爸,哭著喊爸爸救我,我跟媽媽被警察抓走,警察不讓我們回家,不讓我們上廁所。兩個小孩放聲大哭、大叫,拜託警察放她們下去尿尿,真的憋不住了。

「我們兩個小孩尿尿會有什麼危險?」
警察只是冷笑地回說「你現在念哪間學校,不要那麼大聲啦」

想盡辦法要離開,劉欣怡甚至要去拿車窗擊破器,被搶走,警察痛罵說這樣很危險。
「擊破器就逃生用的,你們綁架我們,我為什麼不能用?」
是啊,一點也沒錯,這就是綁架啊。

慧泉不斷拍車窗,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警察就偷笑,笑個不停。
大概我們這些人看起來是真的很可憐吧,因為公權力可以想幹嘛就幹嘛,把我們像猴子一樣關在車上,不管我們怎麼跳怎麼質問、到最後怎麼哀求。隨便都好,但拜託你們把湯家梅、兩個小孩子放去上廁所吧。

許多民眾跳出來罵,幹嘛要帶小孩子出來?
因為你們絕對不願意了解,這兩個跟媽媽、阿嬤一起站出來的小朋友,比其他人站更前面、更勇敢,只是因為她們的家,並不像那些看著直播嘲笑、看戲的人一樣「正常」。他們的家,可能在收到公文之後的某一天就會被政府剷平。

又怎麼不問問,是誰違法逮捕、誰勒脖、誰架拐子、誰濫用公權力關住我們所有人三個小時?

在車上看到兩隻小朋友哭,眼淚就跟著掉下來。
心裡想著對不起、對不起,我完全沒有想到只是一場記者會,竟然會讓妳們被這樣對待。
但是她們遠比我想像中還要勇敢多了,上前阻止警察打人,還一次一次地對著包圍住我們的警察大吼,
「我家要被拆了,我們就不能出來講話嗎」
甚至偷偷跟我說「好險我阿嬤今天沒有來,不然一定被這些警察欺負死」

回來開里民大會時,跟居民坦承,其實我也會害怕,前天被打那麼慘之後,就默默想著以後抗爭要不要後退一點、拍照就好?可是,這就是政府為什麼要用這種手段來對付我們的原因吧,讓我們害怕、讓我們認命、讓我們覺得做什麼都沒用。

今天回來的路上,大家唱起歌,歌詞是這樣的(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

「警察先生請你想一想 我們沒有地方可以住
我們沒有權力 也沒有公平的待遇
有人說你是人民的保姆 但你保護的人把人民逼上了絕路」

【現場報導】https://goo.gl/eeHDAs
【延伸閱讀】同鄉的異鄉人 ─ 大觀社區迫遷案專題報導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