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慰安婦逐漸凋零 日政府從未道歉 下一代將抗爭到底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每年8月14日是國際慰安婦紀念日,由於日本政府在二戰期間製造的慰安婦「軍事性奴隸」制度,至今從未向侵害多國女性人權提出正式道歉,因此台灣、南韓等地的民間團體皆發起抗議、紀念行動。

婦女救援基金會今(14)前往日本台灣交流協會,號召59位志工及民眾戴上白面具,象徵代替59位台籍慰安婦受害者現身,在日本交流協會前靜坐8分14秒,並手持蘆葦向阿嬤致敬。

婦援會訴求,日本政府應向受害者道歉,承認錯誤,正視對女性身體人權侵害的慘烈事實;賠償受害者所有經濟及精神損失,應公布所有關於慰安婦問題的檔案資料,對於戰爭責任提出深刻反省,並在教科書中正確記載史實。

最後由日本交流協會專員收下婦援會的抗議聲明,婦援會要求轉交給日本首相,把59位標示受害者阿嬤的名牌留在現場。



告訴安倍首相 不要低估台灣59位阿嬤的力量

婦援會董事長黃淑玲表示,2016時婦援會成立「阿嬤家-和平女性人權館」,館內刻上59位受害者的姓名,典藏展覽相關資料,推動教育,讓下一代認識這段史實。「兩年前公開邀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應該來參訪阿嬤家,他沒有來,日本官員及交流協會都沒有來。但是有許多日本媒體報導阿嬤家,也有許多日本觀光客參觀支持。」

黃淑玲強調,她要告訴安倍首相,不要低估台灣59位阿嬤的力量,慰安婦人權運動持續進行,代表亞洲女性及全世界婦女運動的團結力量,不會因為阿嬤們年事已高、逐漸離世而消失,已有年輕世代接棒,繼續傳承。

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范情說,每年都會來到日本交流協會抗議,就是因為日本政府沒有正視上個世紀、二次大戰尚未解決的慰安婦問題。她提到,1991年8月14日韓國的受害慰安婦金學順女士挺身揭發日軍性奴隸制度,1992年婦援會成立申訴專線,至今展開26年的人權運動,日本政府從未承認歷史史實與正式道歉。

過去還有慰安婦阿嬤會一起現身抗議,只剩下兩位年邁、不便出門的阿嬤。婦援會估計,台灣在二戰間有上千位受害者,沒有現身發聲。范情說:「即使戰爭結束,慰安婦阿嬤卻遭遇社會的偏見歧視,要多久之後才能正視自己生命中的受害創傷。」(一位13歲即成慰安婦的蔡芳美


疾呼日本政府承認慰安婦史實 向多國受害者道歉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黃尚卿說明,日本政府以為補償責任在1951年的「舊金山和平條約」(或稱《對日和平條約》),以及與韓國間的「兩國和平條約」就算完成,「這樣立場根本站不住腳」。她認為這兩項條約都沒有提及軍事性奴隸,沒有清楚說明受害者應得到合理補償等。

黃尚卿說,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在2013年5月時,強調日本政府應以受害者立場採取立即且有效的立法行動、政策及解決措施。日本政府應在國際法的框架下,針對過去犯下的戰爭罪以及人權泯滅罪刑,有責任提供完整有效的賠償。國際特赦組織呼籲日本政府應進行不分國籍的賠償,除金錢賠償外,名譽、身體及心理也必須顧及。

韓國和日本在2015年12月28日曾就「慰安婦」問題達成協議,卻被批評這是未以受害者主體的政治協商。去年韓國總統文在寅稱這份協議「無法解決問題」,並持續要求日本做出有誠意的應對。

台灣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王娟萍說,韓國在其國內的日本大使館前設置少女銅像,日本政府與韓國談判時卻要求去除;日本政府廢除修改和平憲章,使得整個東亞地區產生戰爭危機。她認為,唯有日本道歉認錯,才能真正反省,否則支援慰安婦的民間團體將抗爭到底,討回公道。

婦援會董事長黃淑玲認為,國際慰安婦人權運動的終極目標是追求國際和平、女性人權、性別平等及終止所有性別暴力,而日本政府追求的國家價值,也應當是這些目標。

立委李彥秀、高金素梅到場致意。李彥秀說,過去日本對人權的傷害,台灣教育的課綱應讓下一代都完整認識慰安婦史實。高金素梅則批評,民進黨政府高舉轉型正義的大旗,卻從來不願為阿嬤受害的歷史跟日本政府討公道,「是台灣最大的恥辱」。

社會民主黨召集人范雲則表示,日本政府忽略台灣慰安婦,就是對台灣女性人權的忽略,呼籲總統蔡英文應跟慰安婦站在一起,成為慰安婦的後盾。

相關報導:

2015年的慰安婦紀念晚會

2016年1月11日病逝的前台籍慰安婦鄭陳桃女士,人稱小桃阿嬤。

2016年的抗議行動

2017年4月許陳蓮花阿嬤去世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