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南鐵不同意戶11日清晨遭強拆 張家:台南人彷彿沒人權

(照片來源 / 截圖自陳志銘直播)

文/公庫記者洪育增

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又稱:南鐵地下化)爭議多年,位於東區前鋒路1號的不同意戶張姓人家6月4日收到交通部鐵道局中部工程處通知,6月10日針對該建物斷水斷電,昨(11)日進行拆除工程。昨天清晨上午六點多鐵道局無預警進行拆除工程,讓張姓人家及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等聲援群眾措手不及。面對古宅遭強拆的景況,張太太強忍淚水表示:「對台灣的各種制度沒有信心,尤其是住在台南的人,好像沒有人權一樣。」

「台南鐵路地下化」從最初1996年的「原軌施作案」改成2009年的「東移」版本,行政院也在該年核定通過鐵工局提出的「綜合規劃報告」。台南市府預計針對鐵道旁土地進行徵收,迫遷沿線300多戶、上千位居民住家。所謂「東移」版本,源自於2007年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現國家發展委員會)相關決議,由於鐵路地下化工程經費將面臨短缺問題,當時經建會建議鐵工局透過此工程開發土地,藉以挹注經費缺口。因此台南市府將施作工法改為向東拓寬14公尺,並在徵收土地上興建地下化永久軌道,不再興建臨時軌,藉此多出大量可開發土地。由於不滿台南市府強制徵收土地的方式,自救會與居民從2012年抗爭至今。

位於東區前鋒路1號的不同意戶張姓人家6月4日收到交通部鐵道局中部工程處通知,6月10日針對該建物斷水斷電,昨(11)日進行拆除工程。

11日清晨上午六點多鐵道局無預警進行拆除工程,讓張姓人家及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等聲援群眾措手不及。(照片來源/截圖自陳志銘直播)

張家從去(2019)年5月開始,陸續發生斷水斷電事件(相關報導),當時因張家建築內有一口百年古井申請文資保存等程序,拆除工程暫時喊卡,後來市府文資處決議不進行列冊追蹤。今年3月張家再度面臨強拆危機(相關報導),由於自救會提起行政訴訟未宣判,鐵道局緊急宣布待宣判出爐再行拆除工程。4月8日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自救會敗訴,6月4日張家同樣收到斷水斷電與拆遷通知,並未說明11日幾點開始進行工程,清晨6點張太太與其他夥伴抵達現場沒多久,親眼目睹鐵道局展開拆除工程,其他陸續到場的聲援民眾也措手不及。

先前自救會不滿鐵道局仍執意對張家進行拆遷工程,6月9日與其他迫遷團體共同在行政院前召開記者會,呼籲鐵道局等各部門應給予自救會行政訴訟的時間,而非一味執行拆除工程。現場參與聲援的還包括時代力量黨籍立委陳椒華,並由行政院交通環境資源處參議姚長安受理陳情,他表示將會請相關單位釐清狀況,然而抗議行動仍未改變張家古宅遭強拆的命運。張太太強調,即便自救會一審敗訴,5月初已提起上訴,整個行政訴訟程序仍未定讞卻遭強拆。

(照片來源/截圖自陳志銘直播)

面對古宅遭強拆的景況,張太太強忍淚水表示:「對台灣的各種制度沒有信心,尤其是住在台南的人,好像沒有人權一樣。」(照片來源/截圖自陳志銘直播)

張太太表示,一直以來自救會不斷強調南鐵東移及地下化相關工程,將對大台南地區帶來劇烈改變。尤其鐵路沿線經過古河道水脈,一旦進行工程恐將造成台南東區淹水、西區地層下陷等問題。包括近年發生的台南海安路地下街滲水問題,以及近日榮譽街鐵路地下化工程受豪雨影響,引發路基掏空、下陷問題等。無奈政府部門始終不採納自救會相關建議,仍執意進行工程。張太太反問:「今天這樣的政策是對的嗎?以這個手段施政該如何教育下一代?我們留給下一代的台南究竟是什麼樣子?」痛批當前政府部門不僅忽視張家古井文化資產保存價值,甚至進行不當開發與徵收,未來恐將產生更多疑慮。

面對一審敗訴的狀況,自救會長陳致曉也在記者會上指出,從兩年前提起行政訴訟至今,歷經十幾次開庭經驗,發現在2016年內政部都委會擴大小組審查會議中,曾援引一份2009年3月公部門內部進行的「研究報告」資料。相較於1996年核定的「原軌版本」,該項研究報告中,另外針對「原軌版本」進行的徵收面積與拆遷面積評估皆多出兩倍。且為增加開發後居民通行所需,研究報告指出,部分徵收與拆遷面積預計作為「六米寬巷道」使用。

6月9日自救會與其他迫遷團體共同在行政院前召開記者會,呼籲鐵道局等各部門應給予自救會行政訴訟的時間,而非一味執行拆除工程。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長陳致曉

究竟增設「六米寬巷道」的需求與必要性在哪裡?陳致曉表示,自救會律師實際到巷道預定地段查看,發現並無通行及使用需求。而當自救會在法庭上要求鐵工局出示相關資料佐證時,同樣得不到回音。自救會律師詹順貴補充說明,內政部及台南市府等各部門為了合理化「東移版本」,尤其東移版本欲透過土地開發的方式挹注公共工程相關經費,因此在研究報告中提出增設「六米寬巷道」的需求,藉此增加「原軌版本」所需面積,讓外界誤以為「東移版本」才是徵收與拆遷面積最小、最適的選擇,他痛批六米寬巷道的設計與內容根本是「假性需求」。

陳致曉提到,研究報告與核定後的原軌版本內容大相逕庭,不僅徵收面積與拆遷面積不符,甚至使用六米寬巷道的原因為何?鐵工局也無法在法庭上出示相關證據。然而卻因為該研究方案的內容,致使原軌方案徵收面積大於東移方案,因此法院判自救會敗訴。他表示,很遺憾地目前南鐵東移案的比較對象是苗栗大埔案。尤其南鐵案僅經1次訴訟,苗栗大埔案歷經8次訴訟、3次定讞,南鐵不同意戶僅是想爭取更多訴訟空間,換取公平正義,無奈仍換來一紙拆遷公告。目前仍有10多戶不同意戶持續上訴,盼司法能還給居民公道。

自救會律師詹順貴痛批,研究報告中的六米寬巷道設計與內容根本是「假性需求」。

詹順貴強調,即便目前一審敗訴,然而法院的事實認定中,明確交代南鐵案具有「原軌版本」及「東移版本」,並非如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前監察委員吳豐山所述,僅有「東移版本」。記者會當天前來聲援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也指出,即便1987年台灣解除戒嚴,但在土地方面仍然是「戒嚴狀態」,土地徵收制度至今仍引發許多人權與制度爭議,徐世榮說:「當政府要掠奪你的土地時,你就得答應!」痛批目前仍由少數人握有權力,操控土地徵收的公益性與必要性。

徐世榮列舉近年發生的徵收議題,包括國民黨執政時期的苗栗大埔案、民進黨籍鄭文燦擔任桃園市長推行的航空城徵收案、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擔任台北市長發生的社子島爭議等,以及民進黨籍賴清德與黃偉哲擔任台南市長期間的南鐵東移案,上述案件皆突顯徵收制度的不公不義。面對張家遭強拆的狀況,陳致曉表示,過往蔡英文曾針對苗栗大埔遭強拆表示不滿,如今民進黨執政仍不願給不同意戶更多訴訟空間即強拆,形同人權倒退。

【延伸閱讀】
我只想要平等對話——南鐵地下化專題整理
(外稿)南鐵案從地下化到東移   都市縫合還是土地大開發?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說:「當政府要掠奪你的土地時,你就得答應!」痛批目前仍由少數人握有權力,操控土地徵收的公益性與必要性。

6月9日記者會由行政院交通環境資源處參議姚長安受理陳情,他表示將會請相關單位釐清狀況,然而抗議行動仍未改變張家古宅遭強拆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