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政治, 文化

【投書】請暫緩拆除 聽老師父說八仙洞故事

文、圖、影片/劉佳蕙

第二次拜訪八仙洞,是一個月後的8月27日。第一洞靈嚴寺的清理作業完成大半,上回看到的雜物與半毀佛像,成了平坦水泥地面,牆上紅紙告知信眾,神佛已經移到瑞穗的廟宇。而潮音洞的狀況也在變化。普渡那天,台東縣文化處文化資產科胡青松科長也有參加,他很意外看到賴先德師父,93歲了,還聲音宏亮地帶著信眾念經。之後文化處人員持續拜訪,黃吉村和其他友人一起詢問廟宇和遺址共存的可能,沒幾日,黃吉村接到胡科長的電話,說明考慮到賴師父後續生活安排,同意農曆七月後的拆除,將留下賴師父現有的寢室和廚房,以及一直擺放在潮音洞,最早的那尊日治時期千手觀音像;至於骨灰壇、牌位,已陸續協助安置在其他靈骨塔,三尊三寶佛和其他的佛像,都將移到賴師父與黃吉村指定的關山鎮廟宇供養。

99%e6%9c%80%e6%97%a9%e7%9a%84%e5%8d%83%e6%89%8b%e8%a7%80%e9%9f%b3%e5%83%8f

圖說:最早的千手觀音像。

賴先德師父可以續住,直到縣政府有下一階段建設經費時,則必須搬遷。

黃吉村一方面對於究竟賴先德可以住到何時感到不安,也仍期待政府可以對賴先德師父有所補償,另一方面對政府願意協助神像與信眾遺物的安置鬆了一口氣,不願意事情演變成對立的局面。冬天即將來臨,黃吉村計劃著若天氣太冷,還是要接賴先德回家同住,因妻子就在八仙洞園區內工作,若需要也可以每日帶賴先德回到潮音洞,像上下班一樣,維持在洞內廟的生活作息,一如過往四十六年,賴先德清晨起床了,就是先掃地、清潔洞內外的空間、擦拭神像、整修樹枝。

行前與黃吉村討論,帶著相機準備錄影,留下潮音洞可能最後的影像紀錄。黃吉村協助著我們跟賴先德師父溝通,教我們賴先德左耳可以聽的到,經賴先德師父的同意,錄下賴先德帶著我們導覽潮音洞的少許影像,也紀錄下片段對賴先德師父的訪問。這回跟賴先德師父有了直接的互動,也才知道,賴先德師父才不寡言、是很厚話;才不無力,是很爽朗。

知道我們想了解潮音洞的事之後,賴先德師父一個轉身進入正對主廳堂右方的寢室,牆上兩張大大的獎狀,賴先德師父小心的拿出右邊那個,是民國46年賴先德的僧侶授戒證書,賴先德說:「我不是騙人的和尚,是修行的人,在這邊不是為了金銀財寶,修行不是想這些。」授戒證書有賴先德年輕時的大頭照,清瘦白晰,笑的害羞溫柔,我忍不住說:「你肖年時有夠煙斗(帥)!」此刻長年勞動的黝黑師父,給了一個溫和的白眼,笑的哈哈哈,帥不帥並不重要。

賴先德最早怎麼會來到此地呢?賴先德說:「民國46年授業後,我師父是一覺法師,一覺法師交待要來八仙洞這個地方建廟開化,於是就來了。有間廟,總是希望拉著人不要學壞。」當時的客閩人與原住民,都同樣窮困,賴先德常常拿錢到公所捐助食物給貧民。過去有些原住民族,雖然不信仰佛道教,也會來八仙洞對千手觀音捻香致意。香火最鼎盛大約在民國70年左右,除了台灣各縣市,甚至遠從日本、泰國都有信眾前來。

關心這麼多年潮音洞有發生哪些大事?賴先德很快提起民國57年考古團隊的挖掘。賴先德、黃吉村的母親(吳枝葉,同樣為僧侶)以及當時還念小學一年級的黃吉村,在整理洞內土坡雜林時,從深土裡發現人骨,小心挖出後,撿起、包好、通報公所,才使得八仙洞考古價值得以問世。潮音洞也是當時八個洞裡挖掘最多次、範圍最多的一個洞。廟裡有這麼多大洞,來訪的信眾中卻不乏兒童,賴先德擔心有信眾摔落,有點大聲地說若有人發生不幸,自己也隸屬八仙洞,無法對八仙洞這塊招牌交待。於是,主動詢問考古教授可否填平後,自費將原來挖出就沒再處理的坑洞填滿。他沒提的是自己與黃吉村母子,也是居住在此的居民,住所被挖的坑坑洞洞;發現考古,卻被迫犧牲生活。

100%e8%b3%b4%e5%b8%ab%e7%88%b6%e8%88%87%e6%bd%ae%e9%9f%b3%e6%b4%9e

圖說:賴師傅與潮音洞。

而潮音洞的開墾,賴先德與黃吉村細數每塊土地,哪邊曾經是土石掩埋、哪邊有泥石流而增加擋土牆,而新建成的紅漆樓梯下,則是當年慢慢鋪起開路的水泥梯。邊建設廟宇,賴先德也邊在長濱鄉負責亡者的超渡念經,整個長濱鄉有人過世,都找賴先德。

吳枝葉在民國90年接受公視「我們的島」採訪時,也提過這些故事:「這個洞本來就是空空啦!都大樹林,土都三、四呎高,很高我們就把土擔出去,擔出去以後再擔水泥、擔砂石進來。要做(整理、建廟)沒錢才去跟人募款,做好又沒錢又去給人家募款,來做這個(三寶佛)金身,金身做完又沒錢,就休息沒做,沒做所有不要的土又再擔出去。很多吃苦都在這個洞,是沒路弄到有路進來。」

56%e6%bd%ae%e9%9f%b3%e6%b4%9e%e4%b8%bb%e6%8b%9c%e5%8d%80

圖/陳阿銘。潮音洞主拜區。

對我們問起神像的來歷,黃吉村苦惱的說:「沒有留下什麼紀錄或老照片,當年大家都窮,要拍照,是要從台東市特地請拍照師傅來長濱。」更何況在民國80多年左右才全線通車的台十一線之前,台東市到長濱鄉,是四五個小時以上的路程。而賴先德在聽懂問題後,清楚說出民國53年請了四、五位師傅來潮音洞打造現有的三寶佛,當年的師傅現在僅剩一位從福建來的王師傅住在台東市,已經七十多歲了。正在嘗試申請潮音洞為縣定古蹟的黃吉村,立刻想著安排時間拜訪王師傅一趟。至於千手觀音像怎麼放在潮音洞?千手觀音與日治時期八仙洞的狀況及發展歷程?限於時間沒機會聽賴先德講述,這是或許僅剩他知道的故事。

關於拆廟或未來的事,賴先德說:「現在重聽,信眾來不太能好好跟伊講話,實在嘛拍謝,就是至少每天可以那邊掃掃、這邊擦擦,點上一柱香。我是無父無母無子女,沒有房產也沒有錢財,吃飯是白米配豆腐乳。丟是一個人,走了就是走了,什麼都不會留,還會活多久嘛不知影。洞一直在,其他交給菩薩安排。政府要怎麼處理、潮音洞以後會按怎,由阿村接手。」

問起住在樓梯邊小屋的楊阿水,現在還是每天會去第一洞靈嚴寺掃地,賴先德有什麼食物水果,也會招呼楊阿水過來吃。我說:「聽說楊阿水借住的小屋是師父蓋的喔?」賴先德說:「嘿啊!乎伊住有蝦米要緊?!」那一刻又是笑的好帥,像少年漫畫裡只有陽光沒有陰影的主角,即便,賴師父也有自己的執著與傷心時刻。

要離開時,跟賴先德說:「很謝謝保祐。」賴先德很滿足的微笑,提醒著我們開車小心,路遠。黃吉村正在修剪樹枝,邊跟遊客介紹八仙洞的環境。我想像,會不會有那個畫面?賴先德與黃吉村能一直守護在潮音洞,守的是廟、是遺址、是歷史軌跡、是土地,也是人的情份與善念。

註:

1.賴先德師父法號「釋玄化」;吳枝葉師父法號「釋玄馨」,已於100年8月過世。文章、照片經黃吉村同意後公開。

2.潮音洞簡要事件說明

民國24年八仙洞地區即有部份地上物,為早期先民避風災所在。
民國38年潮音洞部分地上物及門牌申請完成。
民國50年起賴先德師父、吳枝葉師父開始居住潮音洞建廟。
民國57年因兩位師父整地發掘考古遺址。
民國60年兩位師父及年幼的黃吉村戶口正式遷入潮音洞。
民國62年政府將八仙洞土地登計為國有地,但同意以繳納「佔用土地賠償金」及「稅金」的方式讓廟方繼續使用。
民國93年政府開始一連串對廟方的法律及行政處份。
民國100年開始拆廟。至105年6月為止,八間洞內廟僅存潮音洞及產權屬私人的八仙廟。

3.參考資料
2001我們的島 福地洞天惹塵埃
2016民報 請暫緩拆除!八仙洞是廟也是家
2016鯉魚山文化會社 請正視八仙洞遺址上的文化記憶

4.共同拜訪:鯉魚山文化會社

延伸閱讀:

2017.03  守著八仙洞洞內廟,賴師父還在

標籤: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