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外的公民課, 教育

「服貿協定」與「太陽花學生運動」的四種政治修辭

文/鍾明倫(英國雪菲爾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

太陽花佔領運動屆滿三週年,司法訴訟的案件也陸續宣判,這三年來諸多媒體評論與學術辯論聚交於「學生佔領運動正當性」與「維繫民主價值合理性」之關係。進步主義者可能會認為,學生是「民主的先鋒」,「民主的守護者」,也積極實踐「公民不服從」的精神;保守主義者也不斷的怒罵學生是「政治的暴民」、「政治機會主義者」,破壞法治與民主的秩序。有鑑於此,筆者嘗試將「服貿協定」與「學生運動」的兩組概念進行拆解,簡單的歸納成四種類型化的政治修辭,不同的修辭與背後都隱藏著意識型態與政治信仰,以下將進行批判性的分析:

第一種修辭是「反對服貿協定,支持學生運動」:主張第一種修辭是直接參與學運的學生們,其主要的訴求是「重新審查服貿」,或是「退回服貿」,其政治的意義堅持「社會民主」與「社會平等」的核心價值。這一類的修辭的擁護者在意識型態上比較分歧,有一些屬於「左傾的自由主義者」,也有一些屬於「左派的社會主義者」。

「左傾的自由主義者」有別於「古典自由主義者」,也積極批判資本主義的結構,強調「議會民主」才是通向公平正義的道路,對於學運的策略上強調「理性和平」與「非暴力」的運動形式,試圖爭取更多工人階級與中產階級的認同,對於資本主義的立場是採取「修正主義」的路線,而非激進地推翻與扭轉資本主義的結構,左傾的自由主義者也較傾向「反中國官僚資本主義」,強調建立「台灣的主體性」的重要性。

相對來說,若將國族主義的因素放入考量,「左派的社會主義」分成兩個派,一類是「支持學生運動」(「左獨」社運團體),另一類是「對於學生運動持保留態度,但是政治立場上是肯定『服貿政策』」(「左統」社運團體)。相對於左傾的自由主義者,支持學生運動的左獨團體對於資本主義的批判是更強烈的,也反對中共的官僚資本主義,甚至主張學生要參與「無產階級革命」,訴求「主張台灣獨立」才是邁向社會主義的主要途徑,他們相信惟有透過激進的行動方能改變資本主義的結構,建立台灣主體性。另外一類左統的社運團體僅能同意前者的反資本主義的主張與行動策略,但是,在國族主義的立場上堅持兩岸統一與兩岸工人的團結,才有機會對抗資本主義的宰制,這次活動非主要主導此運動的社運團體,他們在行動上因傾中也相對比較消極。

第二種修辭是「不反對服貿協定,支持學生運動」:第二種修辭的選民與群眾主要是右派的自由主義者為主,他們關心的議題比較是議會制度的民主程序,例如:程序正義與實質審查,對於服貿協定基本上是採取樂觀的態度,因此,他們支持學生捍衛自由主義的民主價值。此種修辭也常被左派認為是一種矛盾的立場,因為他們還是希望可以透過學生運動來擁護資產階級的利益。我們也可以說,支持這樣修辭的民眾主要以「中產階級的自由派」為主,在理性上同情學生的政治訴求,但是也堅持中產階級的經濟利益才是國家發展的主要動能。此類的修辭並不會關心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以及資本主義的危機,他們關心的核心價值是:只要符合程序正義下的法案都是有利於中產階級利益的,他們是屬於社會的既得利益者,相對較無法洞察「資本主義的剝削」與「分配不正義」的問題,他們並不主張「退回服貿」,而是要求「符合民主程序求實質審查」。

第三種修辭是「支持服貿協定,反對學生運動」:這一類的擁護者是標準的「新保守主義者」與「新自由主義者」,他們都強調「政府權威」與「經濟主義」的重要性。新保守主義與新自由主義都主張資本主義是通向理性與文明社會的唯一通道,前者相對比較強調國家權威與社會道德的重要性,後者比較強調資本主義經濟的邏輯與發展主義的觀點。此類修辭也明顯的有「傾中官僚資本主義」或「傾美帝資本主義」的傾向,因為中國與美國是世界兩大經濟體,依附在兩國之下就能免於經濟被邊緣化的可能性,成為「亞洲的經濟孤兒」。

官僚與保守的中產階級會透過媒體與教育宣傳「經濟主義」的重要性(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也相對忽略台灣主體性的問題,當群眾運動快要失控時,認為應該出動國家警察與軍隊進行鎮壓(壓迫性國家機器)。新自由主義者與新保守主義者將會不斷的批判與污名化學生運動,認為學生是滋事的暴力份子,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國家應該將這些「反經濟主義者」或「反動的暴民」繩之以法,政府應該透過公權力繼續迎接美好的資本主義的到來。當然,擁護此類修辭的群眾也被「左派社會主義者」與「左傾自由主義者」批判為「傾中官僚資本主義」的保守既得利益者,無法認清台灣主體性的重要性。

第四種修辭是「反對服貿協定,學生運動持保留態度」:第四種修辭的擁護者是「無政府主義者」,以及「古典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對於資本主義的服貿協定進行非常嚴厲的批判。無政府主義者強調學生運動仍然在資產階級的政治框架下反政府,訴求一個理想政府的出現,但是對於他們來說,政府會透過警察、軍隊與制度壓迫人民,政府的存在就預設真正的人類解放是不可能的。

另外,古典的馬克思主義者和左派社會主義者在訴求上比較一致與重疊,但是他們並沒有強烈的支持或反對學生運動,主要理由是,學生運動無法徹底的討論「反帝國主義」與「無產階級革命」的可能性,他們認為左獨的社會主義者相對比較重視國家的主體性,左統的社會主義者重視兩岸統一為解放兩岸工人的先決條件,皆隱藏一些「國族主義」的情緒在其中,無法與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形成「國際左翼聯合陣線」,將工人階級團結起來進行無產階級的革命運動,徹底解放被資本主義壓迫的工人階級。

古典馬克思主義也會批判,目前學生運動的訴求侷限在官僚反資本主義,無法上升到「反全球資本主義」與「反美帝主義」的壓迫,僅能停留在國族主義脈絡下的「反中國官僚資本主義」。擁護這一類修辭的群眾是非常少數的,因為他們對於人類的解放提出了激進的革命主張,在虛假意識支配下的資本主義社會仍然未得到多數工人與中產階級的認同。這類的修辭很容易被保守的選民,以及左統或左獨的社會主義者標籤化為「烏托邦式的政治改革」,對於社會運動與政治改革的幫助是有限的;然而,古典馬克思主義者的回應是,多數的左派缺乏政治經濟的分析與認識,在行動策略也比較無法清晰的主張「世界工人團結起來」,徹底進行「無產階級革命」的訴求。

以上所討論的四類的修辭分類或許是粗糙的類型化,但是,我們可以清楚認識到「學生運動」與「服貿協定」的關係是錯綜複雜的,鑲嵌著對於「政府治理的態度」、「資本主義的態度」、「國族主義的情緒」,以及對於「運動的行動策略」。筆者對於此次運動的觀察,主流的學生社運團體的「非暴力」與「和平理性」的行動策略,以及反服貿的運動訴求,運動的定性比較傾向「左傾的自由主義」,他們主張透過健全的「議會政治」修正資本主義的問題,從他們的訴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退回服貿協定、制訂兩岸監督條例)就可以看出「左傾自由主義」的政治立場,因此,對於國族主義的態度上,「左傾自由主義團體」也和「左獨社會主義團體」產生某種程度的親合。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一類修辭所提到的「左統社運團體」,也支持服貿協定,對於學生運動是持保留的態度,支持服貿協定的理由是:「若早日落實服貿協議,可以給勞工一個穩定工作的環境,增加勞工就業機會並提高工人所得」。筆者認為,目前台灣社會惟有進行深刻的意識型態辯論,包括:左派政治經濟分析與右派的主流階級經濟分析,方為對國家社會的發展是有正面效益的。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