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外稿, 政治

解嚴後的未竟之事-政治民主化了,經濟呢?

文、圖/林佳瑋(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

解嚴後的未竟之事-政治民主化了,經濟呢?(一點點小雜感)

7/13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的死訊傳開,這位被中國關到死的異議人士,最終無法領取屬於他的諾貝爾和平獎,蔡總統在臉書上感性地發言:「如果中國夢是民主,台灣會在中國大陸實現中國夢的過程中,提供必要的協助。我相信這是劉曉波先生在天之靈所樂見。」

然而,「民主」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在解嚴30年的今天,民進黨不但重返執政,而且國會還超過半數,許多人針對歷史性的今天發表了非常多的政治民主化評論,而蔡總統是這麼說的:「在許多黨外運動的歷史影像裡,都有這樣一群背對鏡頭的人。他們可能是卡車司機、是老師、是工廠的工人,或是小頭家,可能沒有人叫得出他們的名字,不過,就是他們推動了台灣的民主化。」

在討論政治民主化的時候,把卡車司機、老師、工人、小頭家拿出來,試圖營造這就是從基層草根所發起的政治改革,當權者用一種貌似謙卑的姿態,高高捧起底層民眾,在政治的場域裡,「人民是頭家」。

但是對於底層民眾每天時時刻刻要面對的經濟民主呢?高工時、低薪資、危險的勞動環境呢?絕口不提-也不會有人提,因為不敢提。

臺灣的「民主」就是,我們可以投票選出你想要的政治人物,批評時政、批評當權者,但,就僅只於此。

在我們每天早上七點起床、不知道何時才能下班的每一個日常生活裡,對於高工時的不滿、薪水無法持家的痛苦、管理階層不尊重員工的憤怒,我們,通通無法談論。

想要改變的人,組工會要偷偷摸摸,不能在廠區公開談論;要開記者會控訴,要帶上墨鏡跟口罩,還要拜託記者幫忙變聲,因為害怕「秋後算帳」。

這幾年,歷經了好幾個工會幹部的解僱案,2012年永華商明郎被解僱,是因為工會發文宣要求公司解釋營收狀況;2013年萬化三名工會幹部被解僱,是因為工會發文宣質疑企業併購犧牲勞工;2015年華航4名空服員跟1名機師被停飛,是因為在工會辦理的尾牙晚會上,拿麥克風質疑公司營收;2016年華航劉惠宗朱梅雪被點名解僱,是因為接受媒體採訪時質疑公司想外包人力。而就我所知,到現在為止,還有好幾家公司會監控員工的臉書發言,按讚、評論、上傳照片,就等著被約談,拿「破壞勞資和諧」的大帽子扣住你,逼你放棄發言的權力。

更厲害的公司、更有資本財力的公司,直接買廣告、買新聞、買網軍、洗風向。

我其實覺得台灣的「民主」根本都是假的。那些政治人物在每一個歷史時刻的「周年慶」裡,捧著你(卡車司機、老師、工人、小頭家),你就會忘記其實你在經濟生活裡根本無能為力,你就會忘記你在政治生活裡也只能看看政論節目;你會想起來每一次投票日你的興奮,而忘記了你在其他日子的行屍走肉。

再回到7月14日那天的報紙,蘋果日報用了兩大版的新聞篇幅談劉曉波的死,而其他三個報紙,頭條分別是自由時報「清大前校長劉炯朗,赴中培訓IC人才」、中國時報「小英陪巴國總統訪高雄 1000警vs.30陳抗維安 大炮打小鳥」、聯合報「年改嚴重衝擊軍警招生,陸官報到率僅5成,警專報考少2千人」

然後再看看7月13那天的報紙,自由時報直接寫:「航空業罷工 擬修法訂預告期」

你真心相信,臺灣的「民主」嗎?

臺灣的報紙,脫離1988年來自於政治壓力的言論控制了嗎?還是又投向資本財團的懷抱了呢?

報紙是時代意義的載體,媒體寒冬、報業失格等議題,有非常多專人評論,我不是專家,不敢班門弄斧,因為我知道在線上有許多堅持理想的記者被資本的巨輪輾過而痛苦。

只是在解嚴第30年的今日,依然感到一種蒼涼。

【延伸閱讀】

【戒嚴的非記憶 1 】戒嚴,讓台灣成為國際「反共戰線」的前線與堡壘
【戒嚴的非記憶 2】解嚴,並沒有讓勞工自由與解放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