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環境

【投書】高雄市府砍樹林改種草皮 是愚笨還是另有原因?

圖:整建後的民權公園,市民無奈躲在稀有的樹蔭下。

文/張丞賢(高雄醫學大學眼科醫師)

在此炎炎夏日,眼見路人拼命躲到樹蔭下,無須再長篇大論,道理明顯不過,應該不要隨便破壞老樹綠蔭。但是高雄市府不畏民眾反覆大量的為環境為樹木求情,依然故我狠心執行砍樹,市民應該思考高雄市府為何如此堅持,繼續禿頭及斷頭修剪樹木,移走樹木來減少公園的綠覆率。

大樹是幾十年來不容易養成的市民綠蔭,拿掉老樹換草皮是公園活動市民的痛,太陽升起後各群公園裡的市民就分佔樹蔭進行活動,足見市民在公園是多麼渴望大樹。在台灣南部熱帶誰要像寒帶人民,躺在稀有的陽光下曝曬? 寒代景觀何以必須移植台灣熱帶?就如同高雄市府喜歡民粹到不斷詆毀黑板樹是外來種,如今造景公園仿造北方景觀的草坪無異也是外來景觀強植南方。

就高雄新興區忠孝公園的整建為例,經費由市議員郭建盟爭取,工程給包商執行。市民需求在何處?政府必須小心使用人民公帑,公園改建是否符合附近居民的期待與要求? 一群熱心志工發放傳單給周圍里民,希望連署留下老樹,卻發現並無多少人知道公園將改建。如果居民都不認為公園需要重整,就讓目前樹木遮蔭所有公園面積,那政府何以需要花錢來整建?市府或許抬出里長要求,但是里長有問過所有里民,有開過公聽會嗎?經過熱心市民探訪附近居民及連署,郭議員將在近期召開會議給民眾參與,但是工程已經招標,施工在即,能夠有多少轉圜餘地,也要看郭議員的智慧。

台灣政治要進步,不能滿足於有權投票選民代及市長,而是更要落實公民政治。公園重建,不是里長及民代決定交辦公部門執行,應該有社區居民會議來凝聚民意,決定是否重建並決定如何修整。

市府的責任是聘請園藝及植物專家來提供專業的諮詢及規劃草案,可以教育民眾也可以根據民眾的需求設計草案,多方互動才能多贏並符合新民主的要求。設計與招標必須透明化防堵不當的利益輸送,避免浪費公帑。反覆砍樹移樹及種樹,不禁讓人懷疑藉著綠化之名來行斂財。

高雄市府在此市長即將易手前,四處大力改建公園,手法是大量的拿走完好的大樹,改種草皮,雖然引發市民普遍強烈抨擊,但是市府依然故我執行,如此強力執行工程,讓人懷疑此舉背後是否有苦處與故事?

前鎮區桂林公園被禿頭式破壞。

空照圖顯示公園樹蔭全失。

*部分圖片為作者擷取自高雄。愛樹人網頁

【了解必讀】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21集:圖書館冠名剷綠地 高雄會是宜居城市?
將綠地變回水泥 張丞賢:陳菊誠信有問題
【投書】陳菊拆公園裡的兒童圖書館 改建18公尺高紀念水泥樓
8千萬「圈地」紀念富商? 高雄李科永圖書館復工惹議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