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投書】全聯資本大過天,血冤何處伸 不要再有下一個羅玉芬

文、圖/曾維堂(抵制血汗全聯發起人之一、社運工作者)

8月13日在柯劭臻律師與近百名支持者陪同下,全聯枉死女工羅玉芬的家屬回到全聯北屯二店前舉行記者會,從記者會前一天家屬就受到警方「關切」,台中五分局表示「冥紙在民俗中是不好的象徵,不要在記者會上撒冥紙」。然而支持者與家屬想問五分局的警方:當貴府有親人枉死、含冤未雪時,區區撒冥紙的行為會對全聯資方造成甚麼實質的傷害?對家屬而言,他們已經失去家庭的支柱及依靠,這樣的悲劇,請問五分局的警官是否看到?警官在記者會開始前,還以優勢警力試圖阻饒支持者抬棺抗議,甚至揚言移送律師與支持者。莫非對警官而言,只有全聯的大老闆才享有警察權,痛失至親的家屬並沒有表達傷痛的言論自由?

全聯的惡性壓榨已不是個案,而是量販業的常態。2017年全聯從800餘家分店擴展到900家,聘用工人的勞動條件卻日益惡化,也傳出要工人必須購買自家產品做足業績外,更傳有要求偽造班表等情事。

台中市勞工局針對羅玉芬案,認為全聯的確有不實紀錄出勤時間等劣習,並揚言開罰,但是熟知台灣工人運動者都知道,公部門的從嚴開罰往往是雷聲大雨點小,難保最後只能依法開罰全聯兩萬元,相較於北屯二店的日營收額高達十萬,「重罰」兩萬恐怕是杯水車薪,對惡質資方絲毫無恫嚇效果。

此外,全聯資方在記者會前夕,不顧慮家屬身心狀況直闖喪家,聲淚俱下的請求家屬不要召開記者會,卻被明眼的家屬發現處長西裝口袋竟用手機進行錄音;如此作為不僅對死者大不敬,更是惡意利用家屬的無助來打壓群眾運動。很遺憾全聯資方並未像廣告宣傳中的充滿人性,甚至在道德上比起許多工廠主還惡質。

筆者從事社會運動已久,未曾見過全聯這樣惡劣的資方,從對媒體上下其手、將新聞下架消音、到直闖喪家偷錄像,全聯運用了我們過去難以想像的手段,來對付一對痛失愛女的白髮老人。一個枉死的小工人如何面對全聯這樣隻手遮手的大財團?

過勞死與超時剝削的困境並不只有羅玉芬必須面對,而是台灣百萬勞工都要共同面對的課題。只有工人團結起來,組織起戰鬥的、自主的工會對抗無良資方,台灣的勞動條件才可能有所改善。冀望資方開恩施惠的想法都是不切實際,唯有工人自己是掌握自身命運的舵手,也唯有工人的團結,才能真正阻止下一場悲劇的發生。

不要再有下一個羅玉芬!

【公庫報導】全聯員工過勞致顱內出血死亡 家屬要求公布真相
【評論】「一例一休」、「不眠不休」與「長眠永休」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