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大觀社區4月恐遭拆除 迫遷戶政院前落髮抗議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春節剛結束的2月21日,大觀社區居民收到第二次履勘通知,新北地方法院將前往社區確認房屋使用情況和面積,再擇期動工,但若住戶不同意,便會直接在強制拆除日當天同時完成履勘。自救會預計4月即是最後期限,今天(3/8)再度前往行政院外抗議,要求政府解決爭議,並有5人落髮明志,向迫遷宣戰。

由於履勘已是執行強拆前的最後一道程序,自救會在去年12月6日第一次對不同意戶進行履勘時,便號召聲援者封鎖巷弄,堅決反對法院人員進入社區,當時新北地院民事法官張紫能出面協調,口頭承諾會將住戶「先協商、再履勘」的訴求傳達給土地債權人(板橋榮譽國民之家),但他也無法保證結果能讓住戶滿意。

「強拆壓力就像刀子一樣架在居民頭上。」居民黃炳勛表示,從12月到現在,板橋榮家和上級機關退輔會遲未出面,安置方案也只有去年9月底提出的「包租代管」,但包租代管是內政部仍在研擬中的政策,由政府承租民間空房,再以二房東身份轉租民眾,因此大觀居民無法得知租金、地點,就算答應政府的仲介搬家,未來也有租屋年限,無法長期居住。

2017.12.06辯到協調法官態度軟化 大觀社區拆除前履勘暫緩
2017.09.26對安置方案仍有疑慮 大觀居民盼各戶困境被重視

黃炳勛指出,退輔會當時大動作邀請新北市政府、立委尤美女等單位一同出席安置說明會,卻只是端出包租代管要求大家接受,並非根據大觀居民各自的困境研擬適合作法,甚至當住戶提出疑惑時,還被官方質疑態度不禮貌,他們「其實可以不用做」直接拆除就好。

自救會成員唐佐欣也強調,本次公文明白透露了「無論居民是否同意履勘,強制拆除都勢在必行。」倘若住戶同意履勘,從過去的經驗來看,也不代表未來就能開啟協商空間,目前法院直接宣告若住戶不願配合履勘,便會在「強制拆除日同時履勘」的說法,更意味退輔會強硬關閉了協商大門。

唐佐欣痛批,因為居民在體制內數次遭政府敷衍,官方不願承認大觀社區源自過去住宅用地不足,他們才默許民眾形成「非正式住居」的歷史背景,如今改以侵佔國有地名義收回土地,逼得人民必須上街頭抗議;導致自救會數次突襲官署後,多人被告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妨害公務等,居民黃世進甚至被以「強制罪」起訴,唐佐欣直言,這代表民進黨政府一再以司法打壓抗爭,本週六(3/10)他們將號召聲援者在社區建築防禦工事,共擬擋拆策略。

2017.11.22大觀自救會雨中求見蔡英文 突襲總統官邸和車隊皆被驅逐
2017.05.04大觀社區突襲林全座車 呼籲行政院介入迫遷爭議

今日共3名住戶、2名自救會成員落髮以示決心,並舉著「拒絕打壓抗爭、拒絕侵佔污名、堅持土地正義、堅持捍衛家園」的標語,他們要求蔡英文落實競選諾言,正視大觀社區、已遭拆除的華光社區、14及15號公園案等,面對過去政府留下的國土爭議,而非污名化「非正規住居」住戶,並堅決反對政商為了推動都市計畫犧牲弱勢者,例如板橋榮家規劃拆除大觀社區後會把空地建成公園,受迫遷的人們卻無法同享成果。

而居民在迫遷期限之外,還面臨侵佔國有地、不當得利敗訴後的「罰鍰」和未來若被強拆後的施工「強制執行費」,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陳秀蓮認為,成為非正規住居的住戶多半已屬經濟弱勢,他們可能不符合法定中低收入戶標準,實際上卻要靠清潔、工地工人、貨運等低薪兼職過活,民進黨政府先在勞動政策上傾向財團,讓基層勞工陷入更悲慘的處境,又無法保障他們的住居權,一連串壓迫宛如中國為了都市更新清除「低端人口」。

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王曦則重提去年「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會議結論,痛批退輔會完全沒有做到當時府方暫緩拆除、協商續住或安置方案的建議。居民陶建中也說,行政院是退輔會上級機關,一再來到政院陳情,即是希望他們能介入本案,用更高層級處理目前因法律限制陷入的困境。

延伸閱讀:
同鄉的異鄉人 ─ 大觀社區迫遷案專題報導
其一:面對政府執行拆遷 連土地公也無能為力
其二:法律與人權相抵觸 迫遷烽火不斷的關鍵
後記:下次見到你,會是什麼時候?

標籤:,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