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辯到協調法官態度軟化 大觀社區拆除前履勘暫緩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新北地方法院原訂今日對大觀社區進行履勘作業,自救會恐履勘後下一步就要面臨強拆,因此將巷弄封鎖,並動員居民準備阻擋,但現場新北地院民事法官張紫能出面協調,原先稱履勘是為了後續幫助社區和板橋榮家協調,希望居民配合,後在自救會積極堅持下,改口承諾會先和板橋榮家接洽,本次履勘取消。

為反對執法人員進入社區,大觀自救會昨晚舉辦螢光晚會,今日則一早7點集結,並分配聲援者、住戶各自的防守據點,而台中黎明幼兒園自救會、高雄鳳山車站鐵路地下化反重劃自救會等團體也北上加入行列,板橋分局則再度以優勢警力包圍社區,直到9點半法院人員在重重護衛下抵達大觀路二段64巷口。

張紫能說明,目前履勘是為了確認債務人(大觀居民)的地籍資料,待程序完備後,才能在體制內由法院舉辦協調,讓債權人(退輔會板橋榮民之家)和債務人進行對話,倘若不先完成履勘,這項程序便無法進行,他持續強調自己的善意,希望居民讓步。

自救會成員唐佐欣對此指出「履勘像一把雙面刃」,雖然它可能是開啟對話的條件,但過去居民多次和退輔會進行協商都是失敗收場,官方從未正視他們的困境,她認為「履勘風險太大,若選擇接受後又破局,之後就要直接面臨強拆。」

另一名成員鄭仲皓則舉例,退輔會在九月底舉辦安置說明會,有立法委員尤美女、新北市政府多名代表出席背書,當時官方提出要用仍未上路的「包租代管」政策協助居民,卻無法承諾緩拆,並訂立符合住戶需求的安置方案,因此自救會質疑,即使現在法院介入也無能為力,履勘只會讓「強制執行」的過程更順利。

居民面對張紫能說法和過去經驗之間的矛盾,開始議論紛紛,部份認為既然體制內出現一條新路,目前應可配合履勘,也有人支持自救會立場,表示要先協調,結果出爐後才能決定是否配合,而居民黃炳勳、戚本忠向張紫能建議,今天先暫緩,讓社區成員討論後再向法院回覆。

張紫能態度果決,持續解釋「這是最後的機會」,他知道居民多是經濟弱勢,不得已負擔迫遷壓力,還稱讚自救會在體制外喚起關注,更接著直言,履勘的確是拆除前置作業,但新北地院和其它單位不同,或許這次會有比較圓滿的結果,若他們想強拆,可以直接拉出封鎖線,用警力封鎖巷弄,根本不必出面幫忙。

至於對自救會的質疑,張紫能僅回應「若債權人不願協商,拆除仍須依法定程序繼續進行」安置則是退輔會的職責,法院無從協助,此發言又激起居民緊張,自救會疾呼「不要分化我們。」雙方討論近一小時後,張紫能才改口稱,他先去詢問板橋榮家的官員,再決定履勘是否繼續。

自救會表示,他們已感受張紫能的誠意,知道在體制內有所限制,而見法官態度轉變,居民希望張紫能把他們的「妥善安置、檢討歷史」等訴求轉達給板橋榮家,張紫能也做出承諾,會在程序之外向債權人「建議」這些住戶心聲。

鄭仲皓再追問,根據《強制執行法》第10條,債權人可向法院申請3+3個月暫緩執行,雖然板橋榮家未申請,不過同法條內又明載「若有特別情況」,執行法院可變更或延展期限,他呼籲張紫能介入;張紫能則重申法院也要兼顧債權人權益,無法對此表態,並對鄭說「你很了解嘛」便前往板橋榮家園區。

接近中午12點,法院和板橋榮家達成協議,確定今日暫緩履勘,上百名警力隨即離開現場。下午社區內部完成討論,開始清除原先封路的障礙物,並以自救會名義發出聲明,他們並非不願與政府溝通,但政府要求居民在執行強拆程序的同時一邊進行協商,就像把刀架在人的脖子上,他們反對政府以協商為條件強迫居民接受履勘。

延伸閱讀:
同鄉的異鄉人 ─ 大觀社區迫遷案專題報導
其一:面對政府執行拆遷 連土地公也無能為力
其二:法律與人權相抵觸 迫遷烽火不斷的關鍵
後記:下次見到你,會是什麼時候?

標籤:,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