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教育

【投書】卓越、創新、北醫大?——我只想要足夠的學習空間

文/筑耘(臺北醫學大學大二學生)

我是北醫的大二學生,現在在外租屋。我覺得學校真的不太在乎學生。我是一個台北人,因為家庭因素所以選擇在大學時不與家人同住。大一時聽學長姐說宿舍是很難抽到的,但我還是很幸運的抽到了。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很多學長姐覺得自己沒辦法抽到宿舍而放棄抽籤的關係。北醫每年有200床的舊生保證床位,但是比起全校將近6000名的學生,宿舍床位其實非常的少。所以有很多人寧願放棄抽籤去外面找房子住。

入住宿舍之後在宿舍我也發現了很多問題,在我住的時候宿舍是沒有WIFI的,只有有線網路,這對一個常常需要網路來寫作業的學生來說很不方便。雖然學校今年裝了WIFI,但是聽學弟妹說宿舍的WIFI跟學校的一樣常常斷線,幾乎沒有人想用。宿舍的床位也很狹小,我常常將書桌的椅子往後靠就碰到室友的東西,收納空間也只有一個小衣櫥跟書桌上的格子。陽台也小到讓我不能自在的洗衣服,而要跟室友協調曬衣時間,甚至常常為了洗衣服起爭執。

後來我發現教研大樓旁的那棵老榕樹被挖掉了。聽同學談起我才知道,學校去國外交流後發現很多國外大學都有一個指標性建築來表現學校的精神,於是他們決定蓋一個玻璃咖啡屋。我心裡在想,為甚麼要砍掉老榕樹去蓋一個對學生沒有用處的東西呢?這裡不是學校嗎?難道說這裡只是董事會的遊樂場嗎?學校的空間已經很小,綠地也幾乎沒有,為什麼不能保留呢?或者既然要蓋,為什麼不蓋教室或是宿舍呢?宿舍或教室也是可以很有特色、很能彰顯學校的精神和價值不是嗎?

到了寒假的時候,我跟同學在討論選課的事情,有個朋友突然說:學校選課系統好爛都沒辦法看到上課時間。另一個朋友笑笑地說:抱怨學校系統爛也沒用,學校不會改的,因為賺不了錢。我們笑著笑著突然覺得悲哀,學校只在乎賺錢而不重視學生的權益。那我們到底跟學店有什麼兩樣呢?

大一下的時候聽說學校要蓋質子中心所以要把學校的人行道挖開。我覺得很煩惱,因為人行道的旁邊有一個學校最大的自習室。我自己也很常在那裏讀書,一但開始施工一定會吵到我沒辦法待在那,只能另外找地方了。但是圖書館和其他自修室也早已經爆滿,我到底還能去哪裡呢?那條人行道也是我上課回家的必經之路。如果不走那條的話,我要繞到學校外面才能到教室。當時我以為質子中心是學校新的實驗室之類的東西,後來才知道那是醫院的研究設施,而且不會開放給學生使用。我覺得很失望,雖然醫院和學校就在隔壁,但是為什麼要犧牲學校的校地去蓋醫院的設施呢?唯一的解釋恐怕只有學長姐跟我說的「因為這個東西可以讓學校賺很多錢。」這句話而已吧!

住了一年的宿舍之後因為抽不到宿舍,我也跟學長姐一樣放棄了抽籤資格。但是找房子對我來說真的是一件很麻煩也很痛苦的事。便宜的4、5000一個月的房子不是房間太小、衣櫃要放在外面,就是隔音很差或漏水。條件好的房子都至少8、9000甚至上萬。希望房東調降租金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就算我不租,也有一大堆其他的同學等著入住。我現在的住的地方是個7000元的雅房,雖然環境很安靜,但是離學校很遠,又是頂樓加蓋而且還有老鼠。即使這麼貴的租金需要我靠每個月打工50個小時以上才能負擔我還是租了,因為除了這間沒有更便宜環境又更好的選擇了。

這學期我開始到學校的大安校區上課,以前聽說那是學校租的一棟大樓,而且整棟大樓都會拿來做教學或研究用。但是我卻看到有生技公司,甚至是牙科診所之類跟教學無關的機構進駐大安校區,而且幾乎佔了一半的樓層。我不禁想大安校區真的配得上稱做「校區」嗎?又或者說,北醫真的配得上稱作是一所大學嗎?

我希望北醫的每個學生在宿舍都能有足夠的空間可以生活,不必擔心因為空間太小而被室友干擾學習;我希望宿舍有足夠的床位,可以讓每個想離學校更近的學生不用擔心明年的落腳處;我希望想要在外租屋的人可以不用擔心住處的安全,也不用因為下個月的租金而四處奔波;我希望學校能夠重視學生的權益,傾聽學生們的聲音。這樣我才能驕傲的說「卓越、創新、北醫大」。

【了解必讀】北醫學生沒宿舍、缺實驗室 抗議校方重盈利醫療變「學店」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