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郵政園區動土典禮 機捷A7抗爭戶 家門前被警方暴力驅離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因桃園機場捷運A7站(體育大學站)、區段徵收周邊土地而「滅村」的龜山樂善村,現在獨留一戶古厝,屋主是堅持抗爭不被徵收的徐玉紅及黃世雄。

6月5日時,在徐玉紅家對面徵收的空地上,預計興建「中華郵政物流園區」,並舉辦開工動土典禮,行政院長賴清德與桃園市長鄭文燦也到場。黃世雄因其徵收前為老家原址,因此想在動土典禮外拍照留念,卻在人行道上被警方團團包圍、暴力驅離,導致黃世雄右手拉傷。更有百名警力站崗在徐玉紅家門口,限制兩人行動。

隔天(6/6)徐玉紅組成的「機場捷運A7站自救會」號召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及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洪箱,在立法院中興大樓召開記者會,控訴政府不正視機捷A7站周邊徵收案的違法之處,不思檢討徵收人民上百公頃的土地,卻只有10公頃做合宜住宅,其餘多讓財團標售,還放任警方執法過當。徐世榮要求警政署說明及道歉,否則不排除提高抗議強度。

不當土徵傷害人民 持續監督政府如何開發

「這是中華民國史上,土徵耗費時間最短的例子。」徐世榮說,本案伴隨「預標售」制度,並涉及前營建署署長葉世文收授遠雄建設賄款被判入刑,學界、自救會與許多民團高度質疑本案土徵之公義性,才會希望趁昨天動土典禮表達抗議。

政大地政系徐世榮表示,自己在開工動土典禮前一天先去會場外舉著「政府=流氓」的標語拍照。沒想到典禮當天只因為行政院長賴清德與桃園市長鄭文燦會到現場致詞,當人民在人行道上表達「該園區土地過被往強迫徵收」意見的時候,就遭警察嚴重限制人身自由,甚至企圖逮捕。

政大地政系徐世榮

只是在自家門口要拍照 被數百警查暴力對待、限制自由

樂善村僅存的最後一戶居民黃世雄說,得知「中華郵政物流園區」將建設在現在自家對面,懷想過往那裡是老家土地,原只是想在動土典禮外拍照片留念,褲子口袋收著一張「呼籲政府勿再強徵土地」的陳情書,手上連一張標語都沒有。

結果一大早8點就看到家外有數百警察,走出家門就有6、7個警方跟蹤。當他帶著照相機,穿越過家門口前新開闢的40米道路「只是想過去拍照,有機會跟賴院長陳情」,當場被現場指揮官下令抓走,拉起他的四肢騰空,一旁還有警車待命。掙扎後他被摔到人行道上,皮帶被拉壞,跌坐在地上被警方團團包圍,直到中午典禮結束後才被放行。

黃世雄拿出口袋裡的陳情書,內文寫著要向政府表達本案土地徵收的違法之處,要求政府勿重蹈覆轍強徵土地之事,尊重人民居住自由及保障人民財產權。

屋主徐玉紅一發言就不禁痛哭。她只是在家門前走動,看到先生在對面被警察壓在地上,想要衝過去救他,但警方一排圍在家門口,不肯讓他過去。黃世雄說:「那個土地是祖先留下的、被政府以不當手段強迫徵收。我只是在人行道上耶!不是進入物流園區,就被這樣暴力對待、到現在右手受傷無法舉起。一個平凡小老百姓手無寸鐵,我們做錯了什麼嗎?要被警方大動作對待?爭取自己權益有錯嗎?」

樂善村僅存的最後一戶居民徐玉紅


產業開發面積大於社會住宅面積 人民不服

徐世榮表示,機捷A7站周邊土地區段徵收,源自於前總統馬英九政策,原要舒緩年青人買房的問題而推動合宜住宅政策,在龜山樂善村範圍徵收236公頃,最後卻只用10公頃蓋設合宜住宅,甚至座落在較危險的山坡地帶。更多被徵收之土地轉入財團及建商手裡,例如近日開發的郵政物流園區就佔17公頃,另外還有三個財團共同標得的產業園區是22公頃。

「政府把最平坦精華的土地,留給財團建商!」徐世榮批評,學界認為區段徵收不符合公益性與必要性,要求政府應廢除區段徵收不公不義的制度。「區段徵收讓政府變成財團建商的代言人,用公權力強制把民間土地轉移給財團。」

徐世榮說,黃世雄被警方暴力對待後已經到林口長庚醫院驗傷,結果是右側手部肩帶扭傷。他聲明警方限制居民自由行為讓人無法接受,譴責政府,並要求警政署解釋、道歉,提出後續解決方案。若政府不回應,自救會及聲援者將有更強烈抗議。

對此,桃園市警局龜山分局副分局長張鶴瓊在媒體回應,警方執勤時發現陳抗民眾突然任意穿越馬路並橫越安全島意圖滋擾,由於馬路上大型車輛來往頻繁,明顯有危害公共安全和生命、身體危險。現場執勤員警除立即制止,並在口頭告誡無效後,依規定對黃男加以管束,並認為檢視處理過程中無不妥當之處。

【龜山樂善村被滅村,機捷A7站的土徵血淚】

桃園機場捷運2017年通車,在林口的A7站,又稱體育大學站,副站名為「龜山樂善」。

2010年時內政部為了推動「健全房屋市場方案」,辦理「出售式公共住宅」政策,稱為「合宜住宅」。

2011年時,政府看上林口A7站周邊土地,以興建合宜住宅及辦理產業專區的理由,區段徵收林口A7站附近200多公頃土地,包含數百戶龜山樂善村居民。(相關報導)

一般開發案,通常會先完成土地徵收,再公告標售土地興建。然而,本案徵收過程充滿爭議,甚至為加速興建合宜住宅,行政院核准同步進行徵收與土地「預標售」,內政部在未與居民協商取得土地所有權前,採「預標售」方式讓業者得標,只有完成區段徵收時,得標業者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繼而申請建照進行開發。

本案預計有10公頃蓋合宜住宅,60公頃作為產業園區,其他作為商業及公共設施區域。當時徐玉紅的住家被劃入產業園區內,她因此集結村民成立自救會抗議,抗爭到最後僅剩徐玉紅一家不願搬走。

2012年進行徵收拆除。監察院糾正行政院,內政部遵循行政院政策,未完成徵地先預售計畫區內「產業專用區」與「合宜住宅」用地,有違公平正義。應嚴守土地徵收條例規定,在被徵收土地所有權人對土地權利義務終止後,再辦理標售,保障人民財產權。

本案在2014年時爆發合宜住宅弊案,當時的內政部營建署署長葉世文收受遠雄建設600萬元賄款。後續內政部表示將不再續推合宜住宅政策。

2015年時舉辦抽籤配地說明會,公佈居民原土地的「權利價值」,以及徵收區重劃土地後的範圍和價格。當年被迫搬遷的舊住戶無法負擔昂貴的新地價,他們只能分得靠近公墓、垃圾掩埋場的山坡地。(相關報導)

徐玉紅家獲得與內政部協調,得以保留土地2683.34平方公尺,被迫選擇將自家古厝遷移到徵收線之後,暫結束抗爭,但她仍持續抗議與聲援其他迫遷案。

徐玉紅認為,政府徵收人民土地程序不符合比例原則,在A7站案來看,區段徵收大面積人民土地,導致樂善村「滅村」,許多居民憂鬱而死,卻僅有10公頃合宜住宅,其餘上百公頃土地讓財團標售,招商開發使用,有違公平正義。

圖片來源:機場捷運A7站自救會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