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教育, 社運發電機

【新聞稿】捍衛教學自主,驅逐威權惡靈——基層國小教師鄭南榕紀念館校外教學事件始末

文/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鄭南榕基金會

與會名單:
鷺江國小教師|劉芳君
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
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鄭清華
鄭南榕基金會執行長|黃啟豪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翁國彥
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理事長|張淑惠

邀請中:
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黃靜怡
新北市教育局小教科科長|廖曼雲
鷺江國小校長|陳俊生
新北市市議員|陳明義

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今(7/10)邀請鄭南榕基金會鄭清華董事、黃啟豪執行長、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黃靜怡、新北市教育局小教科科長廖曼雲、鷺江國小校長陳俊生、新北市市議員陳明義、鷺江國小兩位老師,針對新北市鷺江國小兩位老師帶學生赴鄭南榕紀念館進行人權教育卻遭市議員陳明義向教育局「關切」乙案,於立法院召開事件真相還原記者會。

鷺江國小兩位教師劉芳君、翁麗淑於六月底帶著學生至鄭南榕紀念館參觀正在展出的「查某人的二二八」攝影展做為人權教育之校外教學,參觀先做了完整教案計畫,經學校通過並取得學生及家長同意書,不料參觀完一週後,劉師竟於7月5日收到校方通知,指教育局接獲議員轉家長陳情單,質疑參觀教學「疑似有政治活動」,「請校方具體說明並妥處」,劉師因此被要求在限時內回校說明。

翁老師7月5日晚間在個人臉書上Po出陳情單,並多次去電轉陳情單予教育局的新北市市議員陳明義服務處想了解陳情原因,陳議員非但不理不睬不回應,7日更逕自協同教育局人員及鷺江國小校長召開記者會,並透過粉絲專頁網路直播、與未露面之陳情家長電話連線,會中更高喊「假教學真洗腦政治滾出校園」,對兩位老師進行人格抹黑,致使劉師於7日晚間在臉書發出「不自殺聲明」,引起人權團體與各界關注,到底是誰在用政治力伸手進校園干預教學自主?

鷺江國小翁麗淑老師表示,台灣曾經走過38年的戒嚴,甚至長達40年以上的白色恐怖整肅,在被餵養威權與奴化教育的環境下長大,在校園唱著本來是黨歌的國歌、參加升旗典禮、對神格化的政治人物敬禮,走在中正路玩在中正公園….這些都不需要受到質疑,但非黨國體系的「政治」卻都要戰戰兢兢擔心受怕,以致不敢討論國家的未來、不敢書寫自己的文學、鄙視自己的母語….而經過了許多前輩的努力用血淚灌溉出來的民主,鄭南榕肉身焚燒出來的自由之路,如今才得以驕傲的展現台灣多元美麗的現狀。原以為,那個思想整肅的時代已經遠離,無須畏懼的將自己對人權教育的想法設計在教案中,並實踐在教學上,結果竟遭威權蠻橫、滿口謊言的政客伸手介入教育專業,甚至造謠抹黑。

翁麗淑老師呼籲,民代對行政的監督應更專業,讓教育工作者有教育者的格調,揹起自己在教育上的使命,把孩子的主體與最佳利益放在第一位,校長身為一校之長,教育局單位更是小學的上級單位,身負教育領導與典範的責任,議員應支持他們成為有正面影響力的教育領導者,而不是抹黑造謠的打手,也請教育部,身為教育的主要決策者,應將轉型正義的任務和規劃在教育的政策中徹底執行,將校園威權遺毒徹底移除。

鷺江國小劉芳君老師也無奈表示,平時為了孩子就在教育體制中的不公義一直抗爭,但是這次面對的層級壓力更高,教育局官員、議員、校長一字排開,教育局轉來的陳情文裡的「要求妥處」、議員直播裡指責的「不適任教師」…..,深恐將會在教育體系的考核制度中上演,使她不得不在充滿恐懼與擔心中發出不自殺聲明,為了基層教師能夠捍衛專業自主、為了孩子能夠有快樂的自主學習空間,她強調校園的行政霸凌威權問題必須被重視與看見,更希望落實教師專業自主,走進任何一個紀念館教學都不再有恐懼與擔心,還給教育真正美好乾淨自由的空間。

主辦單位之一、同樣為人父的台權會會長翁國彥律師強調,政治就是眾人之事,不是僅限於政黨政治或選舉投票。他表示,陳姓議員身為民意代表竟然對於政治有如此狹隘的理解,更令人驚訝的是他對於台灣民主發展與歷史的陌生,才會將民主發展史上重要的人物與事件視為政治鬥爭議題,他忘了現在他享有的言論自由,正是鄭南榕先生犧牲自己爭取來的,難道我們的下一代不須要理解這段歷史嗎?

鄭南榕基金會指出,誠實面對歷史記憶是教育工作的使命,是學童的權利,也是整體社會對臺灣的新世代、未來的世代應該負起的責任。鄭南榕紀念館自 1999 年成立以來,透過鄭南榕的生命故事,讓社會大眾認識臺灣從威權獨裁轉型為自由民主的過程,這段學校不會教的歷史,是非常珍貴的課外補充教材;2016 年底,行政院更將鄭南榕殉道的 4 月 7 日制定為「言論自由日」,希望台灣人莫忘自由得來不易、瞭解言論自由的意義與價值。歷年來許多各級學校的老師們,帶領學生參訪紀念館,從未受到質疑或打壓,對於翁老師及劉老師帶領學生參訪鄭南榕紀念館竟遭到「關切」,不禁感到憂心。基金會敦請鷺江國小校方和新北市教育局保護老師,讓教師的教學免於遭受無端的干擾;並呼籲社會各界關心有良知、有熱忱、無畏強權的教育人員,給予強力支持。

一位自小學三年級起就接受自學方式的13歲官同學也撰文聲援,表示「幾歲不適合」常常限制了小孩對於資訊的獲取,他很高興也很感謝在他更小的時候就遇到了許多願意教導他「去明白」、「去知道真相」、「去追尋答案」的許多大人們,希望所有的小孩都有這樣的機會,而願意給小孩這樣的機會的大人,可以不用遭受很多其他大人的質疑。

他認為,很多時候,大人們都低估了小孩的想法,其實小孩比大人想的還要成熟、還要有能力。 除非大人不想給小孩那些能力;任何議題、任何事情,小孩都有權利去了解,沒有不合適的幾歲幾歲,只要小孩聽了想更進一步了解,大人就有義務和責任讓小孩了解,大人也不應該用自己的「認為」就阻止小孩去知道任何事情。

希望所有的大人,不要用「名義上的保護」來阻止小孩去接觸外界的資訊和事情。在了解之後、進而有思考和判斷的能力,不然怎能期待小孩「什麼都不需要懂」的長大之後、一夜之間就有了思考和判斷的能力呢?如果小孩從小都是在這樣「不了解」的情況下長大的,等這個「不了解」的世代長大之後,又怎麼會有動機想要去弄清楚呢?

主辦單位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今天也有四五十戶家庭,將近上百人到場關心此次事件。理事長張淑惠表示,本次事件的起點來自一位父親的焦慮,針對此她表達「我們要抱著白色恐怖到什麼時候?」當我們帶小孩去迪士尼樂園,怎麼不怕小孩沒有判斷力,學會了樣樣是商品、盲目的追求流行?學會了不同的快樂等級要用不同的錢來買?我們的生活中處處都是立場,對孩子吃什麼食物,大人也有很多立場,很多觀念還是相互矛盾的,這些都不怕小孩照單全收,也沒有標準答案,為什麼孩子參觀紀念館要那麼焦慮?我們要承認,我們就是心裡有白色恐怖的陰影,我們認為靠向有權力的人比較安全,希望小孩學會明哲保身,而不是追求什麼公平正義或合理的權益。

大人不是擔心孩子10歲11歲太小欠缺判斷能力,是希望孩子只接觸我們認為他應該知道的資訊,老師帶學生進行校外教學,我們更要在意的是到底學生被灌輸了順民的思維,還是被啟發了公民的意志?如果真的擔心什麼,我們就更要改變只想要求孩子的習慣,多了解孩子的想法,和他對話,徹底放下威權與控制的心態,啟發與思辨才是教育的核心。張理事長並表示,迴避政治不會躲得了災難,是造成弱勢者不團結縱容權力者坐大的主因,希望讓白色恐怖陰影只留在我們這一代,恐懼不要再一代傳一代,更呼籲父母警覺自身功利主義的成長脈絡,是否在言行之間又將凡事以利害關係及有沒有好處做考量的思維傳遞給下一代?

另外,這類型的教學並不是第一次,老師們也是按照相關程序申請,校方對老師也有一定的授權,若有狀況理應共同負責,但教育局副局長、校長被民意代表叫到記者會現場,只顧著跟民意代表道歉,背棄了自己學校的老師,是怎樣的向上級服從的文化,讓學校馬上與老師做切割?讓人感到非常震驚與痛心!

當我們的孩子進入學校,我們希望他是去受教育而不是去耳濡目染這種官場文化,我們希望孩子能同時接受人權教育,張理事長表達嚴正聲明,更強調請校方、教育行政體系及陳姓議員應公平對待兩位老師,未來不應發生任何秋後算帳之情事。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