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社運發電機

【新聞稿】遭冤案奪去的4321個日子——鄭性澤刑事補償案庭後記者會

文/邱顯智律師、李宣毅律師、葉建廷律師、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台灣廢除死刑聯盟、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中辦公室)、魚麗共同廚房

死刑冤案鄭性澤於2017年10月26日獲得無罪宣判,並且於今年5月提出刑事補償的請求,要求國家正視司法錯誤對他所造成的傷害。今天下午3點,鄭性澤的刑事補償案於台中高分院進行審理。開庭結束後,包括鄭性澤及其家人,律師團葉建廷律師、邱顯智律師及李宣毅律師、聲援團體以及現場超過50位聲援民眾,在台中高分院大門召開簡短記者會,針對本次刑事補償審理發表聲明。

鄭性澤本人在法庭中的最後陳述表示,他希望法院可以知道,他到底失去了哪些東西。在死刑待決的那些日子之中,鄭性澤回憶起,法務部每一次執行死刑,「我都像死了一次」。「我很慶幸我還活著,司法目前還沒有犯下最嚴重的錯誤」。對於自己被國家剝奪的種種可能性、另外一種可能擁有妻小、家庭、事業的自己,他知道國家或許都無法彌補,國家還是應該要補償。本日,鄭性澤的母親也有出庭作證,說起過去這14年來她「從來沒有放棄」救援兒子的過程,她多次提到自己對兒子的心疼。鄭媽媽也提到,每次想到可能執行死刑,就會擔心地夜不成眠。

李宣毅律師:刑事補償是司法巨人追尋正義的最後一步

協助鄭性澤提出刑事補償請求的義務律師之一李宣毅律師表示,冤案可說是司法巨人在追尋正義的路途中所犯的錯誤,而刑事補償,就像是「司法巨人追尋正義的最後一步」,應該要正視自身所犯的錯誤,並且將為此受傷的當事人及其家庭撈起。他強調,這起冤案不僅剝奪了鄭性澤的人身自由、剝奪了他免於恐懼的自由,同時更剝奪了讓鄭性澤發展自己、自我實現的種種可能性。

邱顯智律師則先進入案件的實際細節,帶領大家一步一步重新回溯在案件中的荒謬錯誤,他也進一步解釋,為什麼本案要請求最高金額的補償,正是因為,鄭性澤身處死刑待決的狀態多年,日夜都要經歷「擔心自己就是下一個」的恐懼與害怕。他指出,從鄭性澤定讞到獲釋這麼多年,台灣總共執行了30幾位的死刑犯,這過程非常人可以想像與忍受,國家應該要正視。

葉建廷律師:冤案不會平白無故地發生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葉建廷律師則強調,「冤案不會平白無故地發生」,他並舉出台灣史上許多著名冤案,譬如江國慶案、徐自強案及蘇建和案,都跟刑求脫不了關係。葉建廷律師在法庭上直指本案牽涉到諸多公務員行為違法或不當之情節,他沈重地指出,「如果沒有這些,過去這14年,鄭性澤就不需要經歷這些苦痛,鄭媽媽更不需要經歷那些『嘸甘』」。

張娟芬:他的尊嚴你賠不起,但你還是應該要賠。

台灣廢除死刑聯盟的法務主任林慈偉表示,他很感謝這次台中高分院特意准許更換到大法庭,讓更多參與、關心阿澤案件的人也可以進入法庭旁聽;他同時也表示,很期待台中高分院可以維持如此的典範,給阿澤一個公道。
最早注意到鄭性澤冤情的作家張娟芬也到場聲援,她說法律平反之後,社會面的平反也應該要持續,她表示鄭性澤的救援歷程,涉入了眾多公民的支持,這是鄭性澤案相當難得之處。最後她呼籲國家務必好好面對這次的錯誤,她表示,冤案當事人的尊嚴「你當然賠不起,但你還是應該要賠。」

最後葉建廷律師也進一步呼籲,刑事補償法的制度需要改革,面對過去的錯誤,國家不應該只提供無辜者金錢性的補償,應該要正視無辜者的家庭在這過程當中所受的痛苦,同時更應該要思考,在錯誤之後,國家如何能夠提供金錢之外的協助無辜受冤者的社會賦歸。期待司法系統能夠儘早正視鄭性澤捲入這場死刑冤案後遭到剝奪的東西,並且好好面對案件中所彰顯的偵審行為不當情節。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