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燦爛時光會客室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24集:香港知名主持人嘲諷時局被盯上 曾志豪離港來台持續為港發聲|

整理 / 張芸瑄

因著香港的政治局勢,這兩年有許多港人選擇來到台灣,《燦爛時光會客室》也曾訪問過林榮基、沈旭暉、朱漢強多位離港來台人士,分享對香港政局的看法,以及在台灣的生活。

七月初,香港資深媒體人曾志豪也來到台灣,他是香港電台《頭條新聞》的主持人及編劇 ,該節目在今年二月遭到大量投訴而停播;六月,曾志豪在另一檔節目《瘋Show快活人》的主持棒也遭取消。

遭到三千多件投訴 32年政治諷刺節目被停播

「香港電台」的諷刺時事節目《頭條新聞》已走過32年,如今卻遭停播。曾志豪說,「香港電台」就如同香港社會的縮影,在香港發生的壓迫,也同樣在小小的香港電台上演。

他表示,節目單元《驚方訊息》中「諷刺警方」片段,先是遭到香港警察投訴,後來政府高層、建制派議員也批評節目意圖抹黑警方,誤導觀眾。

沒多久,香港電廣播處處長決定暫時停播該節目,等待外界調查,然而,曾志豪直言:「雖然說法上是要等待外界調查,但劇本早已寫好了,根本沒有解釋的餘地。」最後,節目就在沒有任何後續消息下確定停播。

諷刺尺度該怎麼拿捏? 曾志豪如何看待「諷刺警方」片段

香港通訊管理局指出,這段節目是「對警方作惡意的描繪,以侮辱警隊及傳達偏見,暗示警務人員均被視為廢物,也暗示只有毫無價值的人方會加入警隊,有譏笑所有服務於警隊或有志加入警隊的人之嫌。」

曾志豪對此並不認同,他回應,政治諷刺節目主要是以戲劇形式來創作,同時也故意留白,讓觀眾自行思考。比如為何要讓演員從垃圾桶出來?有人理解為故意抹黑警方,也有人說這可以回收再利用,具有正向意義。

曾志豪強調,如果在反送中運動之前,不會有人認為警察是垃圾,香港一向敬重警察,更稱港警是亞洲第一。因此現今警方認為自己被稱為垃圾,不是因為主演該節目演員王喜的造型,而是他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引發了許多香港人的不滿。

「香港電台」的過去與現在

《燦爛時光會客室》主持人管中祥認為,香港電台具有相當輝煌的歷史,自己也很喜歡港台的節目,但現今「香港電台」,已失去它原有的監督與批判功能。

在港台任職21年的曾志豪感慨地說:「《香港電台》與香港之間就像是命運共同體。」他觀察,過去,香港電台仍有空間去探討「一國原則」,但如今是連問都不能問,更不用說去質疑了。

「並不是因為過去員工或工會比較有力量,而是因為過去香港仍是擁有言論自由的地方。」曾志豪表示,儘管港府不是真的「民主」,但過去政府仍需顧慮言論壓力,議會也具有監督功能。而從反送中運動後,監督力量逐漸消失,立法會沒了,蘋果日報也遭連根拔除,政府在沒有任何被制衡的壓力時,也不再有任何顧慮。

像是在新任廣播處處長曾百全上任後,馬上對港台大刀闊斧,許多批評時事的節目都遭到停播。曾志豪也說:「現在港台就跟央視CCTV差不多了,只有與自己主流價值相同的節目才能播出。」

「香港電台」真正的老闆是香港市民

「香港電台」作為香港公共媒體,經費是來自政府,管理階層也由政府指派,但在節目製播上,仍然維持專業自主,同時也具批判性。

主持人管中祥也提到,當《鏗鏘集》編導蔡玉玲發生查冊案被起訴時,香港電台工會願意在情勢惡劣中,站出來聲援自己同事,背後都是有強大的文化力量才能撐起這種自主性。

曾志豪說:「這就是現在北京或特區政府最頭痛的事,也是他們最想剷除的力量。」他提到,在港英政府時期,雖然沒有民主,但非常尊重傳媒發展。因此從這時開始,大家也都認同,香港電台雖然是政府旗下的媒體,但它同時也是專業的新聞機構,願意放手讓它發展。從廣播處處長,同時是香港電台的總編輯這點,便能看出此特色。

曾志豪強調,雖然拿政府經費,但香港電台的老闆是香港市民,服務的對象也是市民。這樣的理念也一代一代的根深蒂固在香港電台之中。

👉🏽 歡迎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頻道 Youtube頻道

元朗事件發生後 節目首次打破常規

在元朗事件發生後,《頭條新聞》也趕緊復播不希望錯過這重要時刻。曾志豪表示,721元朗事件當時,原本是節目的例行休季,以往會停播一兩個月,但事情發生後,監製就緊急通知團隊,詢問是否願意提前多做三集節目,認為節目不能在此時缺席,也覺得觀眾會想看到節目的說法,當下主持人們也二話不說的答應了。

提到這個首次打破節目常規的舉動,曾志豪說:「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一方面代表著721事件對於香港的重大意義,一方面也證明這個節目不只是跟著時程運作,而是能夠與時代一同呼吸。」他也認為,假如《頭條新聞》還在,現今的香港電台不會允許節目做出這樣的調動。

政治諷刺節目容易得罪人?尺度如何拿捏?

製作政治嘲諷節目的尺度拿捏?曾志豪認為,節目定位必須要不同於網路上的惡搞影片,他們也會提醒自己「幽默不是單純攻擊或嘲笑」。他也說:「由於我們是電視廣播出身,也是公共廣播,因此會更加謹守道德原則。」

「儘管心裡很憤怒,但不能夠直接謾罵」他舉例,像是元朗事件警方晚到一事,若直接說「警方遲到」,是不夠有嘲諷效果的,因此節目會轉個彎說「警察都會想去元朗工作,因為可以比較晚到」。

不過,曾志豪也提到,做諷刺節目本身就很容易得罪人,特別是在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社會開始出現更多對立。最大的變化是,過去投訴可能是觸犯到某些人的觀點,但雨傘運動後,在某些「藍絲」的心中,香港電台已被貼上負面標籤,只要節目稍微諷刺政府,就會引來批評。不僅是香港電台,其他被他們界定為「有惡意」的媒體,如立場新聞、蘋果日報等,都會被投訴。

他表示,環境愈來愈不友善下,做節目時也會有更多顧慮,因為會「害怕麻煩」。擔心如果不小心招惹到人,還要應對後續的投訴,無法把力氣專注在創作。以至於後來節目也只把主力放在一些重大事件或重要政治人物身上。

大中華膠? 曾志豪與香港民主派人士的不同看法

曾志豪曾在過去專欄中,批評網友以「蝗蟲」稱呼中國人,也認為店家使用簡體字並未不妥,然而此種說法,使他曾在香港被戲稱為「大中華膠」。

曾志豪說:「我是把『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幾個概念分很開來看。也就是,我對於共產黨政權感到反感,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沒有太大的認同情感,但對於中國人民則會有較多同情,因為會覺得他們也經歷過許多的劫難,像是文革、六四。」

不過,曾志豪也坦言,現在如果跟香港朋友分享這種情感,也一定會被他們罵「怎麼到現在你還沒覺悟!」

後悔讓孩子在香港出生?

曾志豪曾在過去專訪中提到,「老大改名為『恪靖』,是希望他能夠恪守正道,做正義、正確的行為,不走歪路。」但也曾提過,有些後悔讓小兒子在2018年的香港出生。

儘管現在已搬來台灣,但曾志豪說:「情感上,還是有種後悔,因為不能讓孩子在自己的故鄉長大。」對於當時許諾兒子恪守正道,他也說,如今若恪守「正道」,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要面臨遭人控告,被調查,入監等後果。而那時提到「後悔」,也是面對香港情勢的巨變,一時無法反應。

「球賽」比喻香港 現在離開是「主動離場」?

曾志豪曾在訪談中,用球賽比喻香港的政治環境,他說:「這場球賽不知道還可以踢多久,主動離場也不見得有更大空間,繼續踢也不可以攔截,那還能做什麼?什麼都不能,但我情願踢到最後。」

不過,已離開香港來到台灣的曾志豪卻感嘆:「若單純從香港的工作來說,我已經『踢到尾』了,不管是香港電台的《頭條新聞》、《瘋Show快活人》,還是在各家報紙上的專欄,都被停了。但從我還有『人身自由』這點來看,其實還是有些空間。」

對比當年受訪時的香港與現今,他說,變化真的太大了,這也讓很多香港人思考,儘管願意在這場球賽中「踢到尾」,但裁判的吹哨尺度完全不同了,可能你剛起步,就被舉黃牌。

他也無奈表示,在主流媒體幾乎無法生存下,至少現在網路還不需要「翻牆」,還能夠在此發聲。

離開香港後,為何選擇來到台灣?

「我覺得台灣是最接近香港的地方」曾志豪表示,身在台灣,有時還可以告訴自己其實並未離開香港。

「更重要的是,台灣是個民主自由又安全的地方」曾志豪也分享前幾日和台灣傳媒人吃飯時,台灣朋友聽到自己在香港經歷的反應。

他笑說:「原以為會被同情,沒想到他們聽完後就很自然的喝茶,然後說『現在沒事啦,台灣歡迎你』」見到此反應,也使他放下更多的壓力,他也說:「這種輕鬆的神情,就是現在許多香港人每天最需要,也是最能使人滿足的事。」

「在台灣生活的第一個階段,就是繼續關注香港的情況」曾志豪表示,有些港人很辛苦,但他們沒有選擇離開,有些人則是沒辦法離開,而我們已經離開的人,就不能讓他們覺得被拋棄。因此不管是身在哪個國家,我們所要做的,就是繼續為香港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