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工

還我血汗錢! 超收仲介費 越南移工北上陳情

文/公庫特約記者 黃怡菁

越南政府2014年規定移工赴台仲介費用,從4500美元調降至4000美元,約台幣13萬500元,然而越南移工控訴,剝削問題依然嚴重,實際上仲介費用仍高達5000~7000美元不等,折合台幣16萬3千~22萬8千元。

越南移工來台勞動前兩年,幾乎等於做白工,第三年才開始存到積蓄。越南官員8日來台考察,約70名越籍移工,12日北上與官員會面,盼官方落實規定,替移工討回被超收的血汗錢。

12842398_1158308437526959_1656673073_o

「我們被超收到6000多美元(仲介費),那如果來台灣上班沒有加班的話,三年回去,還沒辦法還完全部。」越南移工阮文龍,在台灣成衣廠工作一年半,仲介費高達6300美元,折合台幣已經超過20萬元。還沒抵台前,就得先向當地銀行借貸一筆沉重的仲介費,是越南移工的普遍處境,另一移工阮文男,同樣在紡織業工作,仲介費5300美元,心裡明白規定不合理,但阮文男說:「能來台灣就很好了。」為了養家,仍硬著頭皮和銀行借貸踏上異鄉,「但如果比較倒楣,工作(最後)沒有的話,兩年也還不完。」

阮文男口中比較倒楣的人,就在移工集結的現場,待在角落靜默不語,但移工們帶著記者來到黎文俊面前,熱切疾呼「訪問他!訪問他!」

黎文俊來台灣兩年多,在台中從事風扇製造。半年前,左手靠近手掌之處,差點慘遭機具截斷,雖然手掌接縫回來,卻毫無知覺。工殤後再也沒能繼續上班,6800美元的高額仲介費用,該怎麼還清?黎文俊沒有答案,移工們說,「等一下要和我們官員問說可不可以幫他討回多的仲介費。」

12528541_1158309407526862_1294372136_o

12443318_1158308937526909_1798513132_o

越南勞工透過fb社團相約12日周六上午十點集結台北車站,這場陳抗沒有大聲公、沒有新聞稿、沒有口號,集合時間更長達兩小時,以等待台中、台南、高雄來自更遠城市的工人們。

第三度前往駐台北越南辦事處陳情的移工代表謝金鶯,前一晚大夜班,工作到白天,沒有闔眼,立即從台中搭車北上,趕到現場見夥伴們自製布條「熱烈歡迎越南政府監察組來台灣」「反對仲介公司超過法律規定之定額來收出口勞動費」都蓄勢待發已準備好了,謝金鶯欣慰中帶著好氣又好笑的語氣,告訴記者「如果是你們台灣人生氣都來不及了!還寫什麼歡迎!」

12837540_1158308897526913_1259921905_o

但其實大夥兒都知道,布條的背後,是一張張渴望改變的面容。謝金鶯說,許多移工都和台灣人語言不通,遇到困難常常不知道該怎麼求救,前兩次陳情都是找越南駐台官員,但討回的仲介費300美元到1500美元不等,還是被仲介超收,這次難得越南監察組出動考察,希望透過面對面說明,喚起當局重視。

「泰國、印尼、菲律賓的仲介費都2000多美元,台越仲介不止超收一倍,還是好幾倍。」移工阮文龍不止訴求該國政府,別再放任違規仲介,也應當參考他國仲介費用標準。阮文龍手裡的陳情書亦提及,上回的陳情信函三四個月前就遞交給越南辦事處了,至今依然沒有消息,「希望官員告訴我們,陳情書還缺了哪些內容?」「許多勞工在台工作意外死亡?可以怎麼處理?」

12842464_1158308434193626_1527820539_o

周末假期台北車站人潮喧鬧,70多位越南移工,列隊兩排步入捷運站,往松江南京站出發,長長人龍看列隊前方的紫色雨傘在哪,就跟著往哪走。同樣背負超出規定的高額仲介費來台,隊伍中段20歲出頭年輕女孩們則是第一次參與陳情。如同來台自由行的各國少女,女孩們輪番拿出手機自拍留念,待前方「大哥哥們」重新整隊,再收笑容,拉上口罩,繼續跟上隊伍步伐。出了捷運站,在寬敞的松江路上,少女這次不是自拍,而是把鏡頭對準台北天空。

12499228_1158308934193576_1996769705_o

12751772_1158308944193575_2074627555_o

12754901_1158308430860293_1819201733_o

12842537_1158308947526908_436788651_o

12842605_1158308894193580_1872942142_o

然而,並非所有移工都能如願與官員會面表達心聲。駐台北越南辦事處一一審查移工身份,確認不是學生或媒體,方可進入會場,過程禁止攜帶手機等攝影器材拍攝,並限定50位名額與會,現場近三分之一移工,都被越南官員拒於門外。桃園北上的看護移工武氏娥,積極爭取,依然不得入內。武氏娥表示,自己有很多話想和官員求助,除了仲介費,還有超時工作等諸多問題都想反映給政府。但越南官員態度強硬,包含武氏娥在內20多位移工僅能待在玻璃門外,等候會談結果。

12837775_1158308900860246_1858458726_o

會議過程約兩小時,一位陪入進場的越籍人士現場聆聽不到半鐘頭,不滿越南官方態度消極,憤而離席。「都是官僚的回答!」他指出,現場移工姊妹們反映工作遭剝削之細節,官員未能提供具體解決之道或承諾,僅以「你寫陳情書了嗎?」「回去趕快再寫(陳情書)」等官僚式問答面對在台越南勞工。有移工無奈告訴官員,已遞過七次陳情函,皆石沉大海,官員接著要求在場移工,直接拿出仲介費超收證明,讓移工措手不及。

至於無法抽身前來會議的各地越南移工,委託同鄉們轉交陳情書達四十多份,不諳中文的他們,一筆一劃刻出台灣仲介公司的中文名稱、地址,再由越文書寫遭遇,最後附上手印以示身分。由於會議結束前,駐台北越南辦事處不願敞開大門,在外等候的同伴只能透過門縫把陳情書遞給場內移工,再遞交給官員。

圖片來源:侯百千

圖片來源:侯百千

帶著期盼而來,帶著失落而去,移工代表謝金鶯表示對這樣的結果不滿意,「講到最後好像都是我們的問題」,越南監察組官員僅表示會把意見帶回,移工們看不到政府對於仲介費超收問題,有任何實質處分。

其實,前陣子謝金鶯得知官員將抵台考察,一度提出「邀請官員來看看我們工作情況」的請求,但官員不願公布來台考察行程,也拒絕謝金鸞的邀請。

會議解散後,越南駐台官員快步離開辦公室大樓,記者向前追問會談結果,官員不願回應,快步離去,最後卻指向移工,要記者去問「他們」。

謝金鶯來台工作的契約期限只剩半年,問她還會不會再繼續努力帶領「弟弟妹妹」爭取被超收的血汗錢?她說自己也不知道是否還有機會,但如果官員願意聽,她就「還會再來講,講到什麼時候可以有用。」

原本也期待官方替自己討回超額仲介費的黎文俊,則始終待在玻璃門外,一句話也沒說,默默地又跟著隊伍步行至捷運站,此時的天空已經漸漸昏黃。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