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私校漲學費潮來襲 世新學生再抗高層

文/公庫特約記者許詩愷

私立世新大學在上週舉辦「學費調漲說明會」,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前往現場抗議,並和教職員產生推擠。昨日世新重啟說明會,勞權小組一早帶著近800份反對聯署書,在世新行政大樓外呼籲校方立刻凍漲,世新大學主任秘書葉一璋則出面接下陳情。

2008和2014年,世新向教育部要求漲學費都遭拒,今年五月教育部再次公佈「104學年度學雜費收費基準調整案」申請方式,各校需在一個月內備齊企劃書,於是世新、輔仁、淡江、中原等,都在近日爆發爭議。該案其中一項標準是「研議公開程序」,但僅需要提供會議次數、人數和紀錄即可,未嚴格限制各校內部的討論流程,勞權小組成員、社會發展所研究生曾福全認為,校方舉辦說明會的時間太急,網路公開資料少,學生們被迫在不對等的處境下接受校方說法,不符合程序正義。

勞權小組質疑,世新召開說明會只是為了滿足「程序需求」,並非真正傾聽學生意見,漲學費已成既定事實。世新大學學術副校長陳清河則回應,說明會的確是程序一部份,最終決策權還是在教育部手上,反對者勿過度控訴校方。

13234765_1018189168230238_1905167758_o

私立大學調漲學費有何苦衷

目前世新預計調漲2.5%學費,依各系所不同的設備需求,每人可能多繳1200至1400元多。葉一璋解釋,世新經費來自學費、捐款、補助、投資等,雖然目前財務還算穩定,但委外投資的股票與公司收益容易受大環境影響,教育部的私立大學「教學卓越計劃」補助即將停辦,陸生政策可能因新政府的兩岸關係變動,為了將來的缺口未雨綢繆,才需要調漲學費。

「世新大學有七成經費來自學費,也使用了國家的公共資源,它不是私人企業。」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秘書高詩雯強調,政府希望減少支出,於是砍經費將成本轉嫁到家長、學生身上,但調漲學費宛如挖東牆補西牆,無法改善私立學校的資金缺口和公私立的待遇不平等。高詩雯說,高教工會與勞權小組非常樂意與世新董事會合作,一起向教育部爭取經費。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政大勞動權益促進會、CWI工人國際委員會等組織前來聲援世新勞權小組,他們主張「不只有世新漲學費,這更是全台灣學生的共同問題。」鑑於上週衝突,世新校方指派教職員在一旁舉著「世新的事,世新人解決」標語,反對校外人士「介入」。

13223658_1018189171563571_1502982567_o

同樣來自社發所的高詩雯也透露,去年世新大學已調漲過研修生學費,大學部每人多收500元、碩士生則高達4500元,當時勞權小組便發起過抗議。曾福全表示,世新大學近三年的助學貸款申請率為22%,平均金額高達2.6億元,許多學生一畢業即面臨近百萬元的還貸壓力,而且從公開財報中可知,世新每年仍有千萬元以上的盈餘,董事會應先改善自身結構,不該把建設成本強制轉嫁到學生身上。

陳清河在說明會提出,調漲學費的原因包含軟硬體設備更新、增聘師資、強化助學機制、校地租金上漲和修建教學大樓等,所有收費都是為了學校「永續發展」,保證會回饋到學生身上。世新大學學務長李文志更承諾,未來將擴大舉辦捐款、搭配漲學費後的盈餘,增加弱勢補助,低中收入戶學生除了政府原有補助外,校方會再加碼提供助學津貼,可全免學雜費。

13241538_1018189104896911_1170185592_o

在校學生與社運組織的質疑

針對校方說法,與會的世新學生提出不少質疑,口傳系學生林冠斌認為,校方提出數項願景,卻未說明計劃細節是否符合實際需求,如果以「回饋學生」角度來看,其實很多人無法使用到未來投資的新校舍和設備,而且漲學費不只有中低收入戶會面臨困境,龐大學貸族也將同樣負擔四年破萬元的學費漲幅。

廣電系林姓學生指出,學生抗拒漲學費,其中一個因素其實是校方公開說明的過程慢又缺乏誠意。新聞系學生羅紹齊批評,董事會103年的支出高達五百萬,一名董事的交通費竟有五十萬元,他直言「董事會對本校的定位是什麼?監督學校財政?還是盡力補足?」校方代表則不允回應。

而勞權小組與高教工會也在去年揭露,由成氏家族組成的世新董事會曾向親戚租賃房屋,再用高於市價的金額出租為陸生宿舍。此外,世新副董事長周成虎為董事長成嘉玲之子,其妻張瀞文曾遭北市調查局依《公益侵占罪》移送,並經台北地檢署認定,張瀞文挪用「良彥文教基金會」公款購買不動產和股票、支付旅遊住宿費。

13271929_1018189024896919_1847529650_o

但《私立學校法》、《學校財團法人及所設私立學校內部控制制度實施辦法》只規範「二等親」內的交易行為,當時世新公共事務處便回應,董事會成員皆無三等親內關係人,董事身家背景則和本校無關。近年世新董事會與校務屢傳爭議,也是世新學生本次群起反對的遠因。

「校方和政府把教育變成牟利工具,不斷增加勞工家庭的負擔,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來自香港的CWI工人國際委員會Jaco痛批,大學應能促進流動,但世界各地的執政者都在新自由主義浪潮下,合法剝削人民的居住、醫療、教育權。

總結上述疑慮,曾福全強調,教育部規定的五月大限在即,才會迫使各校在短時間內衝刺完成程序,世新高層必須懸崖勒馬,以民主方式讓校內資訊和溝通透明化,並尊重多數學生反漲學費的意見。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