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反過勞!長榮空服員爭休時靜坐 資方:辛勞非過勞

文/公庫特約記者趙宥寧、公庫記者許詩愷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長榮分會不滿長榮航空漠視員工對「過勞航班」的異見,昨(21)日上午10時前往長榮海運正門,發起靜坐57小時行動,要求長榮航空儘速改善六大爭議航班、開啟協商。但抗議進入第二天,資方仍未出面,僅發送聲明稿堅稱工時合法,工會則強調,不能單看工時和休時,忽略空服員實際的疲勞程度。

今年初《勞基法》修正案在民進黨人數優勢下三讀通過,各項放寬彈性的條文引發民間激烈反彈,雖然政府一再宣稱將透過「勞資會議」促成雙方共識,但長榮企業工會理事郭芷嫣表示,從去年8月開始,工會陸續針對航班問題向勞動部申請調解,年底也向公司展開協商,問題至今仍無改善,今年初新增的台北-舊金山BR08/07航線,更把出勤壓縮成「3天班」,恐使空服員過勞變本加厲。

工會多次和長榮爭取加派人力、改善班表和休息時間等,並在制服繫上橘絲帶抗議,本次57小時靜坐代表了台北-舊金山航線的工作時間。而針對「3天班(BR08/07)」隱含的過勞問題,在長榮航空服務十餘年的客艙督導曾競以解釋,過往台北-舊金山航線的「4天班(BR28/27)」為台灣半夜出發,抵達舊金山也剛好是晚上,較方便時差調節,新航線卻相反。

24小時休息 時差還沒調完 隔日準時出勤回台
若以表定時間進行換算,BR08/07航班為出發第二天凌晨落地舊金山,空服員休息至第三天早上報到,晚上便抵達台灣;過往航班則是第二天晚上7點飛抵,第三天晚上報到,第四天回台,新舊航班的帳面數字相同,只是出發時間點分為「早─早、晚─晚」兩種。

長榮航空則透過新聞稿聲明,BR08/07和過往班表的工作時間,皆在當地停留28小時20分鐘,扣除通關和往返飯店「還有25小時40分鐘」,一切都符合相關法令規範,更會增派1名人力,並替空服員安排出勤前1日和後3日休假。

但在任職長榮7年的空服員李亦涵指出,BR08/07抵達舊金山,待空服員完成清理、出境、約早上10點到飯店開始休息,他們必須立刻適應時差,忍受早晨的環境雜音,和「4天班」有一整晚緩衝期的感受差距甚大,也因為在空中飛行的時間點不同,必須全機多供餐1次,卻僅多指派1人支援。

另一位空服員趙婕歡表示,公司口中的「前後休假」是從現有的休息日中進行挪移,以空服員平均單月只有9天休假的情況,出勤一趟BR08/07航班後,該月便剩5天排休,會讓工作日更密集,休息日更零碎而造成過勞。趙婕歡指出,長榮說「最多半年一次」卻未包含抓飛(臨時出勤)的可能性。

辛勞?過勞? 律師:辛勞就是過勞的前奏曲
長榮針對上述說法補充,以全公司4,600名空服員計算,員工可能一年或數年才會輪值到BR08/07航班,甚至在國際航空業界是常態,他們認為工會只想要求資方全數答應條件,對靜坐影響民眾用路權則深感遺憾。

不過其聲明也引發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副秘書長鄭雅菱反駁,她強調「過勞是結構問題」不能以該情況多或少看待,今天若是放行勞動條件往下調降,未來資方便可能在其他航線仿效此措施;雖然時數未違法,卻也在法律最低規範的邊緣,遠程飛行的工作強度、時差問題都讓組員在休息不足的情況下面臨壓力,影響安全,對健康帶來衝擊。

鄭雅菱更說,長榮對外宣稱打開協商大門,實際上立場強硬,一再重複「班表合法」,沒有了解工會訴求並改善問題的誠意,在協商過程中片面更改機上人力配置,減少未滿座的航班人力。目前空服員們展開靜坐,便是希望邀請長榮主管前來現場傾聽組員心聲,一起體驗過勞的處境。

自去年起,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多次發起爭取外站休時的行動,也與長榮航空進行了兩次團體協商,但協商結果仍未實質改善問題。郭芷嫣表示,工會並非寸步不讓,然而長榮卻在協商會議中評論BR08/07的台北-舊金山三天班制度只是「辛勞」非「過勞」,還向勞方代表說「組員,你們對過勞的標準太低了,腦溢血才叫做過勞,其他都不是過勞。」義務律師丁穩勝則在靜坐現場直言「辛勞、疲勞就是過勞的前奏曲」

長榮年賺1600億 人力、飯店成本省省省 旗下勞工苦哈哈
包含BR08/07,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共提出6大過勞航線,指出長榮去年航班共超時68次,更有被勞檢出違法的紀錄,要求資方對此改善,其訴求分別為:台北-布里斯本BR315/316(3天班)改為5天班且簡化服務流程,台北-東京當天來回BR192/191和BR198/197、台北-北京當天來回BR716/715、高雄-東京當天來回BR108/107,皆改為過夜班。

不過長榮回應,延誤多屬天氣、空中流量管制、跑道維修等「不可抗力」因素,認為工會要求當日來回改為過夜不合情理,目前部份航線已加派人力,並再度搬出航空業案例回應「同航線的國內外航空公司,也都以當天來回為原則。」不過在場媒體欲追問細節,長榮航空公司公關經理林司忠不接受訪問。

長榮企業工會成員李瀅怒斥,長榮航空公司始終沒有面對「休時」問題,一再以空服員本來就有的「休假」權利、增派人力作為過勞班表的應變措施。她更直言,公司只是想省去飯店成本,若再多派一人加入勤務也只是多一個過勞,並沒有改善在外面休時不足的情形。

靜坐現場也準備如「請善用請勿打擾牌」、「可以打來回、為何要過夜」等長榮資方語錄的手舉牌供在場聲援民眾拍照打卡,希望以空服員抗爭號召有類似處境的各行業勞工,一起加入爭取休時的行列。

標籤:,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