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黑板的社會課

翁麗淑:小民與國家機器對抗,我別無選擇

文 / 翁麗淑

這一天,又下著雨,車子一路蜿蜒到金寶山,昨天穿短T還覺得太熱的天氣,現在穿毛衣還覺得很冷。

因應蔡總統10點半也要來,我們必須接受安檢進場,我以為只是例行的安檢,又沒有什麼危險的武器,我完全不以為意。沒想到,我會因為一條支持西藏獨立的黃色布條被攔下,維安女警原本要求將布條交給她,我反問「為什麼?」她沒有回答,也沒有強制拿走。我故意挑戰,指著書包上台灣獨立的別針,問「那這個呢?可以帶進場嗎?」女警不再回應我,只叫我到旁邊等,她請另一位更年長(可能更高層)的維安男警過來,他看看布條和別針說:

「這個請不要拿出來,我們今天是追思會,不要作政治表達。」

我實在太不解了:「為什麼?」

他說:「今天不是政治表達的場合。」

我有點憤怒:「Nylon的政治表達更強烈,好嗎?你知道今天是要追思誰嗎?」

他沒有正面回應,只是重複「請不要拿出來。」

(以上我在臉書上有描述)

後來在蔡英文致詞時,有人突然站起來拉著黃布條大喊「護大觀,反迫遷」,這樣的舉動當然大大觸動了維安的神經,他們群起包圍並把拉布條者拖出場…我的座位就在他們前面兩排,很近,他們音量很大,但手上抓著的就只是寫著「護大觀,反迫遷」的黃布條,就像前面會場照片中的鄭南榕頭上綁著的那條,我感受不到任何危險,只是為了喚起注意的微弱的幾個人而已,相較起維安人員的大陣仗,就像老鷹抓小雞一般…

很慚愧,我不知道大觀反迫遷的事(幾年前曾經在大觀國小附近看過白布條,但後來怎樣我完全沒關心到),這個大喊確實讓我關注到了這件事。我對大觀迫遷的事認識淺薄,即使如此,我仍要站在反迫遷這一邊(雖然事實上什麼也沒做),我立即想起村上春樹說的雞蛋與高牆,不管如何,總要選擇雞蛋那一邊。小民與國家機器對抗,我別無選擇。

【延伸閱讀】同鄉的異鄉人 ─ 大觀社區迫遷案專題報導

同樣我也很想跟喊過要跟人民站在一起的蔡英文總統說,請不要只站在維安人員身後,一副無辜的認為這本來就是一種保護元首的機制而已,許多對自由的箝制和對反抗者的壓迫,都是從安全這個正當的理由來的。我相信Nylon也不會同意,在他的追思會,表達反迫遷的言論要被粗暴的對待。

親愛的Nylon,離開29年了!! 你走後的台灣改變很大,不能否定你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蔡總統在你的追思會上提到台灣在自由之家的排名又往前了,「我們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國家之一,天上的Nylon看到一定很欣慰。」但你真的欣慰嗎?!都29年了,你時時懸念的台灣獨立還沒實現,為台灣獨立努力的帳篷卻被拆了,小國小民的政治表達在你的追思會被禁止…更別說校園裡威權依舊,奴性依舊。

但我相信你燃起的火確實並沒有熄滅,吳叡人在追思會的演講上提起「那時候我遇到的台大學生,大多自私、膽怯,所謂菁英。別說為了信念而死,連為了信念要被記過都不肯,因為這樣就不能考預官…」他說這些自私怕死愛錢的台灣人,最大的成因是來自於對當權者的害怕,屠殺與白色恐怖的傷害讓台灣人挺不直腰桿。可是,因為有你,你毅然的一把火把台灣人對自由與尊嚴價值的追尋照亮了,吳叡人稱這是台灣精神上的成年禮。從野草莓到太陽花到反課綱….台灣人確實受到鄭南榕的影響,不只要台灣獨立,還期待建立一個良善自由受人尊敬的國家。

我為見證了吳叡人所言的世代感到驕傲,所以會有不住在大觀的大學生為大觀的居民發聲,也會有更多小民為小國獨立建國而努力。

吳叡人最後也提醒我們,強國正在收買我們的靈魂,也用強權要看看你有幾個李明哲。

是的,身在台灣我們沒辦法安逸順遂就成為一個好國好民,我們要面臨許多的試煉和挑戰,面對喊得更高價的收買、令人卻步的各種控制。小國小民要成為站得直看得遠的好國好民,確實需要更多的抵抗和努力。

親愛的Nylon,常常聽著許多年輕的學子提起你,我們也睜大眼睛,看清自由的原貌與可能的扭曲,我有信心我們應該撐得過去。

期待好國好民!

【延伸閱讀】

向鄭南榕致意,民進黨不應迴避基層人民的「百分百言論自由」
如果你知道鄭南榕,你就該關心李明哲!
轉型正義怎麼教?教學現場的幾種嘗試
「族群」之外,還有多少被忽略的轉型正義?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