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永達退場賣地1.45億、董事獨吞? 高教工會要教育部追討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屏東的永達技術學院自從2014年停辦後待轉型至今,僅剩最後一年轉型期。今(7)天高教工會偕同前永達教師召開記者會,公布永達校產流向,發現永達董事會變賣大湖校地獲得1億4千五百萬,疑被用來違法償還6位董事會成員及關係人等。

高教工會呼籲教育部應立即聲請解散永達董事會並重組公益董事,追討不當挪用之校產,並確保剩餘資產正當應用,保障師生權益。高教工會理事長劉梅君提醒,只剩一年轉型期的永達退場案大家都在看,將影響到其他私校如何退場、政府部門如何處理退場。

公共校產被優先償還校董債務 教育部放任私校退場吞公產?

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辦公室主任陳書涵表示,永達技術學院在2014年8月7日停辦,明年(2020年)1/6前若無其他轉型計畫,就要進入解散清算階段。然而工會歷年持續追蹤調查永達校產流向,發現在永達公開的會計財報中,已有很多校產被不當挪用。

工會說明,永達校方在停辦前2014年7月時即向教育部申請要處分「大湖體健休宿舍大樓建物」,教育部在同年回文,原則上同意校方可以處分建物變賣,前提是建物處分後款項一半以上要用於改善教師、職員優離優退、照顧師生權益為主,並「不得用於攤還董事以借貸方式提供學校運用之債務」。2015年永達董事會報部將用1億4500萬變賣大湖校地,教育部也同意此一金額變賣,二度強調處分價款不得用於攤還董事之負債。

「公共校產1億4500萬是不是通通流入永達董事、相關人與企業手裡?」工會發現,即便永達董事會收到教育部公文兩度提醒,仍在2015年私自挪用償還6000萬給永達董事、前董事長的姐姐河崎惠子。陳書涵說,工會從永達104年度公開會計師查核報告書中進一步交叉比對,除支付給董事河崎惠子6000萬以外,該年度還支付給董事長王仁孚500萬、 董事長與永達董事長都是王仁孚的「天一興股份有限公司」3300萬、部分董事為永達董事的「獎卿建設股份有限公司」2500萬、永達董事之二親等的洪銘勳、王貞慧700萬及1500萬不等,6位董事及關係人的金額加起來剛好1億4500萬。

高教工會每年皆追蹤永達停辦以來的校產流向,2016年在校內沒有師生的情況下,支出仍舊超過3億元、資產縮水1.7億,2017年編列行政管理支出高達9713萬。主管機關教育部卻遲至2017年才發公文給永達董事會,要求永達董事會在文到兩個月內追回償還董事河崎惠子的6000萬。然而永達董事會後續開會不但沒有返還6000萬的具體結論,最新年度的會計報表僅公告到2018年7月31日,因此大眾無從得知永達董事會有無返還6000萬、教育部有無繼續追討。

高教工會認為,教育部對永達董事會不應該只是發公文追校產,不僅一點效力也沒有,董事會也不當一回事。教育部應按照《私校法》25條,董事會若違法未改善,教育部可以向法院申請解散董事會。陳書涵說:「教育部若能重組新的公益董事,確保不當挪用校產有追回的可能性,也能保住永達剩餘公共校產。」高教工會呼籲教育部不要包庇永達董事會,應在最後一年轉型期保障被停辦政策侵害權益的師生,並確保沒有其他禿鷹集團覬覦永達剩餘的校產。


私校退場過程太黑箱 教育部不能卸責

「擁有公共校產的私校退場卻是黑箱狀態,為何大眾無法得到資訊?難道是見不得人?」前永達教師賴福林表示,去年有媒體質疑永達董事會與民生家商私下進行董事席次買賣,由於董事遴選過程不公開,無法證實,教育部卻已經核准新董事會改組;他也質疑本次變賣大湖校地費用所償還的部分原董事已離開,教育部是否持續追討被挪用款項?

賴福林說公產變私產不只變賣校地,由納稅人繳稅、教育部獎補助款購得的儀器設備資產,永達校方在104年度報表中共擁有6億7753萬,當年即報廢折舊9成多、約5億元,大眾只能在報表上看到折舊金額,實際上永達校方如何處置資產無從得知。

賴福林更不滿,關於永達師生權益,教育部根本是「有錢拚生、沒錢判死」,也就是「判董事會生、判師生死」,教育部對於師生權益毫無作為。他認為,永達停辦後「棄養教職員」,教職員離校後就不歸教育部管;「學生被放生」,學生被迫轉學後付出額外生活費,沒有補助,許多學生逼不得已輟學。高教工會理事長劉梅君則說:「永達董事會視法律如無物,教育部也視法律如無物?」

教育部技職司專委柯今尉今回應媒體表示,教育部檢視永達財報時發現,學校後來將處分校產所得中的6000萬用來支付董事借款,與教育部的附帶條件不符合,學校也未追回相關款項。教育部最近一次發文指出若永達董事會不改善,不排除聲請解散董事會。若永達校方仍不願追回該筆款項,教育部就不會核准改辦計畫。

2017年8月時高教工會已與多位前永達教師,赴台北地檢署告發當時的教育部長潘文忠涉圖利、教育部前技職司長李彥儀涉瀆職、永達董事會涉背信,並要求檢方追回鉅額校產。目前已將案件轉移予屏東地檢偵辦。

—-

永達專題報導系列專文:
消失的永達師生  學生篇》我們是大學退場犧牲品
消失的永達師生 教職員篇》四散漂流 工作難求
消失的永達師生 訴訟篇》永達藐視私校法 教職員二審上訴追薪、討尊嚴
消失的永達師生 高教轉型篇》教育部推私校轉型 校產落入校董口袋
募款計劃:我們為什麼要作這個專題報導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