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

部落亮點成「違建」 政府強拆原民死諫

照片來源:「禮納里–脫鞋子的部落」FaceBook粉絲專頁

文/公庫記者洪育增

位於屏東縣霧台鄉好茶村古茶柏安街禮納里17巷的永久屋「違建」──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近年規劃為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的聚會場所,也作為提供遊客「迎賓儀式」以及相關餐點服務的據點。近期因該棟建築遭縣府列為「違建」並進行拆除工程,引起相關爭議與各界關注。

拆除前部落族人疾聲陳抗   縣府:依據公共安全與營業事實進行拆除
10月13日當地原住民魯凱族民眾到屏東縣府前抗議,抗議過程中,當地藝術家、同時也是當地教會長老的75歲Kalrimadrau Redraedrame(盧啟村)身揹十字架,並拿出預備好的汽油往身上淋、點火自焚,引起現場一陣騷動。所幸旁人即時滅火,Kalrimadrau上半身燒燙傷送醫,仍需插管進行相關手術與治療,目前仍在加護病房。

「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位於屏東禮納里(Rinari)永久屋部落,屋主為霧台鄉代表Ngedrelre Druluan(李金龍)。莫拉克風災後由於屏東原鄉部落受到重創,因此由世界展望會、慈濟、紅十字會等各界非營利組織負責籌措經費與人力,並搭配政府提供的國有地,進行「住宅重建」,也就是所謂的「永久屋」,提供給流離失所的原民申請居住。

其中,屏東禮納里永久屋部落由世界展望會搭建而成,原住民可依據相關規則申請居住永久屋,並與非營利組織、政府簽訂所謂的「三方契約」。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副處長蔡文進接受公庫電訪時表示,依據不同的申請資格,有些原民不必負擔費用即可擁有永久屋的「房屋所有權」,有些原民則需負擔房屋造價的10%金額,約莫11萬元到12萬元,可一次繳清也可分期繳交給政府,待金額繳交完畢後,同樣也可登記享有永久屋所有權。

而本次事件的「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搭建於永久屋旁,根據屏東縣府新聞稿內容指出,去(2019)年4月由鄉公所查報該共享空間與其他擴增屋舍屬於「違建」,由於Ngedrelre等人逾期未補辦建照,因此去年11月、12月,以及今年5月、6月皆曾寄送拆除通知。縣府原定今年6月30、7月1日進行拆除工程,但當時Ngedrelre等人曾進行陳情,並簽署「違章建物自行拆除切結書」承諾8月底前自行拆。由於逾期未履行承諾,縣府訂於10月15日、16日進行拆除。

根據屏東縣府新聞稿內容指出,去(2019)年4月由鄉公所查報該共享空間與其他擴增屋舍屬於「違建」,由於Ngedrelre等人逾期未補辦建照,因此去年11月、12月,以及今年5月、6月皆曾寄送拆除通知。(截圖自:屏東縣政府新聞稿

即便10月13日Ngedrelre 與族人曾到縣府前抗議,縣府出面受理陳情,但縣府也在新聞稿指出,Ngedrelre的「違建」確實為優先拆除對象,相關拆除執行時間會再審慎考量。然而拆除工程確實也在10月15日入駐,現場共有20多位族人擋拆,無奈建築仍遭破壞。蔡文進指出,該項拆除工程是基於「公共安全」與「營業事實」進行相關拆除,而非如外界所言有特殊的「針對性」等疑慮。

蔡文進坦言,各縣市政府若要百分之百拆除違建確實有困難,原民處也能理解原住民族群對於永久屋的空間擴建等需求,未來也會針對「屏東縣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原住民族聚落內住宅管理自治條例」進行容積率與建蔽率增加等相關修訂,回應原民的空間需求。公庫記者追問,縣府是否會協助修訂民間所提出的「永久屋基地管理與發展辦法」等相關法規?蔡文進表示目前先以地方法規為主,也就是優先修訂上述自治條例。

面對屏東縣府原民處的回應,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台邦.撒沙勒(Sasala Taiban)認為,原民學界近年來不斷大聲疾呼政府要制定「永久屋基地管理與發展辦法」,然而中央與地方政府從未聽取意見,也未針對永久屋政策進行通盤檢討,導致全國永久屋並沒有統一的相關法源規範。為了避免更多永久屋面臨拆除困境,未來原民學界也會要求立法院召開公聽會,通盤檢討後制定此一辦法。

然而,莫拉克風災至今已邁向第11年,究竟這起「違建」事件與永久屋之間的脈絡有哪些關連?「違建」背後還有哪些因素與原民文化仍有待細細探究?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拆除工程在10月15日入駐,現場共有20多位族人擋拆,無奈建築仍遭破壞。(照片來源:禮納里好茶部落永久屋居住正義自救會)

2009年莫拉克風災南部災情不斷   屏東好茶部落遭「滅村」
2009年8月6日到8月10日,莫拉克風災(又稱八八水災、八八風災)重創台灣各地,連日降雨引發淹水、土石流等災情。其中受災嚴重的地區包括:高雄縣甲仙鄉(現為高雄市甲仙區)小林村、那瑪夏鄉(現為高雄市那瑪夏區)、六龜鄉(現為高雄市六龜區),以及屏東縣林邊鄉、佳冬鄉等。尤其雨量暴增,導致南迴線鐵路受阻、多處堤防坍塌、各地區淹水等災情不斷。其中,高雄小林村小林部落爆發滅村事件,約有474人慘遭活埋。

當時屏東地區同樣也是滿目瘡痍,沿海地帶頻傳淹水災情,沿山地帶也傳出土石流等災情。禮納里好茶部落永久屋居住正義自救會成員Dalbathane Daganau(陳毅民)接受公庫電訪時表示,只能用「慘」來形容好茶部落的處境。

莫拉克風災發生後,好茶村完全處於「滅村」狀態,前往部落的道路已經中斷受阻,就連部落也在歷經風災後成為一片河床地,完全不適人居。相較其他部落災後還能試著回到原本的部落,找回以前生活的土地與範圍,好茶部落卻是無處可歸,也因此部落族人僅能居住在禮納里(Rinari)永久屋部落,望向充滿未知的災後重建。

禮納里部落永久屋又稱為瑪家農場永久屋,自2010年底開放受莫拉克風災影響的原住民入住。該永久屋集結三大部落、兩大原住民族群,包括:瑪家鄉瑪家村(又稱瑪家部落,排灣族語為Makazayazaya)、霧台鄉好茶村(又稱好茶部落,魯凱族語為Kucapungane)、三地門鄉大社村(又稱大社部落,排灣族語為Paridrayan)。其中,瑪家部落與大社部落以排灣族為主,好茶部落以魯凱族為主。2011年8月,時任總統馬英九曾到禮納里永久屋夜宿,當時也賦予該地「普羅旺斯」等稱號,引發各界不同討論聲浪。

禮納里部落永久屋又稱為瑪家農場永久屋,自2010年底開放受莫拉克風災影響的原住民入住。該永久屋集結三大部落、兩大原住民族群。(照片來源:交通部觀光局網站

慘遭風災滅村的好茶部落又稱為「雲豹的故鄉」,莫拉克風災前,部落曾從「舊好茶」地區搬遷到「新好茶」地區,也就是從目前的大武山西側、隘寮南溪一帶遷移到隘寮南溪左岸。而後遭遇莫拉克風災影響,族人一度遷移到屏東麟洛鄉隘寮營區進行安置,待禮納里部落永久屋完成後,再次遷徙並居住於永久屋。

本次「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違建拆除事件」主要與好茶部落相關,該空間搭建於永久屋旁,並被縣府認定為「違建」予以拆除。 Daganau認為,「永久屋」存在著許多問題與諷刺。尤其風災過後,族人從沒想過原來搬入永久屋之後,也有可能因為搭建永久屋以外的空間,被縣府認定為「違建」並面臨拆除危機。

再加上「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乘載著部落文化發展與經濟社會相關脈絡, Daganau本身也是該共享空間的導覽人員之一,負責接待遊客並介紹魯凱族傳統文化,他認為縣府貿然地以「違建」名義拆除該共享空間,實在有失公平。

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是縣府認定的營業違建?   還是族人災後重建的開門磚?
撒沙勒說明關於「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的文化意涵,他指出所謂「脫鞋子」本身就是魯凱族文化的一環。對魯凱族而言,屋主必須把石板屋內的地板擦得發亮,以示對客人的歡迎與接待。尤其一旦到別人家作客時,必須「脫鞋子」以示卸下武裝與防備,並展現對主人的尊敬與禮貌。

也因此該共享空間主要讓遊客體驗魯凱族的文化與意義,透過「脫鞋子」,以及被戴上「花環」等迎賓儀式,正式成為「魯凱人」。再由接待家庭帶領遊客體驗生活、參與導覽等。同時,該共享空間也要負責遊客的早餐等飲食服務,因此空間內設置小廚房、小餐廳,滿足遊客的飲食需求。

撒沙勒進一步指出,自從遷到禮納里永久屋之後,部落發展出來的「接待家庭」經濟模式也逐漸展開。一開始是透過援助永久屋的非營利組織介紹遊客入住,後來則是透過政府宣傳,帶領參訪團或學校單位等,到部落參加接待家庭等活動。歷經上述過程,後來有些遊客透過口耳相傳的方式,或者網路宣傳等慕名而來。

該共享空間主要讓遊客體驗魯凱族的文化與意義,透過「脫鞋子」,以及被戴上「花環」等迎賓儀式,正式成為「魯凱人」。(照片來源:禮納里–脫鞋子的部落FaceBook粉絲專頁

同時,為了讓遊客融入當地文化,除了必須經歷「脫鞋子」與「戴花環」等儀式,族人也會將遊客分配到40戶不同特質的接待家庭,並依照接待家庭的特性分別取名為公主之家、獵人之家、頭目之家等,讓遊客在不同的家庭文化中,體驗魯凱族特有的生活與習俗。

撒沙勒以獵人之家為例,之所以取名為「獵人之家」即代表該戶屋主曾擔任部落獵人等職務,家中展示著過往的獵物與相關器具等,可讓遊客有更深入的探討與瞭解。如今上述環環相扣的部落發展與脈絡,卻因為「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遭縣府認定為「違建」而被拆除,台邦認為非常不合理。

他表示,莫拉克風災後,由於搬遷到永久屋,造成部落族人生活與心靈皆有不同層面的影響,部落甚至發現,較年長的老人家也因為難以適應新生活,以及風災後心靈受創等因素,導致死亡率偏高等現象。

禮納里好茶部落永久屋居住正義自救會成員Daganau也強調,歷經風災後,族人無法回到原本的部落生活與開墾,但是每日的生活經濟重擔仍然迫在眉睫,因此部落青年才會透過該共享空間經營接待家庭等活動,讓部落族人也在接待遊客的過程中「自我培力」,甚至從災後士氣低迷的狀況中逐漸恢復,並找回傳統文化的價值與意義。

Daganau表示,該共享空間並不只有迎賓、接待遊客等功能,也是當地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開會討論的空間,不僅具有文化經濟意涵,更是部落族人透過手工藝等傳統產業進一步溝通思辨的地方。面對此次強拆事件,Daganau認為縣府應該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解決空間問題,甚至透過該共享空間的經驗,帶動其他部落的相關發展,而非直接用拆除手段,形同對部落「判死刑」。

「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屋主Ngedrelre Druluan(李金龍)除了擔任霧台鄉代表,同時也是當地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負責人,他認為縣府強拆認定共享空間是「違建」並進行拆除,並沒有看見問題的核心。Ngebrelre強調,共享空間攸關部落的發展與經濟,風災過後10多年以來,全國各地永久屋也有許多需要檢討與討論的空間,從中央到地方應該仔細去思考相關問題,而非針對該共享空間「開刀」。

「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屋主Ngedrelre Druluan(李金龍)除了擔任霧台鄉代表,同時也是當地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負責人。Ngebrelre強調,共享空間攸關部落的發展與經濟,風災過後10多年以來,全國各地永久屋也有許多需要檢討與討論的空間,從中央到地方應該仔細去思考相關問題,而非針對該共享空間「開刀」。(照片來源:禮納里–脫鞋子的部落FaceBook粉絲專頁

各級政府官員皆曾拜訪「違建」   學者批政府「柿子挑軟的吃」
回顧「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這幾年的發展,撒沙勒認為該共享空間領部落發展出一套觀光模式與共享經濟,甚至讓年輕族人看見部落的亮點,願意返鄉創業、就近照顧家人等。同時,近年該共享空間也屢次獲得政府相關經費補助與肯定,撒沙勒不諱言地說:「從中央到地方,包括歷任立法委員、屏東縣長潘孟安等都曾拜訪這裡!」無奈這些曾經跟政府一起努力打造的成果,甚至被政府作為公關宣傳的「經濟奇蹟」,卻被一紙拆除命令與無情的怪手一挖,破壞近十年的努力與修復。

根據公庫記者調查發現,2015年11月,屏東縣長潘孟安確實曾在YouTube頻道上傳關於介紹「脫鞋子的部落共享空間」的影片,並曾在2014年10月個人粉專貼文介紹禮納里部落的接待家庭等觀光產業。透過相關貼文與資訊皆可發現,縣府早已對禮納里部落的發展有所關注,而如今卻對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執行拆除工程。

「『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與部落的生計息息相關,政府應該多思考背後的社會經濟問題。」撒沙勒質疑,若政府確實以行政中立的方式公平執法,更應該針對屏東各處山坡地的休閒度假飯店等開發案例,進行開罰或拆除等相關執法,而非「柿子挑軟的吃」,只針對弱勢的部落族群執行拆除工程。撒沙勒表示,風災多年後,政府並沒有認真檢討永久屋的相關法規與管理發展機制,然而屏東縣政府卻直接將部落的成果擊潰,原民學界普遍對此做法深感不滿。

根據公庫記者調查發現,屏東縣長潘孟安曾在2014年10月個人粉專貼文介紹禮納里部落的接待家庭等觀光產業。透過相關貼文與資訊皆可發現,縣府早已對禮納里部落的發展有所關注,而如今卻對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執行拆除工程。(截圖自:潘孟安FaceBook粉絲專頁貼文/後製:洪育增)

撒沙勒認為,從頭到尾屏東縣府無意與屋主Ngedrelre協議,僅是討論「拆除時間」與「拆除方式」,要求對方決定自拆或是由政府代為拆除,完全沒針對空間的利用與其他可行辦法進行協商。禮納里好茶部落永久屋居住正義自救會成員Daganau也提到,關於共享空間的保留與協議,其實屋主Ngedrelre、自救會成員以及部落族人等皆嘗試與縣府溝通,也拜訪屏東各級民代希望能有「拆除」以外的選項,然而最後仍無法改變局面。

尤其部落長老Kalrimadrau Redraedrame(盧啟村)在10/13抗議現場以「自焚」方式表達訴求,Daganau感嘆:「長老因為看到部落背後的危機,才做出『自焚』行動。」Kalrimadrau也曾跟著部落族人四處陳情,希望能保留共享空間,也因為個性正直,因此更不能認同縣府的做法與態度。「長老就是寧可為部落犧牲,也想讓部落有更多和諧、讓政府看清問題。」Daganau提到,「永久屋」的實際狀況是族人僅擁有地上物所有權,也就是房屋所有權,然而土地歸中華民國所有,管理單位為地方縣市政府。

再加上為符合相關規範,永久屋不能有擴建與營業等情形。然而10多年以來,回部落的人口越來越多,每一戶永久屋都有擴建的需求,才會衍生「違建」問題。「對我們來說,生生不息的土地與房子就像生命一樣,必須好好守護、交給下一代。」Daganau認為這是魯凱族的傳統文化與想法,然而「永久屋」讓他們無法自在地運用房子與土地,甚至有可能面臨被拆除的危機,Kalrimadrau也因為感受到部落未來可能面臨的困境,因此選擇自焚的方式傳遞訴求。

「拆屋是小事,我們希望政府能夠針對永久屋空間進行更多合理的修法與改善。」Daganau強調,該事件並不會因為拆除工程結束就落幕,希望公部門能有所作為,回應原民的訴求與空間需求。語畢,Daganau不禁感嘆反問:「台灣有多少違建物?政府竟然針對原住民受災戶優先拆除?」他認為近十多年部落也配合政府盡心盡力發展經濟,如今相較於其他都會區違建,原民違建卻被針對,實在有失公平。

部落長老Kalrimadrau Redraedrame(盧啟村)在10/13抗議現場以「自焚」方式表達訴求,Daganau感嘆:「長老因為看到部落背後的危機,才做出『自焚』行動。」尤其Kalrimadrau也曾跟著部落族人四處陳情,希望能保留共享空間,也因為個性正直,因此更不能認同縣府的做法與態度。(照片出處:禮納里脫鞋子好茶部落)

永久屋不永久?   縣府重申可永久居住、學者批沒有解決基礎問題
面對該起事件的爭議與狀況,屏東縣府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表示,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的拆除工程是依據「永久屋基地違建拆除計畫」進行拆除,然而當公庫記者追問該項計畫可在哪裡找到?蔡回應該計畫的源頭是《建築法》與「違章建築管理辦法」。記者進一步追問該計畫內容目前是否沒有公開、無法看到?蔡回應:「對,是看不到的。」由於此項計畫攸關地方政府拆除永久屋違建等相關規範,如今卻無所公開,縣府相關法規的資訊透明狀況不禁令人起疑。

同時,公庫記者詢問縣府是否會進行關於民間與學界提出的「永久屋基地管理與發展辦法」制定相關法規?蔡文進表示目前先以地方法規為主,也就是優先修訂「屏東縣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原住民族聚落內住宅管理自治條例」,針對增加容積率與建蔽率的方向修法。對此,撒沙勒認為縣府並沒有正視問題的根源並進行通盤檢討。他感嘆,中央與地方政府應聽取學界與民間建議,針對永久屋進行通盤檢討,然而多年來政府充耳不聞,如今並無相關統一法源依據卻執行拆除工程,更令人匪夷所思。

除此之外,蔡文進也提到,由於已歷經風災十多年,今年初開始屏東縣府也著手推動「永久屋民宿」等相關申請,只要部落居民擁有永久屋的房屋管理權,並搭配「民宿管理辦法」相關規範,即可申請為合法民宿。蔡文進表示,年初開始縣府已到部落進行相關講座與宣導,公庫記者追問,截至目前為止是否已有相關申請案件?蔡表示據他所知,目前的申請狀況是「零」。

記者進一步追問是否原民有其他考量,才會導致政府的「永久屋民宿」施政方向無法如期推廣?蔡無奈表示政府已盡力釋出善意,並非沒有針對原民的需求進行考量。對此,撒沙勒痛批縣府一直以來都缺乏討論機制,若真要符合原民需求,應邀請當地人並辦理相關座談會等,真正瞭解當地的處境與狀況再執法。撒沙勒也不禁反問:「既然縣府都在思考永久屋民宿合法化的事情,到底為什麼要急著拆除共享空間?」

而面對「永久屋是否不永久」的疑惑與相關傳言,蔡文進重申,絕對非外界所言「永久屋只能住五十年」的狀況。他指出,一旦原民取得永久屋所有權,無論要使用幾年都不是問題。對此,撒沙勒也回應,永久屋最基本的問題就是「土地」屬於國有,原民僅擁有房屋所有權,且當時取得永久屋的原民必須與政府、捐贈機構簽署「三方合約」。

契約內容即指出,五十年後若國家針對土地另有其它需求,原民須配合相關規範。撒沙勒認為縣府並沒有解決基礎問題,目前永久屋已經邁入約第10年,未來一旦50年期限屆滿,永久屋土地與房屋等相關問題一定會再度爆發。而即便目前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已遭拆除,仍有遊客持續前往禮納里永久屋部落參與接待家庭等活動。

面對這起拆除風波,禮納里好茶部落永久屋居住正義自救會成員Daganau堅定地說:「不管再艱困我們也會渡過問題,試著讓永久屋取得合法與相關保障!」Daganau期盼事件過後,政府能更加落實關於永久屋的保障。電訪尾聲他也不忘熱情地對公庫記者說:「等你有空來禮納里走走,我們帶你認識魯凱族文化喔!」好茶部落經歷多次遷移後,終於在禮納里找到歸處,如今這些永久屋是不是能讓人安心的歸處?恐怕也有待商榷。

「拆屋是小事,我們希望政府能夠針對永久屋空間進行更多合理的修法與改善。」Daganau強調,該事件並不會因為拆除工程結束就落幕,希望公部門能有所作為,回應原民的訴求與空間需求。(照片來源:禮納里–脫鞋子的部落FaceBook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關於永久屋爭議,多年前民間已提出相關質疑……
2014.08.08  八八重建五週年   災民:政府挾風災滅原民文化

關於部落長老Kalrimadrau Redraedrame(盧啟村)的故事,推薦您看這一篇……
用自焚抗議政府無情   我的鄰居盧啟村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