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投稿, 政治, 文化

【投書】台東八仙洞開發拆老廟、開火鍋店?——記各種角力聚集的一場座談

文/劉佳蕙

遠遠的,黃吉村大哥看到我就開心的招手,三個月不見,前一陣子開刀後明顯的瘦了,但罵起不公義還是很直接,早上還清理了永安洞旁積水的水溝才來;賴師父因為關節炎無法下山,昨天清晨五點半打給黃吉村說:「你也不用接我去你家住了,反正我就這樣了,廟走到哪我就走到哪,等神像都搬走了我嘛免留在這」,黃吉村抱怨他脾氣很大咧,然後還是老樣子的載他去回診拿藥、排藥盒;楊阿水阿公最近忙著跑到另一間廟幫忙,只回應政府就決定拆廟了那就順其自然,也拒絕黃吉村的邀請。潮音洞主建築還沒有拆,在神主牌前的兩尊神像已經先搬走,所有神像都已經拍照列冊,之後會再陸續移動,三尊三寶佛文化處科長胡青松表示已申請到經費,可以不損毀而整尊移到黃吉村指定的廟宇。

105年11月26日,台東市「小城市大未來」平台,在藍色日出早餐店舉行了一場座談,聚集討論八仙洞的一群人,參加者有:黃大哥、黃大哥兒子、兒子的同學、最高洞乾元洞的上原阿伯、有考古與學術背景的青年阿儒和另外兩位同樣在考古圈內努力的情侶、覺得很奇怪怎麼都沒有人關心台東議題並認真紀錄座談實況要報告的兩位台東高中高一生、正準備揪團去八仙洞爬山直接認識八仙洞故事的台東大學南島語系所和英文系的兩位女生、關心拆遷議題的在地台東大哥,以及開場十分鐘後出現,台東縣政府文化處科長胡青松和他的科員。小小一場座談,各方代表都到齊了,廟方、官方、學術,與民眾。

首先由我開場,介紹與八仙洞的認識經過、八仙洞事件概況、大事紀,並播放peopo公民新聞「聽老師父說八仙洞故事─留住最後一間洞內廟」,再由黃大哥、上原阿伯接手分享,接著阿儒介紹人類學角度看待八仙洞,最後胡科長分享,然後綜合討論。

大事紀說明時,可看到92年以來,政府各單位採用不同的法律手段、名目,對廟方提出告訴及行政處份,在早期全由廟方提出上訴後駁回,法律支持廟方的權益。直到105年提出民事訴訟後,廟方則完全敗訴,直到現在幾乎已全拆除的命運。過程中政府處理的反覆與粗糙,從最初劃為國有地後告知只要繳付租金即供廟方使用、開放可購國有地卻又拒絕廟方申請,直到三四十年不聞問後,又突然索討土地的種種情況。

黃大哥說:「至少希望更多人可以看到政府的手段,也常常換了官員就換了作法,賴師父沒讀什麼書,也不知道當時可以申請什麼購地、留租約、怎麼爭取權益,現在想要留廟不得,八仙洞園區卻蓋了一間新的唰唰鍋專門店?我實在不懂。」說完不忘肯定胡科長已經很關心了,來過好幾次,希望明年先不要退休。對於我們詢問,可否想像若能留廟,希望是怎麼樣的共存方式?黃大哥很悲觀,罵完小老百姓就是沒錢關說,之前三仙台也曾有一間老廟,但跟政府對抗都沒用,最後還不是都拆,沒辦法想像留廟的可能。黃大哥對年輕的與會者苦笑叮囑著:「你們一定要好好讀書,多存錢,才不會吃虧。」

上原阿伯表情嚴肅、謹慎,沒有多說什麼,邀請分享時,只是反覆講著:「這裡是神明指示才有先民在這邊建廟的,八仙洞是因為有神靈才叫八仙,許多人們因信仰的精神力量聚集。今天也有很多人上山拜拜,把神都移走了,這邊還叫八仙洞嗎?想要修行的人又該怎麼辦?」公部門決意拆光所有廟宇的意志很清楚,此刻乾元洞是私人產權沒錯,而政府的徵收手段會是下一步。黃大哥說:「希望這些事曝光,也能有機會幫到黃上原啦!黃上原到現在下了山,都還是會幫賴師父買生活物資,有時候賴師父還會怪黃上原想買壞掉的東西害他哩!」上原阿伯笑一笑,揮揮手表示都只是小事。

阿儒穿了襯衫與正式服裝,認真做了投影片,介紹早期發現的長濱文化外,其實還有其他的早年遺址與人類生存紀錄存在,但是在八仙洞的考古進程,看到的卻是二、三十年以上的空白。阿儒說:「考古其實是一層一層相疊的概念,四萬年前的遺址,直到此刻的洞內廟,八仙洞這塊土地一直都有人居住,是否有可能,讓現世最了解八仙洞的在地居民,繼續照顧遺址,共同合作維護遺址,讓這塊土地的生命是持續活著、進展的。」

胡科長對於大事紀內容表示有8成是事實,但2成不對,但當下座談並沒有給予機會一一核對,也抱怨身為主持人的我只給予他20分鐘對等的分享時間,有些委屈。在分享中胡科長沒有再多提2成不對的內容,再度重申八仙洞的地質與考古價值,對於八仙洞的幾間洞內廟及成員姓名、現況也都蠻清楚,提到早年政府的種種法律手段是個錯誤,並沒有找到正確的訴訟名目,所以才會敗訴,但敗訴卻不等於認可廟方擁有八仙洞土地。我回應廟方其實沒有要霸佔土地的意思,只是洞內廟也是八仙洞居住史及文化的一環,難道沒有共存方案?

胡科長顯得為難,無法回應共存,表示「法律上政府就是已經贏了,但也是想好好協商,直到現在也沒有強拆,都是考慮一定要照顧好90幾歲的老師父,老師父也很老了你們知道…,只要在權限可能的範圍,能讓老師父住多久就會住多久。但是不要忘了,這可是國家很重要的遺址。」

我回應,老師父因為要拆遷,現在就已經住的很不安了,到底還能住多久卻無法打算;同時在談的,也不只是老師父老年安養的問題,洞內廟文化符合105年新修的文化資產保存法的「文化景觀」定義,潮音洞的未來仍有黃大哥可傳承,繼續照顧廟和土地。胡科長強調的八仙洞地質與遺址價值很高我們可以了解,但這些價值高,就足以犧牲掉少數人嗎?我們的國家,有沒有可能不需要犧牲少數人,也可以找到保護遺址也保護現有居民與文化意義的解決方案?他們此刻仍活著,是八仙洞的現世居民,是活著的文化,為什麼只能鏟平他們再重蓋新的?因為關心台灣這個土地,總是希望它更好,政府如果真的在乎想讓台灣建設更好,到底什麼價值要保護、怎麼保護,希望是一起去找這個答案。

胡科長仍沒有回應共存方案,討論後表示會回去找資源,開放民間單位來申請為老師父做口述歷史。全程參加的胡科長在最後跟我們拍照,尷尬的笑說還得回去跟長官報告有來參加座談了。

一位參與者舉手表示「在法律定為國家土地前,應該要保障本來的居民與廟方權益,但若法律已經定為國有地,則應該停止後來的廟宇再繼續使用國有地」。另外一位參與者問黃大哥,怎麼看待自己的家園潮音洞,在幾萬年前就開始有人居住的事情?黃大哥搔搔頭有些抱歉的說:「沒有想過應該要有什麼想法,我只想顧好生活,現在要照顧一個老的三個小的,有時都顧不好了。」

台東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大概15個人的小座談,有官員全程參與,在地台東人害羞公開發言,卻會在座談結束後沒人離開,私下繼續各自連結討論,而像黃大哥與上原阿伯一樣的居民,雖然多是持畏懼政府與無奈的態度,卻仍是出席、緊張的做著不熟悉的座談分享,也如黃大哥一樣,一面擔心與政府對抗的後果,一面還是土直的說:「又沒做虧心事!」而努力講出不平。

對於台東,我是一個他者,他者有他者的無知,也有他者的無畏,之後仍會持續關注八仙洞的發展,還有賴師父、黃吉村、上原阿伯、阿水阿公,他們過的好不好。也相信這些事、這些人、這些討論,正在擴散,四面八方能行動的可能,也正在準備。

拜訪日期:105年11月26日

補充資料
1.八仙洞遺址大事紀
2.座談當天影像紀錄
3.

unnamed-4

圖/作者提供。八仙洞國定遺址保護與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八仙洞遺址的保護與經營:規劃建議」論文(作者:臧振華)。只看到去除「不良」設施,沒看到有人活在其中的考古學術界。

了解八仙洞拆廟還地事件
【投書】另一個版本的佔地廟公──台東八仙洞開發外的那些人
【投書】請暫緩拆除 聽老師父說八仙洞故事

unnamed-2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