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 外稿, 環境

小英到蘭嶼  不能只是一場秀–達悟族人的現場觀察

圖 / 黃瑋隆

文 / si Manpang(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碩專班學生)

小英總統訪蘭嶼島,有些報導說這是小英的道歉行程,但實上總統府只是舉辦「總統訪視蘭嶼傾聽族人心聲暨蘭嶼自治及核廢座談會」。

這場座談在公所小小會議室舉行,但蘭嶼青年聯盟夥伴卻被阻擋在外。維安人員及公所人員以會議室空間有限為由,限制他們進入會議廳。會議室內,官府公部門排排坐,對照在在外頭淋大雨的族人,成了一個島二個世界。

小英來蘭嶼是要道歉嗎?道歉的對象是誰?公所?特定長老?部分機關代表人?而未受邀請的族人被拒門外,所以不是被道歉對象?!

趕到現場但未受邀的族人溫和周旋、見縫介入、淋雨陳請,使出各種可能與總統對話的方式,展現「漁獵」手法,最後終於將陳請訴求交到總統手中,說給總統聽。過程在友善過招與敵對防禦中,算是平安落幕。

13901574_1065676630147722_260909969802453675_n

事實上,小英總統五年來三次進出蘭嶼,是歷任總統中,與達悟族人面對面接觸最多的一位國家元首,就國家領導與人民對話的高度算誠意十足。然而,幕僚和地方行政官員粗糙的座談規劃工程,卻可能把總統和島民的關係大打折扣,可見幕僚並未充分揣摩到總統具高度民意和親民的風格。而賴坤成委員一個小提醒,聰明如小英,一下車並未直接進入鄉公所,而是步伐自若走向淋雨抗陳的民眾,當面傾聽族人聲音,並接過陳情書。

要談轉型正義,不要只是會說「準國與國」,或「夥伴關係對話」的空談,該如何落實更重要。事實上,座談會氛圍像極了村民大會,但最後回到落實面執行時,自治議題可能又回到原點繞圈圈,生活圈議題也可能打著經濟發展再創造另一更大的當代毀滅政策。而核廢料遷出與選址,更有可能在立法操作、政治角力,以及國防考量,而無法得到有效解決問題時,最後,再次以回饋金、補償金、賠償條款等,做為協商的安撫奶嘴。

不過,小英願意面對歷史上對蘭嶼人不公問題,並將其列為台灣歷史的一部分,令人欣慰。雖然並沒有提出遷出「核廢」時間表,但願意成立能釐清造成傷害的歷史調查小組,進而對話、溝通和理解。而有關蘭嶼自治議題,原民會夷將主委也報告將在9月公告辦法,並開始立法加速送立法。

達悟族生存的蘭嶼島,終究不是示範區,也非溫度計,更不是風向帶,在自治議題未得內部共識決之前,先把蘭嶼四個行政村落,回歸為獨立的六個部落,將IRATAY(漁人部落)、IVALINO(野銀部落),回歸到獨立行政部落,包含回歸傳統部落名稱如何在行政上落實,若無法得到有效回應﹐要再談更龐雜的自治議題,恐怕更是坑疤難行。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