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南鐵居民控內政部失職 要求撤回爭議鐵路東移地下化計畫

文/公庫記者張已亷

反台南鐵路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於昨(22)日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針對內政部於去年7、8月份舉辦的都市計畫專案小組審議會議結論提起行政訴訟,希望能撤銷內政部先前核定的台南鐵路地下化計畫、住宅區變更用地等行政處分。自救會方面表示,已整理出過去政府失職的對照表,將提供給司法單位,期盼藉由司法的幫助,讓過去在行政程序上有疑議的部分能夠重啟討論,還給被徵收財產的居民一個公道。

2016年7月2日,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因應民眾要求召開「擴大都市計畫專案小組審議會議」,但是討論會仍舊「各說各話」,政府與民眾之間並未達成共識,同月26日,南鐵東移案進入內政部都委大會,居民因不滿3分鐘的發言時間過短,遂在發言時戴口罩,以沈默抗議程序問題並杯葛會議程序。同年8月9日,內政部在未與有疑慮的居民達成共識的情況下,南鐵地下化的東移計畫通過都市計畫審議。而在今(17)年9月20日,南鐵東移地下化土地徵收案中的仁德區,已被排入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會議中,自救會長陳致曉痛批現任內政部長葉俊榮,「完全就是提著居民的人頭,去向賴清德邀功。」

反台南鐵路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長陳致曉

他重申多年來的抗爭訴求:「舉辦行政聽證會,有補償不代表可以浮濫徵收」,陳致曉表示,過去政府從未正視人民申請與自身相關計畫案公文的權力,在行政程序上也非常不尊重人民的聲音。他更批評時任臺南市長賴清德,2015年5月在台南市舉辦的「南鐵案都委會大會審議」上,警察任意將學者、居民抬出會場,阻礙人民的參與權利,賴清德卻冷眼旁觀,後續市府舉辦的公聽會也使用類似的方式間接阻擋了有異議居民發言的機會。陳致曉痛斥,如此打壓人民的做法,如同獨裁國家北韓。他希望能有有良心的法官做裁決,別讓司法成為行政的附庸,別讓台灣延續戒嚴體制。

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簡凱倫

居民委任的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簡凱倫指出,大法官曾在釋字709號739號中表明,政府執行土地徵收沒有辦理聽證是違憲的做法,而內政部也於去年通過「內政部舉行聽證作業要點」,但在南鐵的案子上,內政部並沒有實質作為,因此,今日居民正式提起行政訴訟,指控內政部於去年強行通過的行政處分。他強調,南鐵並非個案,訴訟除了要為居民爭取居住權利之外,也是要彰顯台灣行政機關長期以來漠視人民權利的現象,同時期盼能就此開啟土徵案件必須舉辦行政聽證的大門。

台大城鄉所學生吳昀慶

台大城鄉所主要研究台灣基礎建設問題的學生吳昀慶也到場聲援,他指出,台灣於1990年後在外交上失利,喪失國與國之間的借貸關係,國內基礎建設計畫因而出現財務危機,於2000年之後,政府為了解套,擬訂出將台北車站周邊土地劃設為特定專用區,導入私人資本進行開發,並將民間資金挪以補充交通建設不足的計畫,在這個案例後,台灣就此不斷衍生出類似的浮濫土地徵收問題,導致目前人民為了自我權力疲於奔命的現象。針對此案,吳昀慶認為,政府為了滿足自償率,而去不當地掠奪人民財物,此舉非常不公正,「國家機器怎麼能夠以剝奪人民財產的方式,來滿足自己政治利益的需求呢?」

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蔡易廷

同為自救會委任律師的蔡易廷也提出類似觀點表示,此案是政府為解決財政困難而衍伸的問題,2009年經建會提出的綜合計畫將原本徵收面積較少的0.89公頃提升至5.14公頃,希望透過擴大土地徵收面積,挹注鐵路地下化的開發經費,紓解財政壓力。他認為,此舉與專制政權查抄私人財產以維持政權穩固無異,縱使大法官於釋字732號提出反駁,台灣從北到南仍舊充滿類似爭議。蔡易廷表示,提起訴訟並非反對台南鐵路地下化,而是反對不當的徵收過程。

記者會後,兩位委任律師將行政起訴狀送繳至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內,完成正式提告的程序。陳致曉表示,除了這階段的司法救濟,未來也將提出釋憲,希望能終止人民繼續受到壓迫。

【了解必讀】我只想要平等對話–南鐵地下化專題整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