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社福, 身心障礙

【投書】沒配套的清空 人權?鬧劇?——行政院應安置龍發堂堂眾

圖/EARL258

文/劉麗茹(中華民國康復之友聯盟前副理事長)

如同王浩威醫師於民國89年2月1日見諸聯合副刊的文章《誰是施虐者》中所言「我們提供了醫療和健保,……卻忘了提供支持這些照顧者應有的社會福利政策。一旦沒有這樣的支持政策來讓家人充裕地照顧身心障礙者,任何家庭都可能崩潰的,也因為有這麼多的已經崩潰或將要崩潰的家庭,所以才有龍發堂這種不合時宜的存在」。十八年前的文章,現今看來仍令人噓唏喟嘆不已,因為精神病患後端的照護政策是漏洞處處,所以近年仍有家屬將家人送進龍發堂。

龍發堂爆發群聚感染事件,於去年12月中旬起各新聞媒體爭相披露,一時之間沸沸揚揚,如同過往的年代再度掀起討論。官方以非常罕見的魄力與執行力,於農曆年後清空龍發堂,大部份堂眾都由各地方縣市政府領回暫時安置於醫療機構。但是,很不幸地,家住基隆的一位女性精障者未能獲得無縫接軌的安置,返家數天即失蹤,後來陳屍於基隆某大樓頂樓,警方至今仍未緝獲兇手,為此波阿米巴痢疾感染事件再添一無辜的冤魂。

龍發堂事件的紛紛擾擾從去年七月發展至今,並未隨著新聞熱潮的消失而消失,當初官方所定的在精神醫療機構安置三個月的期限已經陸陸續續到期,接下來面臨的是這些堂眾未來的去處。專家學者頻頻呼籲,基於人道立場、回歸社會的世界潮流,家屬應該接納這些已疏離良久的家人,但我們認為應該去回溯,當初為何會把家人送去龍發堂?當初不得不送往龍發堂的原因,如今消失了嗎?數十年歲月流逝,五百多個龍發堂堂眾家庭樣貌早已改變,以我們所知的少數現況,有父母往生的、有有血緣的子女不曾見過親生父母的、有家人早已不知去向的。

倉促的清空行動,各地方政府沒有來自中央的奧援與承諾,沒有配套措施,一切且戰且走,倒楣承受的是地方縣市政府與各個醫療機構,然而,最最無辜的是已經全然習慣龍發堂的堂眾以及家屬們。當年,家屬籌措鉅款,身心俱疲的將家人送往龍發堂,獲得該堂一輩子照顧的承諾,現在因為爆發傳染性疾病的關係,再度被迫面臨當年的倉皇失措的窘境,叫他們情何以堪?

早先就有家屬被醫療機構催著繳家人住院費用,家屬備感無奈的原因是,「我的家人住在那兒好好的,政府硬逼著他離開強制去住院,現在卻跟我催收費用!」近日又傳出高雄市政府衛生局,行文給有安置堂眾的精神醫療機構,請各該機構逕行向龍發堂索討住院等照護費用,但依照龍發堂的思考邏輯,「我們是被迫無法繼續照顧,並非棄之不顧,來跟我要住院費用是哪招啊?」

圖:高市衛生局發文。

我們不得不說各精神醫療機構也是苦主,彷彿突然從天上掉下來一批個案,有些根本不是精神病患,有些是多重障礙,有些已經退化到幾乎無行為能力……。如前所述,三個月醫院安置期已到,如驚弓之鳥的家屬不敢簽字同意院方後續的處置,接下來的轉院、轉介安置將是另一場天大的折磨與挑戰!回想去年底事發之初,捍衛堂眾醫療人權的正義凜然,對照沒有配套措施的清空行動,像極了一齣荒腔走板的鬧劇,精神病患「人權」在這場鬧劇裡,成了草率行事的幌子。

誠然,龍發堂衛生環境令人搖頭嘆息,導致一連串不幸事件的發生,而其土法煉鋼的照顧模式,更難見容於現今精神醫療,兼之專業照顧人力闕如,遠遠不如合法的長照機構,幾十年來種種爭議不斷。但是,我們仍然要嚴厲的指控,這完完全全是因為政府長期以來怠惰執法所致!民國79年之後已經有精神衛生法,民國84年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已將慢性精神病患納入適用範圍。公部門從中央官員到地方官員,處理龍發堂的態度一直搖擺不定,時而同意合法、時而欲令其解散、時而欲輔導之……,以致其在爭議與衝突的縫隙中存在近五十個年頭。

如果龍發堂有罪,政府就是共犯、就是幫兇。回顧此一事件,歷來歷任主事官員的失職與失責、形同默認、默許其存在數十年的態度,著著實實是歷史共業,這是我們要求應該由行政院第二預備金,支應全數堂眾安置費用的原由。

圖/陳竹音(龍發堂眾家屬)

近日高升總統府秘書長的前高雄市長陳菊,曾於民國102年頒贈「澤被眾生」匾額給龍發堂,顯示當年的陳市長曾多所肯定其照顧社會邊緣人的付出,懇請陳秘書長也以澤被眾生的人道情懷,好生責成行政院以第二預備金安置龍發堂堂眾,平息這場史無前例的悲傷鬧劇。

延伸閱讀:
【投書】關於龍發堂:我們何嘗不愛我們的家人? 籲政府盡速修法涵納多元服務
切斷「感情鍊」 告別跨世紀的歷史悲劇「龍發堂」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