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燦爛時光會客室, 醫療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212集:醫院大火病床推不完 護病比合法不合理

整理/陳淑敏

8月13日衛福部立台北醫院護理之家大火造成14人死亡的重大事件,過去多起安養機構重大意外,也讓人重新檢討目前安養機構現況,是否有能力因應大型災害發生?

根據衛福部統計,過去六年來長照安養機構共發生四起火災,分別在台南新營醫院、新店樂活長照中心、桃園龍潭愛心老人長照中心與屏東南門護理之家。火災時間多發生於大半夜,失事原因也多直指人力不足。而今年甫發生大火的北醫護理之家,卻在7月剛通過評鑑,現行的評鑑方式與災難疏散訓練,也引起外界質疑只是紙上談兵?

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台灣基層護理工會發起人,也是現任理事的梁秀眉一起來暸解護理師勞動現況。

主持人:管中祥
來賓:台灣基層護理工會理事 梁秀眉

長照中心糾紛多照護受限 老人退化漸失行動能力

在台北醫院大火案件中,衛福部照護司不斷強調護理之家的護病比以及人力排班符合現行法規。

梁秀眉請大家試想,一張病床就要兩個人推,大火發生時真的疏散得完嗎?

第一時間外界討論聚焦在於人力不足,然而基護工會想強調的是不單單是人力,梁秀眉希望大家思考,現行的長照安養機構到底提供了什麼樣的照護服務?

梁秀眉從長照機構現況談起,「很多人都會問我,我的爸爸媽媽,到安養中心半年一年,就變得不能走了,退化了,後來就死了。他們都會很驚訝,老人身體還算硬朗,可是為什麼一到安養中心就退化得那麼快?」

梁秀眉自己是臨床指導老師,在教學現場也遇過不少坐在輪椅上的老人明明有行動能力,只能求助實習護理師讓他散步。該機構的護理師卻說,「他如果跌到了會被告,一天到晚只要跌倒就會吃上官司,安養中心怎麼夠賠?」

原來不少安養中心往往要求步態不穩的老人一律坐輪椅,看似保護的措施,長久下來不只限制了老人的行動能力,老人的雙腿逐步退化,能走變得不能走,可以想見一旦發生大型災難,一群行動不便的老人又要如何疏散逃跑?

梁秀眉說,「這就是悲劇,護理人員沒有辦法,一個床要兩個人推,我們根本不可能,五六十床在那麼短的時間(疏散)。」也凸顯了長期照護不足的結構問題。

管中祥也提及,這一兩年接觸在宅醫療團隊與長照機構現場,可以見到不少健康狀態的長者,但社會對銀髮族的想像往往只侷限在「照護老人」,卻忽略了如何讓長者活得健康、貢獻他們的智慧,進而讓長者與社會共生。

管中祥問到,在現行安養中心護理機構的配置現況又是如何呢?

梁秀眉提到,醫護界一直在強調「護病比」,台灣護病比平均是1:13居世界之冠,日本護病比則是1:7。梁秀眉強調「護病比」與「護床比」是不一樣的概念,但經常卻被搞混混用,醫療設施標準卻常常比照「護床比」。

過去衛福部主張護床比為1:3,卻忽略了一個病床全日涵蓋白天班、大夜班排班人力,等於一個病床間接需要三倍人力;護床比1:3實際上卻是護病1:10的人力需求。

醫療財團化人力資源管理 病患混科混床照護

梁秀眉認為,落入護床比、護病比是很危險的,儘管現行大型醫療機構護病比平均1:7,但不少護理師現場仍然覺得負荷不來。梁秀眉提出一個關鍵原因:「混科」

梁秀眉提到,「現在的醫療結構一直在進化,因為台灣是世界第一的廉價、品質好的國家,背後卻是我們人力不足,出現華麗的管理制度。」其中混科跟醫療設質標準隱藏很多可操作之處。明明是個婦產科病房,裡頭卻有癌症化療病人、骨折病人,一個病房裡面護理人員要照護來自完全不同科別的病人,護理人員無法專科照護,「因為現在不能空床,癌症病房有空床還是會讓人進來。」等於護理人員一次要照護來自不同科別的病人。

台灣護理人員的流失,一直沒有浮現在檯面上。梁秀眉指出,健保有總額給付,醫院經營困難,大型醫院醫療財團化後,醫護人員也落入人力資源管理邏輯,醫院為節省成本反而從醫護人力下手、從醫療設備節省成本。

甫過防災評鑑卻逃不過火海?
現行醫院都要準備大量的評鑑資料,因應衛福部的規定,然而為什麼台北醫院護理之家七月才過了防災評鑑,卻逃不過大火悲劇?

梁秀眉說,「如果你問護理人員關於評鑑這件事,幾乎我們都會告訴你,評鑑資料都是我們做的啊!許多都是灌水的。護理人員勞動條件這麼惡劣,評鑑讓我們loading更大,我們寫很多紀錄、寫很多paper,都是服務評鑑。」

「我們如果有一個小時,好好陪伴病人才是重要的,但我們那一小時卻不停用來作paper。」梁秀眉指出,所謂的消防演練經常淪為拍照跟書面作業,可以想見一旦發生大火,醫護人員勢必難以快速應對。

消防法規緊急疏散有問題?

北醫護理之家大火發生時,曾引發討論的救災不及的關鍵,在於起火點病房的門沒有關閉,進而造成火勢蔓延。

基護工會曾邀請台北市金華分隊消防員彭茂凱作防災演講,釐清醫院機構火災逃生的迷思。梁秀眉強調,「現行消防法規,護理人員根本做不到,消防法規要求疏散,我們怎麼可能推那麼多走不動的老人到外面去。」

梁秀眉引述消防員彭茂凱的說法,提出一個逃生核心關鍵,「關門,起火點把門關起來,火燒不出來,我們就有很多時間。」管中祥疑問,緊急情況下醫護人員又如何去判斷起火點?

梁秀眉強調,即便我們有時間判斷也都違法,因為消防演練往往強調「全面疏散」,也就是說,現行評鑑方向已出現問題、消防法規要求就有問題;管中祥說,在總總法規限制下,很多事情護理人員根本做不到。

基護工會也推出一系列的「醫院鬼故事」形容護理界的慘況,梁秀眉說,「很多學生夢到死掉的病人回頭找她質問『護士小姐為什麼不救我』,他們最後死都不願意再當護士。」

除了護理人員的勞動處境,梁秀眉強調護理人員也極大的心理壓力,「我們沒有成就感,甚至有可能害死病人,那是一輩子的心理陰影,他會記得病人死在我手上。是什麼讓台灣護病比1:13,是什麼讓醫院大混科,是什麼評鑑讓我們那麼忙?讓我們背一條人命。」

資深護理師斷層 護理師難團結

最後管中祥問道,在過去十幾二十年來,基層護理人員面臨最大的轉變是什麼?

梁秀眉提到,長期的人力流失,護理人員已經出現嚴重的斷層。「現在去醫院問,很多都是一兩年的新進護士。」甚至許多新進護士也背負著抗壓性不足的污名。

「我們那個年代是按部就班的做在職訓練,第一個禮拜環境介紹、第二個禮拜照顧一個病人,慢慢增加,第一個月白班熟悉之後,第二個月小夜,第三個月才大夜」梁秀眉認為,當資深護理人員出現嚴重斷層,導致後繼的新進護士無法受到完善的訓練,曾聽到到院一個月,就要直接上線照顧全組病人,梁秀眉說,「尤其現在越資深越更難活下來,護理長班排不出來,學姊很累罵小護士,護理界很難團結組工會這麼艱難,因為環境惡劣導致弱弱相殘。」

基層護理工會成立七年,梁秀眉認為這七年來還是太晚了,「護理界已經是溫水煮青蛙,而水已經滾了,現在的護理學生畢業面臨很尷尬的處境,他到了惡化的環境就會想要離職,別人只會認為是你個人的問題。」

基護工會這幾年也不斷推廣「護病合作」的觀念,醫療糾紛多,動輒被告,醫病關係緊張,但是醫療界勞動環境未獲改善,新手護理師沒有得到完整的培訓,護理師長期過勞,不慎發錯藥打錯針,回過頭來受害的還是病患。

管中祥最後總結道,「我們一部份要解決制度上的商品化模式,但在現實上,人們在面對一個服務/商品,經常忽略服務背後的剝削。這幾年公共服務業者走上街頭的頻率也越來越高,公共服務業的問題也是大家的問題,因為沒有好的勞動條件,就沒有好的專業服務,最後倒霉的是每一個公民。」

【相關報導】護理之家大火燒出人力問題 護師工會要求衛福部檢討護病比
【燦爛時光會客室】【八仙塵爆】基層護理人員做惡夢:怎麼救都救不完
【公庫電子報】誰來救即將倒下的醫護人員?∣ 公庫電子週報第十二期
【公庫議題整理】【512護師節】2012~2016護理師年年抗議,促正視血汗醫護!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