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投稿, 教育

【投書】「是人們工作建構了校園」——看見校園中的青年貧窮

文/陳炳權

青年貧窮早已不是個學術名詞,而是一種常態且普遍的校園生活狀態。低薪、高風險、高開銷與高工時。1低2高的情況,使得多數青年於校園中「窮忙」。違背校園工作的原始目標:「減少青年工讀時間與壓力,來提升教學與研究品質」,而開始導向失衡的市場邏輯機制。

低薪現況在校園中相當普遍。以本校(台師大)為例,全職行政助理、兼任研究助理與部分校內兼職行政助理,均以最低薪資級距來計算薪資。這樣低薪的情況,無助於學子專心於學業與研究上。真正要維持生活,依然需要從校外尋求薪水更優渥的工作。

這種管理式作風也產生出高風險與高工時的窮忙情況。高風險有許多徵兆,例如自前年學習型與勞僱型兼任助理分流原則上路至今,依然台師大與政大仍無開放與制定校內勞僱型教學助理制度,導致一群名為「徒弟」、「強制自願的學習型助理」失去國家保險的支援。此外校內的年輕教師只能以「專案助理教授」、「兼任教授」等名義聘用,甚至台師大行政主管會報中,校方為省勞健保開支,建議各系所寒暑假停止給薪,使得充滿不穩定性的工作更添風險與變數。

高工時對於學生而言,則與低薪相輔相成,在低薪前提下,為賺取足夠生活薪水,使得自己花費更多時間於工作上。而校內工作中,更在低薪前提下,部分學校以「避免低薪高保」為目標,強迫各單位用人須超過73小時,來達到勞保最低級距,變相提高校園工作者的工作時數。年輕教師端亦是難為,高數目門檻的SCI論文、限期升等及教師評鑑,操得所有新進教授只能咬緊牙關往前衝,當然,這些都是工作「義務」,也不可能為此加薪。

更令人頹喪得是,近幾年的市場化腳步,校地外包給各廠商,美其名增加生活便利性,實則間接導致校園生活圈的物價上漲。同樣地,當校地建設轉以承租為主要目的後,也影響學生住宿的可能性。最後的尾刀更是砍在學費這個破口上,當學生無法明確知道也無法明確監督學費資金流向,我們卻面臨學費調漲未來。例如,台師大如溫水煮青蛙般先從延畢生下手,調漲學雜費。高開銷使得校園中的青年貧窮更加嚴峻。

更加殘忍的是,現今社會條件,工作者間的不平等也依然失衡。窮學生無法棄生活於不顧、研究生也多不敢反抗師生權力不對等、青年教師更是無力對抗系所學院的組織壓力,使得市場邏輯的許多對於自由決定的想像都於實務不相符,工作者只能默默忍受這般窮苦的工作環境。

但,當真沒救嗎?我們也可從不同工作場域由建立工會到執行更好的制度看到,組織、討論新的想像、建立更好的制度並實行,如同我們於近代科學訓練一般,一步步團結起來,參與改善,我們才有可能擺脫這般青年貧窮的窘境。是人們的工作,建構了這個校園。

必看整理:「學習型助理」在吵什麼? 話說學生蛋洗教育部之前…

燦爛時光會客室焦點回顧:

【燦爛時光會客室】師大全面取消TA 學生工讀變深度學習?
【燦爛時光會客室】大學校長蓄奴?校內兼任助理不是勞工?

延伸閱讀:

不滿教育部「假學習,真勞動」魚目混珠 高教工會要勞動部硬起來
大學像是狡詐的資方
教師聲援助理納保 高教工會籲教育部擴充高教經費
【懶人包】兼任助理納保被忽略的真相!不可不知!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