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

樂生自救會抗議陸橋方案 捷運局官員:加速趕工就沒事了

文/公庫記者張心華

12月16日,樂生保留自救會及青年樂生聯盟齊聚捷運新莊機廠工區前,要求「陸橋案」立即停工,同時呼籲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針對「大平台案」儘速召開協調會,強調該案才能真正符合樂生院民需求。

去年(2016)12月,國家發展委員會召開樂生療養院重建協調會議,由國發會副主委曾旭正主持,當樂生院入口將「朝向大平台案研議」。樂生保留自救會及青年樂生聯盟為了實現重建心願,這一年來積極奔走,4月時向社會集資刊登報紙頭版廣告、號召民眾遊行、並在凱道上搭起「大平台」模型,呼籲行政院盡速拍板大平台案。(公庫報導)8月時也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連署,超過5千人響應。

然而2017年即將進入尾聲,樂生院民提出的「大平台案」不僅沒有進展,官方版的「陸橋案」卻早已動工,無視院民需求。10月5日,樂生保留自救會和樂青突襲捷運新莊機廠工地,抗議政府和臺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未與院民協商就施工,要求「陸橋案」立即停工。(公庫報導

「已經被騙12年了。」樂生保留自救會會長藍彩雲感嘆,原本說要按樂生院原貌重建入口,但都無影,反而是要蓋電梯給院民走,「我們是要怎麼走?」去年參與國發會協調會的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表示,協調會中提到,只要新莊機廠減軌1~3條,就可以採大平台方案回復樂生原貌。李添培說,樂生院是世界文化遺產潛力點,如果蓋起電梯陸橋,連帶院民權益和景色等等都會跟著不見、被破壞,李添培認為,這樣的政策完全就是歧視和偏見,非常不人道。

聲援者們手持膠槌,高喊「拆橋救樂生,減軌還尊嚴」,由院民茆萬枝帶頭敲毀紙製的陸橋模型、「謊言之橋」後,眾人把模型殘骸丟進機廠工區內,隨後眾人步行至工區出入口、也是以前樂生院的大門口,將「不義遺址」碑牌頒給政府,邊呼口號邊把膠槌重重敲在圍籬鐵門上,宣誓「拆橋決心」。

樂青林秀芃表示,過去院民可以從這裡沿著緩坡回到他們的家園,如今已是新莊機廠工程區,要求蔡英文政府如果要談轉型正義,就從樂生院民開始做起,不要再以謊言欺騙。林秀芃更呼籲政務委員、剛好也是十年前協調「530方案」(原地保留40棟、異地拆遷重組9棟)的吳澤成拿出良心,讓樂生院得以恢復舊貌。樂青李雨柔說,如果之後政府沒有任何回應或完整重建樂生的意願,不排除未來有更多的行動。

捷運局當天透過新聞稿表示,大平台方案評估可行性低,會持續與學者專家面對面進行溝通,讓大家了解問題所在。自救會則痛批,樂生院過去十多年抗爭,就是因為捷運局的「傲慢態度」而起。捷運局要「溝通」的對象應是院民,而不只是學者專家。因為施工所帶來的各種效應,如強制搬遷、山坡滑動等,都是當地院民在承受。

捷運局的「態度」不只展現在官方新聞稿上。警方為了這場行動派出大批警力,在新莊機廠工程區內外都有佈署。捷運工程局北區工程處副處長謝宇珩在院民、樂青結束行動、返回樂生院後,才從工區走出來跟警方致意,寒暄之際,謝宇珩對警方表示「我們加速趕工就沒事了。」

「大平台」方案即是在新莊中正路側進行土方回填,恢復完整的山坡樣貌。捷運列車則於下方通行,淨空軌道上方,以平台工法施作。捷運機廠的16條軌道只需減少5條,便可恢復樂生院的山坡景色,也能讓院民駕駛代步車自由出入。捷運局的「陸橋案」則是搭起三層樓高的陸橋,出入需靠電梯上下往返。樂青當天也出示樂生院民的連署書,數十位院民均希望能以大平台方案重建樂生院大門口。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