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大觀自救會找侯友宜商討原地安置 新北市府推給中央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元宵節難團圓!板橋大觀社區居民近年遭退輔會告拆屋還地,組大觀事件自救會持續抗爭。今天(19)居民提著燈籠前往新北市政府陳情,要求新北市長侯友宜選舉前面對大觀社區的迫遷爭議,放話「選上再說」,至今上任三個月應出面商討「原地安置方案」,協助召開協調會;以及將大觀社區範圍劃為浮洲都市計劃「社福設施用地」的新北市城鄉局,應主動修改都市計畫。

大觀事件自救會疾呼用地主管機關退輔會與新北市府都有責任,把燈籠與陳情書送給城鄉局。城鄉發展局計畫審議科科長方凱玲則回應,因為大觀社區所在土地之管理單位是退輔會,只願意配合退輔會,若主管機關就原地安置方案有需要辦理都市計畫變更,新北市府城鄉局會全力配合協助。

「即使主管機關是退輔會,新北市府不用管理土地上的人民嗎?」自救會成員唐佐欣回應,退輔會與城鄉局是主要訴求的兩機關,若新北市府無所作為、將責任都推給中央退輔會,不排除用更激烈手段抗爭。

大觀居民若迫遷沒「厚日子」過 要求市長侯友宜出面

大觀事件自救會表示,去年(2018)7月開始向當時兩位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及蘇貞昌寄送「大觀社區原地安置報告書」(相關報導),呼籲兩市長候選人應承諾當選後修改板橋浮洲都市計畫,與中央退輔會促成原地安置協調會、學者專家會議等,保障居民的居住權。

自救會成員唐佐欣表示,退輔會只提供一種「社會住宅包租代管」安置方案,位於府中捷運站附近的社會住宅期限三年、租金平均一人8300元,對於大觀社區裡多數中高齡長輩,從事看護、清潔工等低薪工作,根本負擔不起,「這樣怎麼叫安置?」她批評退輔是在卸責、拖延迫遷期程,租約三年後還是讓居民自生自滅。

自救會主張,新北市府在2002年制定、2014年通盤檢討的「板橋(浮洲地區)都市計劃」,城鄉局沒有顧慮到大觀社區是非列管眷村,多為居住超過60年的歷史聚落,卻在都市計畫裡將此地劃作社福設施用地,沒有考慮到居民當年不得以住在這裡、無法搬遷的居住事實。

圖片來源:大觀事件自救會

「人家是開心提燈籠過節,我們是提燈籠來抗議。」居民陶建忠提到,民國40幾年國民黨政府容許人民以租約在此住下,如今卻狀告百姓不當得利,使得許多大觀社區的子女就學時就被告,畢業後領基本薪資也要被扣錢。

因此自救會認為,居民不是惡意侵占戶,不能粗暴強拆,才提出原地安置方案,以三鶯部落承租國有地為前例,讓大觀居民以原地承租的方式,向政府以租期較長、居民可以負擔得起的租金,是合理、保障居住權且具公益性的方案承租。

居民黃婉妮說:「我家就要被拆了,為什麼退輔會榮家長官還在現場對我們蒐證拍照?」居民黃婉妮氣憤表示,大觀社區不只是中央的事,地方也要負起責任「因為我們是新北市民」;對於退輔會的包租代管安置方案,她質疑三年後居民要去哪裡?是不是一再上演迫遷?

北上打拼、居住大觀社區30幾年的林燕玉說:「為什麼侯友宜選上了卻對我們不聞不問?」唐佐欣回顧,選舉期間自救會不斷向侯友宜陳情,甚至在新莊掃街拜票時近距離遞送陳情書,侯友宜「只會傻笑比耶」,以為大觀居民是支持者,被黨工暴力排除。在選前之夜近距離找侯友宜要求承諾修改都市計畫,現場的優勢警力卻以騷擾候選人為由逮捕自救會民眾,「打壓言論自由,沒有要處理迫遷危機!」

新北市府不主動修改都市計畫 推給主管機關

自救會訴求,新北市府城鄉局應主動修改浮洲都市計畫,與退輔會為現有居民共擬原地安置方案,而不是將大觀社區剷除後做空地。新北市府城鄉發展局計畫審議科科長方凱玲出面回應,因為大觀社區土地是國有土地,管理單位是退輔會,只願意配合退輔會從旁協助。

自救會成員鄭宇焱質疑,畫為社福用地是城鄉局畫設的,城鄉局是可以另提變更都市計畫,將之調整為可居住的狀況,再提出到都委會變更審理。過往審議會議紀錄中,城鄉局對於規劃使用土地也有很大權責,「不要拿主管機關退輔會推卸責任」。由於城鄉局不願承諾主動修改計畫,自救會表示將持續針對地方及中央抗爭。

相關報導:
2018.05.05 李文忠失言嗆居民「這不是你家」 大觀社區協調會爆衝突
2017.09.26 對安置方案仍有疑慮 大觀居民盼各戶困境被重視

公庫專題:
同鄉的異鄉人 ─ 大觀社區迫遷案專題報導
其一:面對政府執行拆遷 連土地公也無能為力
其二:法律與人權相抵觸 迫遷烽火不斷的關鍵
後記:下次見到你,會是什麼時候?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