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司法

感謝大家鬥腳手!鄭性澤獲平反 邱和順、謝志宏仍待援

圖 / 甘岱民提供

文/公庫特約記者 趙宥寧

15年前遭控持槍殺警的鄭性澤,歷經死刑的冤錯審判,終在今年11月中無罪定讞。昨(2)晚在台北寧夏夜市舉行「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晚會,除了向各界聲援朋友致謝,也帶著被關押10640天的死刑冤犯邱和順,以及6367天的謝志宏人形立牌到場,盼各界馳援。

3年前,鄭性澤救援大隊帶著灰白的「阿澤人形立牌」到寧夏夜市向各界求援,如今鄭性澤真人現身,更擺出阿澤手繪明信片,還原阿澤在案發前的那段「彈珠台」夜市人生。

多位鄭案救援人士,如人權作家張娟芬、政委羅秉成、立委尤美女、監察委員李復甸等人皆到場支持,剛拿下兩座金馬獎的音樂人林生祥也蒞臨開唱,給予社會一個溫暖反饋。

廣播主持人馬世芳寧於2014年參加「鄭性澤平反大隊」在夏夜市舉辦「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活動,聲援鄭性澤。

一個疑惑,開啟了鄭性澤的救援之路….

回顧救援鄭性澤的原點,起於人權作家張娟芬2009年翻閱台灣44件死刑案的一個疑問。張娟芬說,當時翻閱鄭案總覺得納悶,「到底判他有罪的證據是什麼?ㄟ~奇怪,我就找不到!」員警蘇憲丕身中三槍,雖然殺警的「制式」兇槍有找到,但手槍上頭卻沒有鄭姓澤的指紋,唯獨鄭性澤的自白中,曾提到有用「改造」手槍開兩槍。然而這樣的自白,雖與事實充滿互斥矛盾,卻成為此案最重要的證據,甚至讓鄭性澤在2006年5月25日被最高檢判處死刑定讞,生命隨時可能一聲令下而喊卡。

張娟芬帶著疑惑找到鄭案律師團羅秉成,這次的遇見,成為了鄭案平反的起點。直到今年10月26日,法院判決鄭性澤是「真實無辜」,認定槍手另有其人,審理庭中的證據也很紮實,更傳喚當時在KTV包廂內的目擊證人出庭,案發當時坐在鄭性澤身旁的兩人都說,槍戰發生時,三人像夾心餅乾一樣,鄭性澤被壓著中間。此外,鑑定人也做了現場重建,進而推翻了既有「有罪判決」,在冤錯人15年後,司法終於願意承認錯誤,還鄭性澤清白。

司法判死很嚴謹?那你還太傻太天真

張娟芬感嘆地說,其實冤案救援都是這樣,等到真相大白的時候,我們才會恍然大悟「怎麼這麼離譜!」。可是這些年的研究下來,她說,「我們都幻想說,死刑這麼嚴重,一定是用最嚴謹的程序,可是實際上不是」,鄭案甚至沒有現場蒐證錄影帶,也沒有兇槍的現場照片,可見警方一開始就破壞了現場狀況。

歷經多次更審、非常上訴與再審,和15年被司法冤錯的人生,鄭性澤終於11月20日無罪確定。張娟芬呼籲,「法律平反已經完成了,可是社會平反應該要開始」她接著說,國家應該用國家的方式補償,社會也可以展現熱情來支持鄭性澤,給他一個溫暖安慰,擁抱他的回歸。

感謝大家鬥腳手!羅秉成來寧夏夜市還願

鄭案律師團、現為行政院政務委員的羅秉成感性表示,今天出席是來還願的,他說,3年前開始聲援鄭性澤時,也同在寧夏夜市舉辦晚會,當時曾許下鄭性澤也能重返此地感謝大家的願望,如今鄭性澤獲得平反,羅秉成肯定地說,「這是咱台灣人ㄟ驕傲」。

羅秉成說,法官不是神,也同樣會犯錯,但是法官犯的錯可能要別人的性命,「這是有死刑制度的國家無可避免的,也是我反死刑的原因之一」。而鄭性澤能重獲自由,是「大家來鬥腳手(幫忙)!」,3年前曾說,制度沒翻身、司法沒辦法信賴,路人都有可能變成被告,沒有人是局外人,被人冤枉加減都會,當然要關心。不過,「路人也可以變貴人」,無辜的人不孤單!

邱和順、謝志宏在路上 冤案仍需社會關心

但冤案平反並不會在鄭性澤後停止,謝志宏、邱和順還在等待。對於司法改革的期盼,羅秉成說,自己走入體制要推進司法改革,希望司法安全一點,沒人被冤望才是安全,才能好好生活。我們的司法沒那麼弱,但如果還是存在死刑,「那就不是弱,是害。」羅秉成說,我們都必須更加小心、謹慎,疼惜人命。

除了鄭案律師團與民間團體持續與司法抗衡,2014年3月,監察委員李復甸也提出鄭性澤案的調查報告,認為鄭性澤殺警案偵辦過程有重大違法瑕疵,要求法務部轉請最高檢提出非常上訴及再審。當時立院內也頻有動作,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就說,在檢察總長顏大和準備到立法院備詢時,提前預料到立委尤美女、鄭麗君(現任文化部長)可能會提問,因此幕僚提前備好鄭案資料,顏大和看完資料後也發現了鄭案的不合理處「兩階段殺人?這是在寫什麼東西?」

不過,後來雖由顏大和為鄭提請了非常上訴,卻被最高法院反駁,最高院認為,歷審法院已將事實調查清楚,判決沒有違背法令。直到去年初,由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檢察署提出5項新事證聲請再審,這一連串的救援行動,才又重新看見一道光。而鄭性澤也在同年5月2日下午,就鄭性澤被訴未經許可持有手槍罪及殺人等罪部分開始再審,並停止刑罰執行,鄭性澤獲釋,5231天鐵牢的禁錮,暫且畫下休止符。

監察院不是蚊子院!是人權迫害的最後一道防線

「當一個人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訴苦時,監察院就是最後一個。」監察委員李復甸提出監察院在人權議題的重要性。他說,很多人認為監察院是蚊子院,但邱和順、鄭性澤、徐自強案後,若維護人權的政府機關被廢止,那這幾條人命是救不回來的!

李復甸也說,仍有許多案件需要各界觀照,舉凡邱和順,或是遭控涉嫌后豐大橋命案,各被判處10年以上重刑的洪世緯和王淇政。李復甸強調,這些案件清清楚楚地是樁冤案,卻有著不合理的判決。不過,他也肯認司法想把事情搞好,「但每個人都有極限,這些我們需要突破的極限,就是要靠制度性的救助」,期盼能獲更多人的支持。

近期冤獄平反協會準備推出「無辜者計畫」,聲援所有被司法冤錯的人。立委尤美女表示,過去《刑事訴訟法》講求要為被告辯護,但事實上,應該是要讓整個社會,不會因為司法,而讓一個人成為無辜者成為受害者。她也肯認台灣司法有在進步,呼籲大家仍要一起努力。

【延伸閱讀】
【投書】從「鄭性澤開啟再審案」看其他死刑爭議案
鄭性澤案雖平反 體制弊端和污名化問題仍待解
15年冤錯路!司法終還死囚鄭性澤清白 獲判無罪
鄭性澤夜市人生 司改團體擺攤訴冤 盼平反冤獄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