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移民/工

矽卡違建宿舍火災燒死6移工 死者家屬追究桃市府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去(2017)年12月14日位於桃園市蘆竹區的汽車用品商矽卡公司,其做為越南移工宿舍的鐵皮違建發生大火,造成6名年僅20多歲的越南移工死亡、5名移工受傷,是台灣歷年來死傷最慘重的移工宿舍火災。

昨(3)天下午是6位死亡移工的聯合公祭,其中一名死者阮文薦的哥哥,不願隨意和解,在新竹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及工傷協會的協助下,他們在公祭前先前往桃園市政府前召開記者會,要求桃園市政府應協助死者家屬釐清事故真相,認定職業災害,並應責成桃市府勞動局勞動檢查處、建築管理處及消防局,持續追蹤處理矽卡公司違建火災的職災勞工,還給移工應有權益。

勞團更極力呼籲,從本案開始積極處理改善桃園移工宿舍違建問題。警方在現場對記者會群眾舉牌警告違法。

違建惡火一再複製 移工職災不被重視

矽卡公司在工廠對面搭建120坪的鐵皮屋,兼做倉庫及移工宿舍。有12位越南移工住在違建二樓,由木板隔間,一樓堆滿隔熱紙材料等易燃物品,導致火災發生時移工無法逃生。整棟違建曾在去年8月時未通過消防安檢,隨即改善通過。

左圖是矽卡違建宿舍一樓,堆放大量易燃物品,右圖是上二樓移工宿舍的入口。

右圖是矽卡違建一樓通往二樓的通道樓梯,左圖是二樓木板隔間宿舍。

6名死者之一的阮文薦僅有20歲,同在台灣工作的哥哥阮文忠手持火災新聞報導現身說法。阮文忠說,年輕的弟弟因火災身亡是很冤枉的,對家人來說是沉痛的損失。「每當我提到弟弟名字,父母就哭個不停。」他重申,要求桃市府徹底調查矽卡公司的「殺人行為」,因為就是違法違建,讓弟弟與同事發生職災,沒有地方逃生。「要求中央及地方政府賠償我們家庭沉大的損失,要求桃市府徹查現在桃園所有的移工宿舍。」

死者阮文薦的哥哥阮文忠

協助家屬的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社工賴毓棻表示,全台約有67萬移工,由於台灣政策對移工的不公平,導致移工不管是勞動條件還是居住品質,完全堪憂。

勞動檢查處在本案發生當下時曾對媒體表示,6名外籍移工因大火命喪違法員工宿舍,不過當時這11位外籍移工都是在宿舍內休息,地點不是工作場所,也沒有提供勞務服務,想要符合職業災害補償給付標準恐怕「有難度」,疑有撇清火災喪生之移工並非職業災害的嫌疑。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社工員邱怡嘉質疑,火災發生前三週,11月時勞動局有派員檢查矽卡公司,「勞動局不知道是違建嗎?知道的話是不是包庇?不知道的話,難道是資方遞交的資料有偽造文書嫌疑?」民團要求勞動局應提供訪視結果,至少讓家屬知道真相。

桃市府勞動局則回應,勞動檢查之主要檢查範圍為勞工的工作場所,本案宿舍位於廠區外,故為勞動檢查範圍之外。後續並加強與建管、消防單位的聯繫與系統勾稽。案發後一週,勞動檢查處也已認定本案為職業災害並送勞動部核備。

賴毓棻說,亡者家屬及5位受傷的移工在案發後背負極大的壓力,沒人知道他們是否領到應有的職災補償、良好的醫療照顧?甚至在移工不知道自己的權益下,是否被仲介壓力所迫、簽下和解書,待回國後是由每個職災勞工的家庭所承擔。

矽卡違建宿舍惡火,6名年輕越南移工喪命,聯合告別式照片。圖片來源: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移工扣膳宿費 並不保證居住安全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社工員邱怡嘉表示,桃園是非常仰賴勞動力的城市,市民身邊都有一兩棟移工宿舍,大家都不希望違建成為城市中的不定時炸彈。「移工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賣命!如果政府無法提供移工安全住宿環境,憑什麼引進勞動力?」

邱怡嘉提到,每個受聘雇外國人在台灣工作,依法可扣除2000-5000元的膳宿費,既然有消費,為何沒有好好把關移工的住宿品質?「移工不是要求吃好住好,但是連基本生命安全問題,主管機關跟雇主都無法把關?」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社工員邱怡嘉

邱怡嘉說明,所有的移工生活管理辦法都規範在《雇主聘僱外國人許可及管理辦法》裡。當雇主委任仲介辦理移工來台工作,仲介替雇主向勞動部申請聘雇許可,必須要遞交「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經勞動部核可後發給聘僱許可。外國人入境應由地方政府定期進行「生活訪視」,檢查是否與「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相符合。


移工宿舍的設備規定則是依據「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裁量基準」,包括宿舍不得作為工作場所、不得儲放爆料性、大量易燃性物質的場所。不得發散安全衛生上有害氣體、蒸汽或粉塵 之作業場所。另外,通道至少1.2公尺、通道及消防設施,均應以外國人易懂之文字標示,並標明緊急事故時之疏散方向,以及是否整齊、清潔等項目。

民間團體要求桃園市政府應就本案成立專責單位,並針對桃園所有的移工宿舍全面徹查,嚴格追蹤其膳宿條件,向市民公布調查報告。在移工入國前應確認宿舍安全無虞,否則不可以核發給雇主聘僱許可。

本勞外勞同命不同價

工傷協會理事長林淑真表示,桃園市長鄭文燦目前民調第一,但是桃園市卻一再發生惡火死傷悲劇。3年前發生新屋大火,造成6個消防員因公殉職,當時市府派駐人力協助家屬,各界弔喪慰問,並補償千萬撫恤金,至今仍未就此事道歉與釐清真相。然而3年後發生矽卡違建宿舍大火,造成6名越南移工死亡,其中5名家屬在資訊不對等狀況下,簽和解領180萬慰問金,剩一名家屬要求真相。林淑真問:「國家需要外勞勞動力,他們客死他鄉,算不算因公殉職?為什麼勞工同命不同價?」

工傷協會專員賀光卍表示,「同命不同價」是本外勞在職災上看到最慘痛的事情。外勞移工為台灣經濟犧牲生命,應同等看待。按照《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工作現場發生職災後,國家應派出「職業災害個管員」在第一線協助,協助職災勞工了解所有法令權益、賠償、醫療、工作權及喪葬事宜等,要有立即性協助。然而矽卡火災案後,移工至今都無人協助。「因此有5名家屬在資訊完全封閉底下,簽了不平等條約,拿180萬賠償走人。台灣是這樣踐踏人權的嗎?」

國際勞工協會莊舒晴表示,作為移工面對職災是非常困難的。在協會處理案件的經驗裡,通常移工在工廠或職場受傷,第一時間會被雇主或仲介送到醫院診所自行治療,根本不會被認定職災,甚至可能遭雇主仲介說這是移工自己受傷。而移工自己根本不知道可以申請職災,可能還要自己支付醫藥費。

然而,移工即便被認定職災,後續恐會面臨雇主與仲介強大的壓力,因為對雇主來說是沒有價值的勞動力,會被威脅領取很少的補償金或是遣返回國,根本沒有協商談判的空間。因此移工職災是比本勞有更高的處理門檻。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神父阮文雄表示,仍有教友在蘆竹區工作,跟他反映其公司宿舍也是違建,若發生火災,也會像矽卡案一樣發生不幸。「但是移工不敢講,說出來的話會被仲介刁難。」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神父阮文雄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新移民外勞服務中心的社工專員聶永莉則提到,以自己處理的經驗來說,移工來台後若因各種緣故死亡,經常發生在還沒釐清責任前,家屬被仲介通知來台後「什麼都不懂」,被仲介安排住宿事宜,簽署非雙語的文件,等到讓他們回國時,再向家屬說明條列喪葬費用等,都扣在賠償金裡,扣到賠償金所剩不多。

「有死者家屬在沒有釐清責任的狀況下,只領到15萬菲幣(台幣近9萬),最高只領到台幣3百萬,相較本勞死亡,至少賠償700萬。我們必須究責。」

工傷協會專員劉念雲說,在台移工因沒有政治權利,故沒有發言權。今天帶領沒有選票的越南移工挺身而出,就是要督促桃園市政府勞動局啟動該做的事情。「不只要來抗議,而是要來推動政策。」

本案進入司法程序 火災前的訪視結果不能公布

桃園市政府勞動局外勞事務科長張哲航出面接受陳情表示,矽卡的聘僱許可廢止與否,是中央勞動部權責。關於桃園區的外勞宿舍現況,勞動局已有做現況了解。

對於火災前、勞動局曾前往矽卡違建宿舍做訪視,訪視結果到底為何?張哲航說,勞動局有對環境衛生做查察工作,對於是否發現違建及檢查消防安全設備隻字不提。在民團追問下,張則回應:「本案已經進入檢調調查,無法回答。」詢問是否承諾公布訪視結果?張哲航不願回答。

民團詢問本案案發後,勞動局到底做了什麼?張哲航則說,事發隔天市府人員有去靈堂致意,並對死者家屬發放「小卡片」,雙語呈現單一窗口聯絡訊息,請家屬有任何問題可以主動來聯繫勞動局。

關於矽卡公司是否廢止聘僱?工傷協會專員劉念雲反駁張哲航,中央勞動部「天高皇帝遠」管這麼多各地企業的聘僱許可,靠的是各地方政府的勞動主管機關的生活訪視,來反映給中央雇主是否違反重大問題。

「中央是根據地方的報告才核發及廢止聘僱許可!桃市府勞動局到底怎麼認定矽卡是否廢止聘僱許可?」應是桃市府勞動局做出評量、把關與提出意見。張哲航仍表示,勞動局會將相關資料送到勞動部,若有違法反令的話,由中央裁決。」

5位死者家屬已用180萬低價和解,已提前離境。另外5位傷者,狀況不明,連勞動局也不知情。在民間團體的追究之下,桃市府勞動局今天在案發後21天才啟動職災個管系統,向矽卡職災勞工開說明會。

桃園市政府勞動局外勞事務科長張哲航(左)

桃市府勞動局今(4)天在案發後21天才啟動職災個管系統,向矽卡職災勞工開說明會。圖片來源:工傷協會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