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專題報導

我只想要平等對話–南鐵地下化專題整理

整理 / 公庫實習記者 楊政凱

2016年8月9日上午,在內政部營建署都市計劃委員大會中,決議通過「台南鐵路地下化」一案,土地遭到徵收的住戶以沈默表達抗議訴求,拒絕政府迫遷。會中,拆遷戶與聲援團體代表紛紛痛哭失聲。

當日下午三點半,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在內政部記者會上說明,臺南市政府準備充分,沒有疑議,不論是都市發展、地下水以及人民居住權問題,都有相當完善的因應對策,並說:「沒有迫遷、百分百保障居住權。」,是一個接近完美的計劃。(公庫報導

自2012年以來,受迫遷戶與政府在諸多爭點上僵持不下。都市發展與居住正義這一相互對立的情勢,成為檯面上的爭點。然而,住戶一直以來,想要的只是能與政府討論施作方式的機會,一個行政聽證的機會。

南鐵地下化由來已久  施工方法不止東移版本

台南鐵路地下化計劃始於1991年開始進行可行性研究,至1993年完成評估。在當時,主要目的是為了改善台南地區鐵路沿線所帶來的噪音、交通問題,並且希望透過此計劃,提升都市整體發展。在此規劃書中提及,將軌道東移方式施工以維持交通運輸,這便是最早的東移版本。

1996年,由台灣省政府交通部所完成的環境報告書中,提及土地徵收應以「對人民影響最小為優先考量」,因此建議在原有軌道下施作地下化工程。期間暫時「徵用土地」,在一旁建立臨時軌道用以維持交通,並在工程完成後拆除。若以這樣的方式,僅需要徵用0.23公頃的住宅用地,對居民影響較小。南鐵工程在1999年由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承接,之後延宕。

然而,在2007年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現國家發展委員會),評估鐵路地下化工程經費可能產生短缺,因此建議鐵工局透過此工程,將土地進行開發、活化以挹注短缺的經費。因此,臺南市政府便將原先原軌施作,興建臨時軌的徵用土地方式,該為徵收土地。(公庫報導

在2009年,行政院核定通過鐵工局提出的「綜合規劃報告」。將施作工法改為向東拓寬14公尺,並在徵收土地上興建地下化的永久軌道,不興建臨時軌,由此多出大量可開發土地。

14397905_1370933949585295_1791436361_n

南鐵地下化計劃有其發展脈絡(整理/廖元鈴)

政府規劃拆家園   居民看通知書才知道

都市計劃,成為南鐵地下化最有力的代名詞。在這個版本中,所需徵收的私人土地將從原先徵用的0.23公頃,暴增為5.14公頃。報告書也特別提及,開發完成後,估計將會有512億元的房地產價值。

計劃乍聽之下十分美好,問題在於徵收的土地上有許多世代居住在此的人民。而東移方案,影響戶數高達407戶,臺南市政府的「巧思」,對於居民來說是苦難的開始。2012年8月,當地住戶收到市政府將召開鐵路地下化的通知書,才知道自己的家要被徵收了,在此之前政府完全沒有進行協商。

家園就要被拆,事關重大,居民為爭取自身的土地權益組成「反臺南鐵路地下化東移自救會」,自始展開與臺南市政府的抗爭。自救會質疑政府徵收的正當性,雖然臺南市政府提出是為公共利益考量,而做出東移決定。

然而在最高行政法院96年度判字第1442號判決書中,載明土地徵收是窮盡法律手段、逼不得已的最終手段。自救會因此質疑市政府沒有考量「最終手段」的要件,然而南市府從未正面回應。(公庫報導

2013年開始,臺南市政府多次走訪拆遷戶,希望能與居民取得共識。但是當地居民透露,南市府的官員讓他們倍感壓力,僅詢問他們是否願意接受市府的安置方案,而不在公益性的爭點上做討論。居民質疑,安置方案對於住戶來說十分不友善,雖然提供優惠房價,但是對於許多年長者來說,幾百萬的貸款難以負擔。

%e7%84%a1%e9%a0%90%e8%ad%a6%e9%80%9a%e7%9f%a5

許多居民看到通知書才知道家園將要被拆

公共利益爭點未解決  政府居民衝突升高

為提供不同於東移施作的論述,求得討論空間。自救會成員參考1996年的台灣省政府的環境報告書,希望能夠跟政府進行協商,以證明並非只有軌道東移的施作方法,且原軌施作對居民影響也是最低。然而,南市府否定原軌施作的可能性,並強調受影響的拆遷戶會更多。政府說法自救會無法接受,雙方衝突隨之升高。(公庫報導

2013年初開始,台南市政府為解決爭點,陸續舉辦南鐵東移地下化說明會,然而在期間都無法取得共識。衝突在是年9月份舉辦的「台南市政府與拆遷戶溝通互動座談」中昇到高點。9月23日,第一場說明會,聲援此案的學生團體在說明會上與南市府發生衝突,舉牌抗議、下跪的舉動被市府人員認為在擾亂議會秩序。

在隔日(9/24)的第二場中,南市府以此為由,只接受沿線拆遷戶進入說明會,但居民認為他們需要外界的幫助,志願支援的律師、教授與學生代表卻無法在會場替他們發聲,質疑南市府是在分化拆遷戶。期間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教授王毓正提出,政府應舉辦具法律效果的行政聽證會之訴求。(公庫報導

%e8%a1%9d%e7%aa%81%e6%97%a5%e6%b7%b1

自救會持續抗議未果  南市府照跑行政程序

2014年4月7日,台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及相關單位舉辦「都市計畫公開展覽說明會」。會中南市府官員報告,為避免居民質疑圖利財團之嫌,因此計劃將原有軌道則規劃為公園用地,並建構綠園道。自救會不滿南市府沒有解決任何爭點,只是一昧地跑行政程序,同時駁斥媒體刊載不同意僅剩17戶一事。南市府都市發展局局長吳欣修對此表示卻無媒體採訪此事,會後政府與居民仍未達成共識。(公庫報導

然而,南市府不顧民眾反對,在4月9日第二次說明會中,逕自宣布本案無任何異議並且散會,引發雙方衝突。

2015年7月15日,自救會舉辦記者會,針對南市府的安置方案提出政府圖利建商的質疑並進行說明。自救會發言人陳致曉根據標案公文、建照等資料,質疑標案的建設公司富立建設牟取暴利。不論是容積率、獲利率接遠高於法定標準,政府徵收價格(6-8萬)與安置方案價格(10-17萬)更有落差,居民不得安居反而負債。至此,南市府的安置方案無法取得拆遷戶的認同。(公庫報導一報導二

隨後,南市府無視拆遷戶的反抗,將升級為都市計劃的南鐵案,一路送至中央機關內政部進行審議。

2015年12月2日,自救會轉向國民黨立委王育敏陳情並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南市府方面卻沒人到場,使自救會僅能與內政部、交通部官員各自陳述意見。會中,自救會成員以資料佐證提出,並非反對鐵路地下化,只是希望能與政府協商施工方案,至於行政聽證的要求,仍被內政部官員以委員會是合議制非個人能決定為由,拒絕給承諾。(公庫報導

%e7%84%a1%e5%9b%9e%e6%87%89

官員未正面回應行政聽證訴求

行政聽證只求協商討論   各政府機關仍迴避訴求

2016年1月27日,內政部營建署召開第二次專案小組會議。主席劉玉山請南市府就自救會提出公益性、必要性及施作工法等爭點做出回應,市府官員卻沒進行說明。另,都委會委員施鴻志認為自救會是來亂的,表態本案就是想讓臺南市長賴清德去做,不想背黑鍋,打算直接送向下一個審查階段。主席原先打算直接作結論,交付都市計劃委員會大會審議,但在自救會成員強烈抗議下,允諾召開第三次會議。(公庫報導

然而在4月15日第三次會議中,鐵工局與南市府頻以數據駁斥自救會的質疑,並拒絕回應行政聽證的訴求。隨後,主席劉玉山不顧雙方爭議未解,指示官方代表退席,並在沒有投票的情況下,自行宣布將本案送至都委大會審議。事到如今,南鐵地下化一案幾成定局。(公庫報導

2016年7月2日,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召開擴大專案會議,邀及南市府與自救會成員,完成「各說各話」的討論會。

2016年7月26日,本案順利進入都委大會。自救會前往營建署陳情,卻臨時被減少可陳情人數,同時限制僅有3分鐘發言時間。同時,花敬群表示讓民眾「陳情」,而非讓市府與拆遷戶辯論。由此,自救會表達不滿,以「程序問題」杯葛會議程序。花敬群宣布散會,卻在會後當拆遷戶詢問能否提供會議資料時,以粗口怒罵民眾。(公庫報導

2016年8月8日都委大會前夕,自救會成員協同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在行政院前集結。他們搜羅包含內政部長葉俊榮在內多位國內著名公法學者的著作,內容皆為談論正當法律程序的重要性。

他們在行政院前花上24小時,不間斷地朗讀這些內容,希望透過這個行動,能喚醒都委大會內心的良知。自救會發言人陳致曉,也提出在憲法釋字709號釋字739號中,都提及土地徵收案中,行政聽證會的必要性。(公庫報導

無可奈何,在8月9日南鐵地下化一案仍舊「順利」通過。

%e6%b2%89%e9%bb%98

內政部次長花敬群面對質疑沈默以對

行政院座談欲辯分明  無法律效力奈若何

2016年8月22日,行政院長林全邀請自救會代表徐世榮參與第三場「與社會各領域團體座談對話」會議。在會議中各團體代表可以發表意見,但有6分鐘限制,然而牽涉議題範圍甚廣,同時會議不具有任何的法律效力。(公庫報導

會中,徐世榮重提舉辦聽證會訴求,要求花敬群就南鐵地下化一案做出回應,花敬群認為先安置後拆遷就已經達到居住權的保障,無需舉辦聽證會。雙方爭執不下,同時花敬群批評徐世榮「價值觀錯亂」。

%e8%a9%b9%e9%a0%86%e8%b2%b4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提出聽證會可能性(圖為行政院開麥拉直播影片畫面)

於此同時,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介入協調,認為南鐵案茲事體大,影響範圍甚廣,應可在土地徵收審議階段「提出合理的聽證程序」,以求跳脫既有都市計劃。並認為最高行政法院曾作出判決,就算都市計劃通過,也不能擔保徵收的公益性。(行政院影片直播連結

然而,因為本次會議不具有法律效益,聽證會能否舉辦仍有變數。南鐵地下化爭議一案,時至今日仍舊沒能有個解套。自救會得到的始終是不同層級政府機關的閃躲。

土徵程序進行中 行政院駁回訴願 自救會力爭聽證

在社會壓力下,內政部於2016年9月19日宣布建立聽證制度,同年10月訂定並通過「內政部舉行聽證作業要點」。

自救會發言人陳致曉認為,聽證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聽證不只是讓民眾表達意見,更具備提前司法救濟的功能,包含交叉辯論、資訊取得、依證據做裁決等等。陳致曉強調,在聽證作業要點完成之前,應立即停止所有都市更新、都市重劃等相關案件行政程序,因為「政府砍向老百姓的刀並沒有停止」,等到作業要點完成後,召開聽證後才能繼續。(公庫報導

然而,台南鐵路地下化爭議未決,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卻在2017年3月15日舉行「南臺南站」預定地動工典禮,由交通部部長賀陳旦親自主持,臺南市長賴清德亦出席致詞。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等聲援團體則在場外抗議,直指土地徵收程序根本還沒完成,且有200多戶居民反對東移,動工典禮的目的是為了製造「南鐵東移案已開動」的假象,企圖瓦解抗爭者信心。(公庫報導

南鐵地下化都市計畫變更案闖關後,目前進入土地徵收程序,需用土地人、鐵工局舉辦多場公聽會,但被居民與自救會質疑只是為了跑程序。因為有許多土地所有權人並未收到公聽會的開會通知,且部分民眾的發言與後續書函所提的相關質疑也未被確實記載。(公庫報導

此外,自救會在2016年向行政院提起訴願,希望撤銷台南鐵路地下化案,行政院於2017年8月駁回訴願。訴願決定書的駁回理由主要依據台南市政府說法,像是已開過非常多的說明會、公聽會,讓民眾充分表達意見,認為無需舉辦聽證會。

2017年8月28日上午,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集結於行政院門口召開記者會,高喊「公聽動警力,爭議不回應」、「諸侯硬幹,中央擺爛」,抗議行政院強行通過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案,宛如台南市政府的「開發局」。(公庫報導

儘管內政部通過「內政部舉行聽證作業要點」,卻未針對南鐵案召開聽證會。陳致曉指出,近一年來,有許多土地徵收爭議案件的自救團體都希望能透過聽證會解決問題,「但是內政部完完全全拒絕,沒有任何一個案子要辦行政聽證。」,政府根本不會正面回應人民的質疑。自救會再次重申,土徵程序未完成之前,應立即停工,並召開聽證會。

延伸閱讀:沒有真相,難斷是非 陳致曉:南鐵案要行政聽證

點選下方圖片觀看完整內容

13909020_10207519977821158_6156471616670533316_o-2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