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勞工, 土徵, 教育, 都更

勞工、移民/工、教育、迫遷 2017秋鬥四大路線議題整理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公庫按:2017年秋鬥已在上週末落幕,公庫除報導當天現場外,也進一步整理各團體訴求,作為今年度四大領域的議題總整理。

社運界一年一度的誓師活動「秋鬥」遊行在11月12日改以記者會方式呈現,共分為勞工、移民/工、教育、迫遷四領域,召集人林子文解釋,當今政府極度右傾,讓人民共同遭受政商力量的壓迫,他希望秋鬥能集結遇上相同困境的議題,向社會發聲,而在各代表們說明訴求後,隊伍前往凱達格蘭大道,眾人把鐵鍊綁在身上象徵被外力禁錮,並將諷刺蔡英文競選時發起小額捐款活動的「小豬撲滿」丟向總統府抗議。

群眾朝總統府扔擲小豬撲滿。

勞團怒嗆 蔡政府六大勞工政策全跳票

行政院力推《勞基法》將鬆綁「七休一」,延長勞工的連續工作天數,元晶太陽能科技企業工會監事卓君亮對此批評,過去他在國定假日上班都能領到雙倍薪資,但去年政府為了推動「一例一休」而刪除七天國假,勞工已喪失加薪、補休等權益,如今「一例一休」上路仍未滿週年,《勞基法》卻要再度向資方傾斜,害科技業更血汗,而在七天國假刪除後,政府改以「休息日」名義新增的加班費也將一併消失。

除了修改工作天數、特休假規則外,草案中「經勞資雙方經協議後,可將工作間隔由十一小時縮為八小時」的休息新制同樣引起民間反彈,卓君亮認為,在台灣工會組織率過低的情況下,基層難以和雇主平起平坐,未來資方將更有合理說法迫使員工過勞,他直言「勞工根本不能說不,睡不好是你家的事。」

勞團成員說明抗議訴求。

而疑似遭高層刻意解僱的遠東航空企業工會,也派出代表說明各團體對《工會法》的不滿,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幹事魏豫綾便說,工會在3月成立後希望能和公司針對「飛行加給」進行協商,5月卻有17人因此遭解僱,接連出面抗爭後才取得復職,但9月遠航再度以「考績不佳」為由資遣近50名員工,其中包含數名工會成員,而發放「宿舍消防安檢未過」傳單提醒同事們住宿安全的工會理事長甚至被開除。

事件延燒後,遠航董事長張綱維親上火線指控工會製造混亂,脫口而出「如果知道誰是工會成員,可能早就資遣了。」等爭議發言,魏豫綾則回應「在勞資不對等的情況下,基層永遠會被打壓。」她呼籲政府必須正視此問題,若依現況進行修法,只是幫資方鬆綁控制勞工的條件。魏豫綾也建議,政府應放寬《工會法》中的工會成立條件,並參考歐美「產業民主」模式,立法保障「勞工董事」名額,由勞方推派代表加入董事會,監督公司財務和治理,避免高層用著內規、行政決策等說法抹去基層聲音。

登台代表們用鐵鍊綁住身體,象徵基層受壓迫。

近日和上述各案同時成為焦點的勞工事件還包含消防員人力議題,由於行政院長賴清德認為消防員協助民間捕蜂捉蛇「是做功德的事情」,引發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前往政院抗議,昨日消促會理事藍毓傑說明,全台消防員人力嚴重短缺,卻要在各地機關的要求下處理民間庶務,導致訓練和工作時間被壓縮。

藍毓傑嚴正表示,中央應裁示地方讓「消防員回歸專業」且補齊人力、提升裝備,才能減少火災造成的危害,甚至殉職憾事一再發生。此外,原任職於高雄市消防局的隊員徐國堯因參加勞工遊行遭解聘,以及同屬公務體系的台鐵產業工會發起「依法請假」抗議後多人被記申誡,藍毓傑直言,消防員或台鐵員工是受僱於政府的勞工,但「基層的問題不受重視,那賴清德怎麼能期待向企業喊話自律會有效?」

各團體不滿蔡英文競選總統時提出的六大勞工政策全面跳票,其中也包含「照顧遭受職災勞工」一項,協助RCA工殤受害者取得二審勝訴的工殤協會理事長林淑真便痛批「畫大餅可以充飢嗎?」並進一步要求政府訂立職災保險法,舉辦公開辯論會納入民間意見,她說,若勞工安全或碰上意外後無法得到妥善照顧,受害者將讓每一個家庭承受負擔,例如捷運潛水夫病事件中,有多名病患當下「潛水夫病」尚未發作,未獲得捷運公司認定為職災,只能自費進行長期治療,林淑真本人也曾在紡織廠工作時,左手遭捲入機器受傷,她希望「不要再有像我們一樣因為工作受傷的人出現。」

延伸閱讀:
政院拍板《勞基法》修正案 勞團千人怒吼:彈性個屁、轉戰立院
遠航資遣7工會成員 消滅工會、不甩法令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71集:缺人缺錢管好多 消防員捕蜂抓蛇為哪樁?
RCA工殤案二審判賠7.1億 過世勞工看不到判決結果

工殤協會理事長林淑真不滿蔡英文未落實競選承諾。

新南向政策大張旗鼓 移民/工仍遭不平等對待

至於移民/工議題,則以「平等」為核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許惟棟提出廢除仲介制度,改由政府直接引進,移工可自由轉換雇主、立法保障家務勞工、取消藍領勞工工作期限等訴求,今年8月一名越南工人阮國非遭警方連開九槍擊斃,起因便是他為了償還私人仲介費,不得已違反現行法律離開原雇主,去從事薪水更高的工作,才會成為「逃跑外勞」。

許惟棟說明,私人仲介收取高額費用,經常讓移工還沒賺到錢卻先負債,加上《就業服務法》第53條限制移工自由轉換雇主,遭剝削的工人無法決定工作環境,只能隱忍仲介和雇主的管制,而家務移工撐起台灣人不願負擔的照護漏洞,但目前由個別家庭聘僱的制度,導致看護工們工時過長,更容易被指派多餘雜務淪為「奴工」,應改由專業機構統一聘雇,再和本地照護人員輪流前往需要服務的家庭。

移民/工團體提出多項訴求,力求平等地位。

「政府看我們就像小偷,懷疑我們只是假結婚。」從泰國來台至今二十年的國際家庭互助協會成員楊怡君批評,目前包含泰國、印尼、越南等共21國的外籍配偶必須在入台前完成「境外面談」,合格者才能辦理手續,其餘國家則無此限制,而像楊怡君來台多年後,還要面臨《國籍法》第3條第4項規定,必須「無不良素行」才能歸化我國。

楊怡君指出,即使居留時間符合法定天數,已有謀生和中文能力,但「無不良素行」沒有任何認定標準,仍有不少東南亞移民會被承辦單位刁難。此外《國籍法》第9、19條也限制歸化者必須在一定時限內向母國撤銷自己的國籍,若往後因故遭台灣撤銷歸化,他們將因此成為「無國籍者」,楊怡君認為上述法條既對東南亞移民不公平,更讓所有歸化台灣的外國人困難重重。

東南亞新移民在台灣法律中遭受差別待遇。

來自柬埔寨的南洋台灣姊妹會成員李佩香也透露,未歸化的外籍配偶離婚後,難以再取得居留權和孩子團聚,甚至有人遭遇家暴後害怕失去居留權,不敢向外尋求協助,各團體將此稱為「家庭團聚權」,希望政府放寬目前主管居留申請資格的《出入國及移民法》第23、31條。

「明明拿到身分證就是台灣人,為什麼還有這些限制?」楊怡君進一步表示,各國移民都必須等歸化十年後,才能參選部分公職,讓她們難以從體制內改變困境,她呼籲政府修改上述各項法令,終止對東南亞移民的差別待遇。目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等團體也發起「移工模擬公投」,許惟棟表示,移工在台人數超過60萬,為社會提供底層勞動力,而和台灣人共存的東南亞移民/工們,都應得到參與討論、表決自身相關政策的權利。

延伸閱讀:
移工中警槍客死異鄉 家屬來台向監察院陳情
移工遊行要求廢私人仲介制度 反對長照市場化
「非公民」爭政治權利、勞動保障 移工公投正式開跑
外交部註記展主權?外配沒身分工作淪黑戶

記者會結束後,隊伍沿著中山南路前往總統府。

民團呼籲教育公共化 避免商業競爭犧牲師生

針對教育議題,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理事長張旭政直言,台灣高教、幼教領域的市場化問題越來越嚴重,蔡英文上台後力推「實驗教育」,實際上卻讓國民教育面臨資源競爭「分配給有錢人的資源越來越多,這是未來教育界的悲哀。」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成員謝毅弘則痛批,目前七成大學生就讀私立學校,但七成教育經費挹注在特定學校、學閥,例如過去教育部推出「五年500億」政策,便讓大學一昧「拼點數」換取補助,其受害者不分公立、私立,所有學生取得的教學資源都隨之減少。謝毅弘認為,民進黨無視現況,又加碼提出「高教深耕」計畫,將更多經費投注給少數人,會加劇惡性競爭,他呼籲教育部應增加常態型補助,提升教學品質,且調降大學學雜費,避免學子們負擔高額學貸。

學生代表出面痛批教育現況。

各團體希望政府遏止教育商業化的趨勢。

「從三年前倒閉的永達技術學院就能看到,董事會把教育當成私人企業,把經費從左手捐給右手。」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蘇子軒提到,目前因少子化影響,各界開始關注大學退場議題,不過在《私校法》或轉型、退場相關的條例中,皆未看到執政黨為此把關,形同縱容私校董事會手中的「公共校產」成為「私產」。蘇子軒說,在永達學院停辦時,董事們解聘教師、並把被迫中輟的學生交給官方安置,接著揚言將轉型為社福事業,如今歷經三年,既未看到永達董事會提出轉型計畫,期間校產甚至仍在持續支出。

蘇子軒強調,私校董事會組成單一,外界無法監督其運作,政府應立法設置公益、勞工、學生董事,若再有私校退場,必須把經費歸公納入中央經費,讓教育真正公共化。

而張旭政接著補充,台南市明年起將實施私立幼兒園收費比照公立,希望減輕家長支出,台北市也正研擬類似方案。但張旭政認為,真正對幼兒友善的教育環境,應是廣設公立幼兒園,中策則是增加非營利幼兒院,下策是確實監督私立業者的監督、控管,在當今私幼大多以營利為目的,把課程當成商品積極販售的風氣中,原先立意良善的補助,將助長商業化,擴大學童們的教育落差。

延伸閱讀:
權益受損必有我師焉? 大專院校兼任教師爭議公庫總整理
教育部玉山計畫恐惡化資源不均 學者退席抗議
管中祥專欄:「玉山計劃」只會讓台灣高教提早崩塌
永達停辦屆滿三年 億元校產怎清算? 高教工會呼籲教育部提時程表
《消失的永達師生》專題報導

從幼教到高教,各層級現場皆面臨商業競爭。

非正規住居和正規眷村 同受政府政策迫遷

行政院長賴清德自台南市升遷以來,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如影隨形多次前往行政院提高抗議層級,要求賴清德、主導工程的內政部長葉俊榮等人收回成案,並全面檢討土地政策,但南鐵東移案東區部份已在上週開完最後一場公聽會,土徵勢在必行,自救會會長陳致曉便痛批「通常人民知道計畫時,都已經開始執行了,公聽會和審議會都只是做做樣子。」

協助抗爭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也在Facebook上撰文,一名在內政部工作的學生跟他說,會議還沒結束之前,上級就要求他先寫好結論,可見官方缺乏溝通誠意,而徐世榮和陳致曉等人,多次在會議中抗議被抬出場外,或直接遭阻擋不得進入。陳致曉表示,現行的會議已淪為形式,官方只要補足行政程序,就能往下一階段前進,根本不必和反對方實質討論,他疾呼政府擬定開發和徵收計畫時,必須在第一階段就讓公民參與,審議階段則要召開「行政聽證」,讓官民雙方有個透明且公平的討論機制。

全台各地仍頻傳徵收、迫遷案。

現場出席單位包含板橋大觀社區自救會、眷改反迫遷聯盟、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等,各案情況不同,部份長達數年,近則年底即將面臨施工履勘,大觀社區居民黃炳勛說明,大觀住戶原是板橋「婦聯一村」的附設菜市場,過去眷村因颱風搬遷,原先向官方承租攤位的居民們就在政府默許下續住,形成「非正式住居」,後在經濟發展期間北上謀生的城鄉移民遷入,直到近年遭土地主管機關板橋榮民之家控告侵佔。

目前板橋榮家已向新北地院申請強制執行,預計年底會進行拆除前的履勘作業,雖然榮民之家上級機關退輔會一度提出要以「包租代管」協助安置居民,但此政策仍在研擬中,迫遷戶們無法得知其租金、地點、時程,更害怕在搬家前便先被拆除,因而拒絕接受。黃炳勛解釋,官方公佈的方案不符合居民需求,屢次前往陳情抗議也遭敷衍,甚至被反嗆「自救會態度惡劣」,其實他們只希望政府能承認「非正式住居」的存在,為此進行檢討,例如撤銷居民被判決侵佔國有地的罰鍰,暫緩目前的施工程序,直到雙方正式完成安置作業。

板橋大觀社區將在十二月面臨拆除前施工履勘。

此外《眷改條例》第22條規定,規劃改建之眷村,若原住戶有2/3以上同意改建,主管機關得註銷不同意者的居住憑證,這讓眷改反迫遷聯盟代表強調,在政府興建的正規眷村裡,同樣遭遇司法迫遷,他們抗議國防部透過榮眷過世後接收所有權、整併土地等方式對外向各機關換地,或以都市計畫增值,讓不願搬遷的住戶受害。

陳致曉形容,其實各反迫遷團體遇到的問題非常類似,都是政府和居民間「資訊不對等」,因為居民無法得知官方擬定徵收、開發的行政流程,只能在執行階段發起抗爭,然後被「依法行政」擋在大門,他們呼籲政府除了公開聽證、落實公民參與外,更要檢討重劃制度、修訂完善的市地重劃專法、檢討國有土地政策,並廢除和迫遷案相關的爭議法條。

延伸閱讀:
《同鄉的異鄉人》大觀社區迫遷案專題
對安置方案仍有疑慮 大觀居民盼各戶困境被重視
南鐵東移土徵強行闖關 自救會批葉俊榮出賣良知
爭保存鐵道古蹟 反西港外環道群眾呼籲修文資法
黎明幼兒園57遊行 徐世榮:「國內難民」大集結
新北地院拆除三重代天宮 卻未查清土地遭盜賣真相

標籤:, , , , , , , , , , , , , , ,